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7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洪亮听他带笑说出这话来,心头打了个突儿,直觉他似乎已经知道这事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自作孽,不可活”的话来,心里非常疑惑,不知道这话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李志超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吗?不过这就不关自己的事了,自己把话说到就算尽了人情了。
  李睿忽然问道:“高局,你们工商局搞的那个互助扶贫怎么样了?有什么成果了没有?”高洪亮嘿然叹道:“老弟你说到这个,嘿,不是我夸海口,这回绝对能弄出点成果来了。我为了抓好这次互助扶贫,可是连局小金库都动用了,闹得局丨党丨委班子一群人个个对我有意见,我也算是孤注一掷了,这回非得搞点成果出来不行……我是这么搞的……”说着将已经投入的工作还有近期可能的产出讲了讲。

  李睿听得连连点头,最后赞道:“说心里话,你们这回搞得真的挺不错的,别的我不敢胡乱保证,至少在市直机关里面,你们局绝对会出彩了。您再好好抓一抓,等出了成绩,我请宋书记去参观。”高洪亮欢喜的说:“那就全拜托给老弟了。”李睿笑道:“这是小弟应该做的。”
  到了晚上七点多,正在家里跟家人享用晚餐的于震,忽然听到门铃声响起,便吩咐媳妇出去开门。他媳妇懒得去,让他自己去。他没办法,只能放下筷子,懒洋洋的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后,发现外面站着两名丨警丨察,微微一怔。
  为首的丨警丨察问道:“你是于震吗?”于震傻傻点头,道:“我是啊,你们……”那丨警丨察道:“走吧,跟我们走一趟。”于震瞬间就给吓呆了,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家人也都跑出来看,于震媳妇问道:“你们……你们干什么的呀?”
  为首丨警丨察理都不理她,只问于震:“到底走不走?”另外一名丨警丨察闻言掏出了手铐,前进一步,准备铐上于震。
  于震看到手铐子,终于是回过神来,惊惶莫名的说:“怎么回事,我……你们要让我干什么……”为首丨警丨察道:“少装蒜,自己干过什么自己心里头清楚。快走,李志超还在里面等着你呢。”
  听他提到李志超,于震忽然间恍然大悟,不会吧,自己跟李志超昨晚上刚刚设计陷害了李睿,今天就东窗事发了?这特么的也太快了吧?草,昨晚上自己还担心呢,会不会引起李睿的报复,李志超还特么说绝对没问题呢,怎么今天就出事了?这特么也太恶心了吧。
  他急忙为自己辩驳:“丨警丨察同志,我可是什么都没干,一切都是李志超干的,主意是他出的,举报信也是他写的,我就是按他的吩咐……”那丨警丨察不耐烦地说:“少废话!你要是什么都没干,李志超会供出你来?快走,老实点,不老实可就上铐子了。”于震急得都要哭出来了,道:“可是……我这……饭还没吃完呢……”
  手持手铐的丨警丨察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提起他的手来,咔一声轻响早把他铐住了,冷笑道:“还吃饭?等着上大牢里吃牢饭去吧。”
  于家一家人全惊呆了,于父强自保持镇定走到门口,问道:“同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儿子一向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那丨警丨察斜着他说:“你也先别帮你儿子说好话,我问你,你知道你儿子干了什么了吗?”于父哑口无言。那丨警丨察道:“我们公丨安丨机关从来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从来不冤枉一个好人。你儿子没事的话,我们也不会找上门来。人家都供出他来了,他能没事吗?走吧,你赶紧给他披件大衣,要不然我们可不管冻得着冻不着他!”

  于震被带出家以后,那个铐他的丨警丨察冷冷的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于震蔫头耷拉脑的,跟死了亲人一样难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跟着两位丨警丨察下楼,坐进警车里后,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同志,你说……你刚才说……说是李志超供出我来的?”为首那丨警丨察说道:“你不废话吗?他不供出你来,我们好端端的抓你干什么?你就别废话了。”另外那个丨警丨察大喇喇的说:“你哥们这是不想一个人蹲监狱啊,想找个伴儿,所以就搭上你了。这种事我们瞧得多了。”

  于震大怒,骂道:“我擦他姥姥!李志超我擦你妈,我特么什么都没干,就是跟你跑跑腿而已,你特么还要连累我,这就是特么铁哥们吗?你妈了隔壁的,我特么算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你交朋友的,我特么真是没长眼啊……”
  这天晚上,从七点半开始,李睿手机来电多了起来。先是李志超来电,他直接拒绝,笑话,李志超已经被市公丨安丨局刑警支队抓起来了,怎么可能还给自己打电话?多半是他告诉家人打自己电话求情来的,当然不会接了。过了会儿,又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拨了过来,稍一分析,估计还是李家人打过来的电话,照样拒接。又过了十来分钟,丁怡静打来了电话,这回可是不能不接了。
  丁怡静开门见山的说:“你找人把李志超抓起来了?”李睿说:“嗯,他往市纪委写举报信,举报我乱搞男女关系,举报信都让我朋友给截留了;还在网上散布网帖,对我造谣诽谤。我也是实在没办法,这才对他下手。要不然,好歹也是老同学,我怎么可能这么干呢?我有那么狠辣吗?对了,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怡静道:“他爸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系你,帮着李志超求情。”李睿笑道:“原来你是李志超搬来的救兵啊。”丁怡静道:“我不救他,我就是问问。”李睿小声道:“宝贝真乖!可别怪我心狠,实在是他做得太过分。也就是我朋友多,要不然我这次就被他玩死了。”
  丁怡静说:“我不怪,不过李志超他爸好歹也把电话打过来了,又说了一大套求情的话,我的意思是,再怎么着也是老同学呢,差不多就行了,让他知道教训,以后不敢害你也就是了。”李睿说:“你觉得以他的人性,能吃到教训吗?”丁怡静听了就不说话了,良久后才道:“好吧,我不管了,他爸要是再给我打电话,我就说你不接我电话。”李睿道:“哪用那么麻烦,你直接拒绝不就得了?”丁怡静道:“那怎么好意思?算了,不说了,你忙吧。”

  接下来的几天,李家没有放弃李志超,通过市里亲朋好友的关系,想从市局里把他捞出来,这期间动用了不少有能量的领导干部,譬如市北区公丨安丨分局的副局长,又譬如市公丨安丨局经侦支队的支队长,可不论是谁,也捞不出李志超来。
  李父在看守所里见过李志超后,开始给张兵、杨鹏等与李睿相熟的老同学打电话,想询问他们李睿家的住址,心想他不接电话,那就去他家里堵他,他总不能不回家吧。可是张兵与杨鹏等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接听后说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