《苗疆蛊事Ⅱ》
第4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那个从七魔王哈多庄园内抢来的车,则给王伟国派了一位同志给开向了郊区去。
  这叫做声东击西,杯弓蛇影。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李家湖分公司控股的一家酒店,而雪瑞的父亲李家湖正在酒店房间里面等着我们。
  我们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瓶酒在庆祝。
  那保镖跟着卡车去库房那边盘点财物去了,而房间里只有我、屈胖三和李家湖在这儿,我和李家湖坐在吧台前,而屈胖三因为身高的原因,直接坐一屁股坐在了台面上。
  酒是红酒,不过不是传说中82年的拉菲,而是一种说不出名字来的法国酒。

  不过这玩意应该也挺珍贵的,反正我瞧见李家湖的样子是有些郑重其事。
  不过酒再贵,也是拿来喝的。
  我不准屈胖三喝酒,理由是他太小了,小孩子不能够喝酒的,没想到这家伙却豪气大发,说他以前可是千杯不醉。
  结果两杯红酒下了肚,他居然就开始头晕目眩,醉态萌生了起来。
  不管这家伙的灵魂是个怎么样的老流氓,但这具身体,终究还是太过于小了。
  瞧见屈胖三终于栽了一回,我忍不住就乐了,然后与李家湖扶着他到客房去歇息,好在李家湖这房间据说是总统套房,房间倒也挺多的。
  安顿好了屈胖三,再次回到吧台来,李家湖举起酒杯,向我致敬道:“敬你。”
  我笑了笑,举杯与他相碰,说不敢当。

  李家湖说我真的很感激你,你知道么,雪瑞出事之后,我一个人的压力真的很大,托各种关系,找各种人,结果得到的答案都让我难过,那些人对七魔王哈多的惧怕是深入骨子里面的,而找官方呢,得到的回复也是托辞……
  我说李生,你不用说太多,我知道的,当初雪瑞也曾经救过我一命,于情于理,这件事情我都应该管。
  李家湖说本来我想叫老顾联系陆左的,结果后来得知陆左在国内也出了事,真是祸不单行,还好有你。
  我说这件事情,主要是屈胖三的功劳,我只能算是一个打酱油的小角色而已。
  李家湖想起来,说对了,屈三这小孩……
  我摆了摆手,说奇人自有他的道理,莫谈太多——对了,李生,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

  李家湖说你尽管讲。
  我说你认识一个叫做许鸣的人没有?
  李家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僵硬了,不自然地说道:“怎么问起这件事情来?”
  我瞧他这表情,就知道有状况,便没有多做隐瞒,直接说道:“据我所知,七魔王哈多和他弟弟普桑之所以袭击寨黎苗村,是因为听信了一个人的谗言,而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叫做许鸣的家伙……”
  李家湖的眉头一跳,说也就是说,许鸣才是整件事情的元凶,七魔王哈多只不过是当了他的一回刀而已?
  我说七魔王哈多是不是刀,这另外说,但那个许鸣的确在里面挑拨离间了。
  李家湖沉默了许久,突然间开口说道:“这个许鸣,跟我其实倒还有一些渊源……”

  我点头说对,据我所知,雪瑞小姐应该也认识他。
  李家湖的脸上露出了很愤恨的表情来,咬着牙说道:“许鸣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李致远,而那个李致远,算起来跟我还有一点儿亲戚关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说啊?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要害雪瑞呢?
  李家湖说道:“李志远是我小叔李隆春的儿子,也是我的堂弟,不过他在几年之前其实就已经死了,现在在他身体里面的那人,便正是许鸣——此事跟你堂兄陆左说起来还有一些关系,总之就是换魂了,而这事儿我也是后来听雪瑞说起的。”
  我有些诧异了,说这里面居然还有这等变故?
  李家湖叹了一口气,说此事说来话长。当时我知道了这情况,但我小叔的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好了,就不想刺激他,让他承受那丧子之痛,便一直隐瞒下来,而那个许鸣也一直装作李致远,到了半年前的时候,我小叔得了肝癌去世,他还帮着养老送终,而我小叔的所有遗产,他则都捐给了基金会,一分不留;说起来,我对他本来挺满意的,只可惜后来听雪瑞说起一件事情……

  我说是不是许鸣在重新组建邪灵教之事?
  李家湖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道:“这你也知道?”
  我说上一次许鸣过来找雪瑞合作的时候,我正好在场,不小心听到了几句。
  李家湖一脸愁容地说道:“我李家在香港是正正经经的商人,本来与这些东西搭不上边的,不过身处这个圈子,多多少少也能够听到一些传说典故。那邪灵教自从2012年年末之后,精华不再,早就分崩离析了,虽然各地还有一些残余,不过都不成气候,他现如今跑去接过邪灵教的大旗,还不是枪打出头鸟么?迟早要被专政的。”
  我说许鸣作死,谁也拦不住,主要的问题就是他居然伤害雪瑞和寨黎苗村,这个才是最让人不能容忍的。

  李家湖说是这个道理。
  我说既然如此,你知不知道许鸣现如今在哪里?
  李家湖摇头,说实话跟你讲,许鸣虽然并没有继承我小叔的遗产,但是他这几年却用那笔钱另起炉灶,不但在金融界呼风唤雨,而且还涉足矿产和基建行业,另外在东南亚好多个国家都有投资,财力已经不比我李家弱多少了;而他这回的捐赠,也使得他的名气高涨,在整个东南亚都有巨大的名望,你想动他,很难。
  我说我不管这些“黄袍加身”的狗屁事,就问一句,他在哪里?
  李家湖说自从葬礼过后,许鸣就不再与李家联系了,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怎么,你对他动了杀心?
  我毫不隐瞒地说道:“事情还需要调查,如果许鸣真的是那个幕后的始作俑者,那么我不管他是什么大慈善家,还是著名商人,又或者邪灵新主,该承担责任的,就得担着。”
  李家湖说我对他并无感情,生死都与我无关,只不过我觉得你若是要动他的话,恐怕会有很多人拦着你。
  我嘻嘻一笑,说此事也不一定,等找到雪瑞再说吧。
  提到自家女儿,李家湖变得严肃起来,说对了,你觉得雪瑞到底会在哪里?

  雪瑞在哪里?
  在我看来,无论是雪瑞,还是蚩婆婆,都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七魔王哈多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地动了手,而且为了避免伤亡,几乎一上来就用大炮把寨黎苗村给犁了一个遍。
  事后我从王队长那边得到的消息,上帝军居然还在军方报备了,用的是快报废的炮弹,那仅仅只是一次演习。
  如此明目张胆,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没有任何征兆,先是重炮犁地,然后是高手镇场,雪瑞逃离出去的可能小之又小,但蚩婆婆为什么会说雪瑞并没有死呢?

  我觉得如果她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雪瑞顺着以前虫池构建的空间通道,抵达了黄泉那儿的熔浆池。
  对,就是虫虫之前带我们去过的那个山洞。
  日期:2016-03-1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