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3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就注意到一个问题,作为市委书记的石爱国,也是省委任命的,而且不到半年的时间,一般情况下,既然下了任命,就代表省委对你是信任的,至少不会这么急赤白脸的左一个枷锁,有一个笼头的扔过来。
  可是看看石爱国同志当了市委书记之后的遭遇就一目了然了,先是省委书记的秘书邸坤成出任市长,再就是司南下担任市委专职副书记,这是想干什么?
  为喜欢丁二狗的童鞋们建了一个群:332586179,大家可以踊跃加入。 
  虽然丁二狗不知道石爱国对此是否有对策,但是楚鹤轩真要是来了的话,恐怕对石爱国不是什么好事。
  “你告诉我这个什么意思?让我弃暗投明吗?”
  “切,我只是这么一说,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得学会选择,而且我常听我爸爸说,仕途这个玩意,千变万化,但是只要有一点坚持住,那就会立于不败之地”。
  “坚持什么?”丁二狗问道。
  “坚持时时给自己留一条路,留一条可以全身而退的路,丁长生同志,现在什么年代了,没有一世的主子,你也不用为了谁就这么一直跟下去,前景好你跟着,前面是火坑,你也跟着跳啊?”司嘉仪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得不说,如果这真是司南下说的,那自己真要好好考虑一下,但是自己却不是那样的人,当年仲华倒了之后,自己也没有背叛过他,可是要是现在让他背叛石爱国,他也做不到,关键还是人性使然,要么说性格决定命运嘛。
  “好,谢谢,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但是你也说了,我要自己选择,既然是自己选择,那么是火海还是阳光大道,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喽”  。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算了,随你吧,如果真有哪一天,别忘了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呢”。
  “呵呵,我一定记得”。丁二狗点点头道。

  司嘉仪谢绝了丁二狗请她吃完饭的邀请,从丁二狗住的地方拿了药酒和膏药就走了,丁二狗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想着刚才司嘉仪的话,真是有点迷茫了,这种迷茫在仲华和他谈话时也有过,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他实在是太想依赖一个人,但是事实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因为心虚,所以不走寻常路,虽然张和尘已经告诉他今晚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是他还是没敢去敲门。
  丁二狗是直接从窗户里爬进去的,这个时候卧室里没有人,张和尘一直都在客厅里等着他,虽然很想打个电话问问,都已经十点了,再不来她就要失望的睡觉去了。
  可是这个电话一直没有拨出去,因为今天发出那两个字时后,自己就后悔了,自己就真的那么想吗?难道就不能矜持一点吗?可是当他迟迟不来时,她的心里又开始猫抓一样的难受,也许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那就是纠结。

  丁二狗在黑暗里看着客厅里的张和尘,进来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大冬天的居然开着窗户了,屋里确实很温暖,而张和尘更加的离谱,居然穿着一件t恤,下面是一条居家的短裙。
  “是在等我吗?”丁二狗小声问道。
  “啊,你,你怎么进来的?”张和尘吓得在沙发上几乎要跳起来了。
  “呵呵,真不在家啊?”丁二狗扫了几眼周围的房间。
  “你,你这是怎么上来的?”
  “呵呵,我以前做过贼,爬三楼都是小意思,也怪你,这么冷的天居然还开着窗户,还穿的这么勾人,怎么,是不是特意穿给我看的?”

  “去你的,你不要命了,这么高,要是摔下去算什么?”张和尘赶紧关上了卧室里的窗户  。
  “当然是算工伤了,根据群众举报,这个小区经常发生盗窃事件,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丁长生同志非常重视,晚上一个人蹲守,但是在追剿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不幸因公负伤,很正常嘛”。
  “好了,就你这张嘴,真是没治了,待会拿针把你的嘴缝上”。
  “那可不行,待会还得用呢”。丁二狗伸手揽过张和尘,一手拉开她的短裙拉链,丝质短裙再也无可附着,应声掉在了地上。

  “干什么,这么猴急啊”。张和尘虽然很害羞,但是无论是动作还是语言都是半推半就的架势。
  “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以为我会是一个绅士,至少我们要秉烛夜谈,谈一谈人生,谈一谈工作,谈一谈你的风华绝代,可是只要一见到你,我觉得我不再是绅士,甚至我感到我都不是一个人了,因为这个时候对你的感觉全都是来自我的本能,本能你知道吗?”丁二狗非常深情的看着张和尘。
  “本能就是这样的”。丁二狗拉过她的一只手,带着她找到了她对丁二狗记忆最深的器官,那里坚硬如铁,她想逃离,她觉得丁二狗真是一个流氓,一边和她谈道德,一边和她进行如此龌蹉的事情。
  可是在她接触到那个东西之后,她的手就好像是被粘住了一样,但是这个时候丁二狗的手已经离开了,是她自己不愿意松开,她告诫自己,不要这样,不能这样,尤其是看到卧室里的自己甜美的婚纱照时,这种反抗变得积极起来。
  可是自己的手还没有松开那坚硬似铁的东西时,另外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既然不想这样,为什么让人家来,为什么那么想打个电话催催他,为什么一直等到现在?
  一次,只有这一次,这是最后一次,这是她对自己最后的告诫,这是最后一次,这是每一场偷青都会这样想的问题,但是每一次都不是最后一次,张和尘也是这样。
  因为是集体供暖,所以屋里的温度至少也有二十五度左右,丁二狗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脱得精光,但是面对张和尘时,却需要慢慢的蚕食,一场高质量的姓爱没有**是不完满的,太直接了不好,那样会让对方觉得你只是追求你的快赶,而忽略了对方的感受。 
  “他今晚真的不会回来了吗?”丁二狗将张和尘揽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放心还是故意逗她问道。
  “你说呢,要是回来你怎么办?”
  “那只有跳楼了”。
  “你这么害怕被抓住吗?”张和尘笑道。
  “不是害怕,而是不想伤害你”。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张和尘问道,问后她的脸羞得通红,因为这个时候丁二狗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
  体血衫已经不翼而飞,他在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张和尘的一双骄人的玉茹,他甚至用舌见在茹晕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慢磨她那突出变硬的葡萄、他甚至狂妄的吸吮着张和尘那对饱胀和突出变硬的葡萄,阵阵茹香透气而来……
  时间随着彼此的喘息声中分秒溜走,丁二狗并不满足单单张和尘雪白香滑的素胸而已,当这对饱满圆润的雨峰被吸吮到又挺胀又突出时,他的手开始在张和尘的胴体上四处游走,揉捏付摸,它越过微鼓起的腹部,来到了那圣洁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蓬门上……

  张和尘哪里经得起这般高超的行挑逗,已完全陷入情玉的深渊里,她粉嫩的肌肤呈淡红色,曲线优美、柔若无骨的胴体正散发着如同村药般诱人的体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