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6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01 22:35:05
  (正文)
  就在南云和参谋长说话的时候,电讯室送来了一份使两人大惊失色的电报。紧急电报是从先遣部队第六舰队的旗舰“香取”号巡洋舰上拍来的。11月24日从横须贺出发的“香取”号在经特鲁克驶往马绍尔群岛夸贾林岛的途中,在塞班岛以东300公里的海面上突然遇上一艘美国布鲁克林型重巡洋舰,该舰正护卫着五艘运输船朝菲律宾或关岛方向驶去。

  美国的重巡洋舰排水量为9700吨,舰上配备有15门口径150毫米大炮。而“香取”号只是一艘供训练使用的老式巡洋舰,排水量仅为5900吨,舰上只装备有几门口径为140毫米大炮,战斗力差得无法比拟,航行速度也慢得可怜,人家要是开炮跑都跑不了只能站那里挨。当时日方固然是大吃一惊,但美方也非常紧张。不过先遣部队指挥官清水光美中将并没有改变航向,而是从容不迫地指挥舰只仍按原来的航向继续前进。

  当双方距离拉近到一万米左右时,美国巡洋舰上的大炮突然调整仰角把炮口一齐对准了“香取”号。刹那间“香取”号上是剑拔弩张,充满了杀气腾腾的气氛。但是美国巡洋舰的任务好像只是掩护运输船,他们并无意首先挑起事端。接着美国巡洋舰对航向连续做出了两次大幅度调整后绝尘而去。当美国方面的舰艇随同浓烟一起消失在水平线上时,大难不死的“香取”号就立即用紧急暗语电报向上级报告了它同美国舰艇接触的情况。

  不知道美国巡洋舰上的指挥官是谁,但肯定不是哈尔西。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导致本来就忧心忡忡的南云变得更加神经质。
  12月2日下午17:30,机动部队收到了山本司令长官发来的电令:联合舰队作战电令第十号“攀登新高山1208”。该电报预示着机动部队将按原计划于12月8日对珍珠港发起攻击。这一电报的到来让南云和草鹿都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战争已成定局,现在只剩下义无反顾向前一条路了。
  电报中的“新高山”为台湾的最高峰玉山。甲午战争之后台湾被日本占领,海拔3852米的玉山超过了只有3776米的富士山。于是明治天皇在1897年6月28日下诏将玉山重新命名为“新高山”。
  命令很快传达到舰队高层。这天晚上,“赤城”号飞行长增田正吾中佐在日记里写到:“一切均已就绪。无左,无右,无悲伤,无欢笑。”
  12月3日天气异常恶劣,海面上刮起了罕见的大风,到了下午风速竟达每秒三十五米,以至于舰队很难保持应有的阵形。大浪拍击船舷溅起的浪花跃上甲板,使得甲板上到处都是海水。由于颠簸舰体不断倾斜摆动,“加贺”号的一名下士不幸跌到了舷外。如果不算“赤城”号的那位落水者,这位无名下士就成为这场战争的第一个阵亡者。
  这天晚些时候还收到一份来自东京的警报,使得南云中将更加忐忑不安。东京电报中说,在这一海区有一艘俄国船。“加贺”号的六架战斗机立即作好了起飞准备,飞行员待命随时出击。结果后来什么也没有发现,飞机始终也没有起飞,那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
  入夜时分有人看见舰队上空出现了一道神秘的亮光,于是旗舰马上发出警报。士兵们纷纷奔向各自的战斗岗位,邻近几艘军舰的高射炮都对准了这道时隐时现的不明光。结果发现,那道光原来来自“加贺”号为判定风向而升起的发亮气球。
  看着南云中将那一脸刚死了老公一样的寡妇像,入寝之前草鹿又说了一声“请放心”,试图让南云长官放松心情。“我真是钦佩你的乐观精神。”南云叹了口气说。

