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3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这是一个机会,虽然我不知道赵庆虎找我什么意思,但是我感觉应该和李法瑞的死有关系,假设李法瑞真的是赵庆虎最大的保护伞的话,那么李法瑞一死,他们迫切要寻找新的保护伞,不排除他们的目标是我,当然了,我想他们看中的不是我这个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应该和我是您的秘书有关系”。丁二狗将自己的分析都说给了石爱国,让他做决定。
  “嗯,是啊,你说的对,这是一个机会,可是这里面的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风险肯定有,我听书记的”。丁二狗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因为他自己刚才也说了,对方可能看中的不是他的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很可能是他是市委书记前秘书这个经历,那这样的话,如果一旦有什么风险,很可能会影响到石爱国本人,所以这个决定必须要石爱国自己下。
  “这样吧,你先去,走一步看一步,回来告诉我,看看他怎么说?”石爱国当时还真是没有下决定。  。
  “那好,我先去探探路,看看他想干什么?”丁二狗答道。

  “嗯,去吧”。
  丁二狗出了门,小心的管好石爱国办公室的门,然后看了看门外面,轻轻的走到张和尘面前,问道:“晚上他到底在不在家啊?”
  “管得着吗你?”张和尘白了他一眼说道。
  丁二狗无奈,只得耷拉着脑袋出去了,有些女人是不能强求的,要小火慢炖,张和尘就是这样的女人,丁二狗知道,上一次应该是可以了,但是估计还没到食髓知味的地步,等下一次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她彻底的征服。
  可是刚刚坐进车里,还没等发动汽车呢,手机上提示来了一个短信,丁二狗拿出来一看,是张和尘发来的,内容只有两个字:不在。

  丁二狗笑笑,他知道,这个时候张和尘一定站在窗前看着自己呢,于是伸出手在车外挥舞了几下,然后启动汽车离开了市委大院。
  张和尘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忍不住,尤其是第一次结束之后,她内疚了好久,觉得自己对不住自己的丈夫,觉得是不是一个好女人。
  可是再次面对丁二狗的调戏时,她不是严词拒绝,而是暧昧的阻挡,这种暧昧的表现还不如不理他呢,可是自己还是没有做到。
  凡事就是怕比较,自从和丁二狗糊里糊涂的发生了那一夜关系之后,她再也无法忘记俩个人紧紧抱住抵死缠绵的感觉,那种从自己身体内部的发源地爆发出来的感觉,就像是触电一样瞬间使得她整个人为了这种感觉可以放弃整个世界。

  感觉这个东西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奇怪触觉,所以,当她将那俩个字发给丁二狗时,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难以平静了,自己会陷入无休无止的自责中,可是那种感觉会将这些东西都冲淡,礼义廉耻,道德伦理,这些都不重要。
  有人说尊严是建立在肚皮上的,这是一个关于人类*体感觉的最好注释,*体满足了,才能谈其他的,张和尘现在就是这样。
  卫皇山庄,这个地方是丁二狗第二次来,上一次还是在赵庆虎的儿子结婚的时候  。
  丁二狗的车一直开到了院子里,远没有上次的那些破规矩,而且还没进院子,就看见赵刚高兴的过来迎接了。

  “兄弟,你可是不给你我面子,还是我叔叔面子大啊”。赵刚笑着开起了丁二狗的玩笑。
  “嗯,那是,你叔叔是湖州的首富,但是你不是,首富召见我,我敢不来吗?”丁二狗也笑着说道。
  赵刚也是哈哈大笑,可是这大笑里面有多少是真笑,有多少事掩饰,只有赵刚自己心里清楚了。
  “赵总找我什么事,好像还挺着急”。丁二狗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我叔叔的事,我很少问,恐怕还是有些事吧.”。赵刚模棱两可的说道。
  进了大厅,屋里的温度迅速升高了,丁二狗脱了自己的羽绒服,立刻有一个伺候在门后的年轻小姑娘替他收了起来。
  “好家伙,丁局,你以为到卫皇山庄来是赴鸿门宴吗?还带着真家伙”。赵刚指着丁二狗的腋下枪套问道。

  丁二狗外面穿着一件羽绒服,里面就是一件毛衣,所以脱了羽绒服,就看见他的警用腋下枪套捆在身上,不但如此,一把枪就很明显的插在枪套里。
  “没办法,在白山那次差点被人崩了,所以从此枪不离身,这段时间湖州也不太平,财政局长被灭门,公丨安丨局长自杀,副局长人间蒸发,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了,所以我带着枪,奶奶的,到时候就是阎王爷来了,我也得拔它几根胡子,临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丁二狗很豪气的说道。
  “唉,看到你们,我才知道自己真的老了,人不风流枉少年,丁局长,看到你,让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了,敢打敢拼,那才是真正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庆虎从大厅的屏风后面出来了。
  这是丁二狗2013年最后一章了,这一年多以来,更新200万字,很是辛苦,但是最让我感动的是你们,我的衣食父母,是你们的支持让我有了继续努力的动力,新的一年来了,恭祝各位读者万事大吉,发大财,交好运,继续支持丁二狗,谢谢你们,向你们致敬。 
  “呵呵,赵总,你可不老,以现在人的年龄计算方式,你勉强是青年往后一点点,刚刚进入中年的行列,我记得,去年你还刚刚获得咱们省的十佳青年企业家呢,你看看,连政府都认为你是青年呢”。丁二狗笑笑说道。

  “哎呀,丁局,我借你吉言吧,请坐,这么大的雪还麻烦你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赵庆虎指了指他们背后的太师椅说道。
  “我这段时间确实是很忙,赵刚给我打过几个电话,我真的是一直抽不出时间来,你给我打完电话,又被石书记叫去训了一顿,唉,这个公丨安丨局的破副局长真是不少得罪人,但是好处却没有多少”。丁二狗抱怨道。
  “呵呵,丁局,你算是说对了,以前我的朋友李法瑞也是这样和我说的,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真是变化太快,实不相瞒,就在前几天,我和李局长还在一起泡温泉呢,现在却是阴阳两隔,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想不开,那次见面时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唉,人哪……”
  赵庆虎的表情很是沉重,让丁二狗这个自以为很机灵的人都认为赵庆虎这种表情是真实的痛苦,不像是作伪的样子。

  “是啊,明天是李局的追悼会,不知道赵总会不会去送他一程”。丁二狗问道,既然你的话题在李法瑞身上,那么我就陪你聊下去,言多必失,我倒是看看你和李法瑞的关系到底铁到什么程度  。
  “唉,丁局,我和刚子刚才也在说这件事,我打算不去了,我怕我见到他之后不能控制自己,我和他十几年的关系,他就这么想不开走了,你说我是个什么心情,我有心脏病,很难适应那样的场合,我想让刚子代我去送送老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