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同志,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做为一个见义勇为者,现在却被反诬成施暴者,这是我们定野市公丨安丨局的失职,也是我们定野公丨安丨系统的耻辱。我们一定要严肃惩治这些害群之马,给你和真正的受害者一个交待,给社会公平、正义一个交待。”周子凯诚恳的说道,“我们还是出去说吧,可以吗?”
  “好的。”楚天齐说完,和周子凯一同走出了小铁门,到了审讯室的另一面。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弄出多大的名堂,只要自己能够清白的脱身就可以了。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这里又是定野市境内,弄出个名堂又能怎么样,对自己的工作也没有任何帮助。
  以胖丨警丨察为首的六人此时正低头站立在当地,一个个惊谎不已,尤其是胖丨警丨察脚下的湿地迹特别醒目。

  周子凯手指胖丨警丨察众人,威严的说道:“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如此对待见义勇为者?丨警丨察是国家的忠诚卫生,是正义的维护者,是人民的保护神,是犯罪分子的天敌。而你们却把丨警丨察的神圣职责抛在脑后,为了自己的私利,竟然同真正的犯罪分子狼狈为奸、蛇鼠一窝。自己拍胸脯想一想,你们对得起头顶的国徽,对得起肩扛的警徽吗?对得起国家对你们的栽培,对得起纳税人对你们的供养吗?”说完,不等这些人回答,直接一挥手说道,“带走。”

  六人在四名督查的看押下,依次向外走去。
  楚天齐看着走在最后的丨警丨察,对周子凯说道:“这个人关键时候放下了手枪。”
  周子凯点了点头。
  走在最后的年轻丨警丨察扭回头,向楚天齐投来感激的一瞥。
  楚天齐和周子凯一齐走出了审讯室。
  来到所长室,楚天齐按程序向周子凯出示了身份证,周子凯看过后,把身份证还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同志,你在沃原市的事迹我都了解了,真是了不起。”周子凯对楚天齐夸赞道,然后又说,“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我们会在处理时尽量予以尊重和考虑的。”

  楚天齐平静的说道:“周局,我知道公丨安丨系统都有正规办案流程,在这件事上只要能够做到真正公平、公正,让其他受害人得到应有的补偿,让犯罪分子和公丨安丨系统害群之马得到应有的惩处就行了。我个人没有任何要求。”
  听到楚天齐的话,周子凯伸出大拇指,敬佩的说道:“我服了,就冲你的肚量和胸怀,你一定会前途无量的。”
  楚天齐接话道:“谢谢。”说完,忽又问道:“对了,周局,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是马局向我叙述了事情经过,并指示我做调查的。至于原因,他没有说,我也没问,其实我也挺纳闷的。”周子凯回答道。
  正这时,一名丨警丨察跑了进来,向周子凯敬了一个礼,报告道:“周局,‘刀疤’跑了。”
  “什么?赶快安排人去追。”周子凯吩咐道,待来人出去后,他又对着楚天齐道:“楚天齐同志,我现在让人安排你去休息吧。”
  楚天齐一看时间,已经将近零点了。就说道:“不用休息了,麻烦你的人送我到火车站吧,在车上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周子凯回答“好的”,并表示这件事有了结果会立刻打电话告诉楚天齐,然后安排人送楚天齐去车站。

  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周子凯已经安排人搞到了一张凌晨一点的火车票,车票是下铺,软卧。楚天齐拿上车票,开车送他的丨警丨察返了回去。
  已经饥肠辘辘的楚天齐,在车站小卖店买了一桶方便面,热水冲泡后,就着一根大火腿,狼吞虎咽吃了下去。
  火车到来的很准时,经过检票、进站等程序,楚天齐在凌晨一点的时候,上了火车。一找到自己铺位,他就躺在了上面。尽管浑身疲惫,可他却根本睡不着,大脑在飞速运转着,想着这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
  这次经历的事,大大出乎楚天齐意料。原来光是听说过,可却从来没见过。以前,总认为这样的事情少之又少,而且有些肯定已经经过媒体的放大渲染了,人们听到或看到的,已经是艺术性的事实。
  没想到电视剧中的场景,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是那样的真切,又那样的原汁原味。小小的派出所亲自导演并参演了一部颠倒黑白、混淆事非的闹剧。以前听到这样情节的时候,自己更多的是感受到它的荒诞,觉得有些可笑。
  而当这样的事情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心中更多的感触是痛楚。为自己被指鹿为马痛楚,痛楚旧社会才有的事情,会发生在本应该为人民服务的丨警丨察身上。也为社会痛楚,本应伸张正义的人民丨警丨察,竟然会和为害社会的歹人结为一家,陷害良善。

  楚天齐更为国家痛楚,派出所做为最基层的国家专政机构,本来是代表国家履行维护一方平安的使命。现在他们却用国家赋予的权利做着警匪勾结、为害一方的勾当,怎能对得起国家的重视,怎能对得起国家信任。虽然定野市许源县服务区派出所做的这种事,是极少数的个案,但这就好比人身上坏掉的肌肤,如果不及时进行清除,旁边好的肌肤也会溃烂,任其发展的话,甚至会对人的整个生命都造成影响。

  从胖、瘦丨警丨察操作手法的娴熟程度,从他们对各个环节的考虑周全来看,这样的事在他们所里俨然不是第一次,可能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了。他们肯定也从中得到了不菲的好处,就冲他们张口就要五千元来看,他们的胃口是出奇的大。五千元哪!那可是像自己这种上班族一年的工资收入,要是攒下这笔款项的话,没有个七八年省吃俭用、精打细算,根本是实现不了的。一个人两千多日夜的清苦,就被他们这一刀给割去了,他们的心该有多黑呀。

  楚天齐更感叹这些人的胆大,胆大到大白天就干着几乎相当于杀人越货的勾当,这得多大的胆?他也佩服他们的无耻,他们干着违法的勾当,却披着所谓公平、正义的外衣,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通过这件事,楚天齐也从自己身上发现了很多不足。首先是考虑问题不周到,自己在救女孩的时候,对自身的安全注意不够。教训刀疤那会儿,差点被他们隐在暗处的同伙所伤,如果不是女孩及时提醒,自己究竟能不能顺利躲开对方匕首,还真不好说。
  其次,警惕性不够。在进入审讯室前完全可以做出选择,但自己选择了冒然进入,并没有从被锁屋中一个多小时的事中发现蛛丝马迹。而且在整个事情发展的过程中自己竟然没有搜集一点证据,致使被对方有机可乘。
  最重要的一点,自己有些自大。自从去年独斗几十名手拿凶器的毒贩后,自认为武力很强,一般的几个人不在话下。可这次就吃了哑巴亏,被关在特制的屋子里,自己连轻松脱身都做不到,就更别提其它了。同时,自认为在对待魏龙、黄敬祖的事中,自己几次都能险中救胜。可现在想来,那是因为自己在心理上已经早有防备。而这次因为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差点就栽了大跟头。自大是自己几大失误的一个致命总根源。

  日期:2016-06-0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