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他们的确叫人去了,而且还真的能叫他们学校的人出来打架。
  过了十分钟左右,门口呼啦啦一下子一大群人冲进来,带头的就是那个斯文眼镜,他冲在最前面,一个酒瓶子拿着先砸过去旁边的保安,保安们一看,这帮学生还敢来,拿着棍子上去就开打。
  但是门口进来的学生很多。
  我赶紧的跑上了楼上的小雅座,看下面他们的战斗。
  音乐又停了,酒吧里乱作一团,客人到处跑,打架的保安和学生混战一片。
  那个斯文眼镜,让人去拉了那两个和他们打架的过来,直接就踩。
  保安人少,打不过,后面上来的保安都没敢过来,远远的看着。

  太嚣张了这帮学生。
  眼看,一群保安和那两男两女就要遭受群殴。
  后面的学生有人喊道:“他们拉来了很多人,快跑啊快跑!”
  学生们有人喊:“有那么多人吗。”
  “很多!全是人,快跑啊。”

  这帮挤在酒吧里的学生赶紧的逃。
  环城帮从沙镇拉人过来了,一下子,酒吧门口的确全是人。
  学生们人多,但环城帮人更多。
  他们在门口乱战成一片。

  真是场面何其壮观。
  但也没打多久,因为刚才酒吧里有人报警了,警车来了。
  警车一来,打架的他们马上就各自逃散。
  环城帮的人逃了,学生们也通过小巷子逃了。
  丨警丨察来了两部车子,下来后,看着逃散的打架斗殴的人群,有些懵,估计他们没想到打架的双方人数那么多。
  等人都逃了之后,丨警丨察找上了酒吧来,拉着负责人和保安,还有那两男两女,去问怎么回事。
  我偷偷的下楼梯走了。

  环城帮在后街这边,能叫的人比我们还多,也难怪黑明珠说,万一他们和黑衣帮的联合,陈逊这帮人就要被赶走。
  当我往回去的方向走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我身旁。
  车窗降下。
  是薛明媚。
  薛明媚冷冷对我说道:“真是了不起,连学生都能找来故意给我们找事。”
  她一定误会我了,她以为我为了让她们的酒吧开不了门,找了这些人来闹事的。

  我看着薛明媚这幅冷冷的脸,也不爽了,原本我去她们酒吧,等她是为了想和她说说话,但她一出场,就和我这样口气说话,我说道:“说话要有证据,这些学生是某个学校的人,我还不认识。他们上次还跟我们闹过,你别乱扣帽子。”
  薛明媚说道:“是么,那你在酒吧里坐了那么久,刚好今晚他们来闹了,这真是巧啊。”
  原来,她一直在酒吧里。
  她知道坐在那里,但她却不过来。
  我说道:“真的不是我,但我觉得,我怎么解释,好像都没用,反正你把我看成你敌人,虽然我从来没得罪过你。所以,我最后再说一次,那不是我干的,信不信随便你。”
  薛明媚说:“不是你,那难道是学生们自己来闹。”
  我说:“好吧,聊不下去了,你觉得是我故意整你的就是我故意的吧。薛明媚,我们以前的事,我不说了,可现在,你们占了西城,还有后街这里的地盘,你还振振有词,你还觉得你是对的?”
  薛明媚说:“有本事,把我们赶走。”
  我说道:“你别太自以为,你们也没多能打。要不上次也不会被这么在明珠酒店打惨了。”
  薛明媚说:“上次是个意外,可以下次试试。”
  我说:“为什么偏偏要跟我作对?你去搞别人的,我可以理解,但我真的无法理解你这么对我。”
  薛明媚说:“为了利益!只有利益!”
  说完,她把车窗升起来,然后开车走了。

  薛明媚是不是脑子被人换了?
  她是不是已经疯了,怎么变这样。
  今晚她们酒吧被闹事,并不是我干的,她没查,就说是我干的。
  说实话,就算是我们干的,来骂我又有什么意义。
  因为,这本身就不是她们的地盘,来这里插两支棋子,反而还有理了,说我们动她们,真是无语。
  我也该学会狠心,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

  你薛明媚动了人家的地盘,人家要整死你,难道动了我们的地盘,我们就能让你随便把地盘给啃下来吗。
  不可能。
  回去后,我把这事跟陈逊说了,让他自己想办法,让薛明媚的酒吧和店都关了。
  让你牛吧薛明媚。
  好好睡了一觉,去上班。
  在下午的时候,上面通知下来,叫我们每个监区的领导都去礼堂去看演出。
  我心想,这大热天的,看什么演出。
  之前也没有通知说今天有演出。
  后来,她们解释说是文艺队成立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是很久,但是每天都在加紧排练,因为过几天,有市里面的领导下来检查,看女囚的演出,时间不多,所以加紧训练。
  好吧,我就去看看好了。
  看看没有了李珊娜的文艺队,能排练出什么厉害的节目。
  到了那里,我坐在了我们监区的人中间,而我们面前,坐在前排的,有贺兰婷,总监区长,我最讨厌的狱政科科长等人,那边a监区,有我最恨的康雪等人。
  c监区,有我最反感的马明月等人。

  都聚齐了啊。
  不就是看个演出训练嘛,大家凑那么齐做什么呢。
  坐好了后,一会儿,那个新选的文艺队出来了。
  在那个新的三线演员的带领下,上台演出。

  a监区不知是谁,对我说道:“你们b监区的也来啊。”
  我看着她,我并不认识她,但应该是康雪的忠实手下,康雪这人,排斥异己,不是自己的人,她不会留的。
  我说道:“怎么呢。我们不能来吗。”
  她说:“哟,你们监区的一个女囚都没能进艺术队,你们还有脸来看呢。”
  我听了恼火,她故意说我呢,我说道:“是,关你什么事呢八婆。”
  她瞪着我:“你骂我八婆!”
  我说:“三八。”

  她说道:“你再说一次!”
  我说道:“三八,八婆,嘴怎么那么多。关你屁事。”
  骂的很过瘾。
  前面的总监区长回头过来:“都别说话,好好看演出!”
  她瞪着我,不说什么了。
  对这种人,我何止骂,恨不得几巴掌过去得了。
  还有,看看c监区那边的,也是很不爽,让她们把我们的名额都抢走了。
  演出实在没劲,连动作的一致规范都不能保持,看得很乱。
  场下的人有的打哈欠,有的玩指甲。
  前面的领导们,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贺兰婷对旁边的总监区长说了什么,总监区长说道:“停!停了,到此为止。”

  我们看着她们。
  台上正跳舞的女囚们也是有些紧张,因为看到她们自己动作都乱,被叫停后,都很尴尬。
  音乐也停了。
  总监区长说道:“排练虽然没有几天,可是也弄得太乱了!这样子怎么接待领导?怎么演出给人看?丢人!队长你出来。”

  上面那挺漂亮的那队长出来,然后被监区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日期:2016-05-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