  到目前为止一切还都算顺利,没有留下任何泄露秘密的痕迹。所有的垃圾都被严格储存起来,用过的空油桶则被砸扁整齐地堆放在甲板上。已经进行过第二次加油,就像罗杰第二太平洋舰队在奔赴远东的长途跋涉中创造了多项加煤世界纪录一样,机动舰队的海上加油技术也日益娴熟。在此之前加油只能在每小时九节的速度下进行,现在速度已经可以提高到12节,加油的效率也大大提高。唯一让南云中将觉得不安的是,傍晚时分山本大将又发来一份电报,说截收到一份很可能是在附近海域的敌方潜艇发出的无线电报。草鹿参谋长立即查问了手下的所有舰长,都说没有截收到类似未加说明的电报。这让南云稍微轻松了一些。——这山本长官在家里闲着没事,怎么净吓唬人呀。

  12月4日却是晴空万里,海上风平浪静。天亮后不久,机动部队收到了大本营海军部于前一天晚上22:30发出的一份情报:珍珠港附近飞行巡逻情况不详,然目前未发现有海上巡逻之迹象。关于美方似乎未进行海上巡逻飞行的情报对机动部队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在日本舰队的六艘航空母舰上,那些老练的机械师们一有空就反复检查自己心爱的飞机,使发动机时刻保持滑润。长时间的海上航行略显枯燥,特别是对于那些飞行员来说。有的人在画画,有的人在练剑道。战斗机驾驶员志贺淑雄一人就画了八幅水彩画,他还把“加贺”号上的军官们请来欣赏他的私人画展。从最后一次演习到现在已经有几个星期,许多飞行员都深怕技术生疏了,于是爬进座舱摆弄自己飞机上的操纵杆,投弹员则聚精会神地练习使用瞄准器。也有人在甲板上一面大口地呼吸着海上的新鲜空气,一面做柔软体操来舒展筋骨。

  在第五航空战队“瑞鹤”号的机库甲板上,机组人员正在玩着“猜谜比赛”。战斗机分队长佐藤正夫大尉把藏在背后的美国战列舰、航空母舰模型一个一个地拿出来,在大家面前摇晃一下,然后要大家猜出它的舰名。
  “宾夕法尼亚号。”被称为“零战虎彻”的岩本彻三回答道。这是一个日本海军的王牌飞行员,拥有击落敌机100架的辉煌记录(实际最后的估计战绩仅为80架左右),在中国就有14架的战绩,他同时被称为“为零战而生的男人”。奇怪的是他竟然熬过了漫长的太平洋战争以及战后的审判,1955年38岁时因败血病病死。
  “对!”
  “亚利桑那号。”塚本袖造抢着说。
  “不对!是俄克拉荷马号。”副队长牧野正世大尉更正道。
  “对!”接着,这位军官还给大家看了几艘航空母舰的剪影。

  “列克星敦号。”
  “对!”
  “企业号。”还是之前错误地降落到“翔鹤”号上的塚本袖造,学习不好还喜欢抢答。
  “笨蛋!这是‘赤城’号,是我们自己的旗舰。”

  佐藤假装很严肃地说,“塚本君,你可别再搞错了。之前你降落到‘翔鹤’号上还行,人家还能让你平安回来。到时候你要是降落到‘企业’号上,或者把自己的船给炸了那可就糟糕了。”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
  12月5日,海面上虽然风平浪静但空中却阴云密布,这对正在秘密航行的机动部队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了。第二天上午机动部队即将进入敌机的飞行巡逻圈,因此第二补给队“东邦丸”、“东荣丸”、“日本丸”给第八战队的巡洋舰和警戒部队的驱逐舰补给了燃料。完成任务后,第二补给队指挥官新美和贵海军大佐挂起了“祝你们成功”的信号旗,随后便在驱逐舰“霞”号的护航下掉转方向返航。

  从单冠湾出击以来已有十天了,在此期间为了节约燃料和淡水大家都忍着不洗澡。机动部队颁布特殊命令,今天特许舰上所有人员洗一个澡,以便干干净净地上战场或走人。各舰艇还举行了小型宴会,预祝未来的作战成功。特别是在航空母舰上,即将参加决战的飞行员们也同精心保养飞机和武器的机械师、报务员以及挚友、同乡聚集一堂,举行小型的临别宴会。大家都清楚,他们中肯定有人将不再回来。舰队全体人员里里外外都换上了新衣服,作好了随时上战场的准备。

  12月6日早晨7时,机动部队终于冲进入了敌机的巡逻圈。今天他们将突破巡逻圈径直向决战的战场驶去,明天即将出现的将是前所未有的伟大壮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