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6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电话打完之后,李睿开始给李志超等人打电话。李志超听说是请自己吃饭,也没往多里想,爽快的答应了,还说会招呼于震与张兵二人。但李睿还是单独给张兵打了个电话说明此事,表明是把他当自己人看的。又给杨鹏打了电话,杨鹏正好在家,接到邀请自然没有不答应的。这圈电话打完之后,晚上的饭局也就定下来了。
  李睿暗暗冷笑,李志超啊李志超,你不是要整我吗,那我就人为加速你出手,你不出手没事,一旦出手,我看谁能救得了你。
  开车回到家里后,李睿又装了两份礼品上车,顺便跟吕青曼说了晚上同学小聚的事。吕青曼特意问了一句,“都带家属不?”李睿自然是说不带,吕青曼也就乖巧的没有提出同去。
  再次从家里出来后,李睿先驾车去了师傅袁小迪家里,既是给师傅拜年,也是表达下心意。其实,作为同事,逢年过节的,彼此串个门说句客气话,也就足够了,除非深交,否则不必携带礼品。但李睿心里是把袁小迪当师傅看的,自觉要是没有他的帮助,自己不可能那么快就对市委一秘的工作掌握熟练,这等提携大恩,当然要永记不忘了,所以一到节假日,就惦记着往他家里跑跑。
  袁小迪一家见李睿再次上门,都是高兴而又感动,非要拉住他吃晚饭不可。李睿以还有要紧事为由推脱了。事实上,就算没有要紧事,过年期间也没有在朋友家吃饭的道理。

  下楼后,李睿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了水利局防汛办老主任李春慧的家里,同样送出了一份大礼,同时也问询了下老主任的病情。
  李春慧因患乳腺癌,已经做了乳一房切除手术,正在家里休养,除去每个月一次要去医院进行化疗之外,其它时间都在家里待着。目前身体各项指标都还不错,癌细胞也没有扩散到其它器官与组织。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次劫难可以顺利度过。
  等这些杂事都办完了之后,李睿才驱车赶奔青阳宾馆,打算去见见苦等自己多日的李小娜,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做出了决定,她应该不会选择嫁给徐庚年吧?
  李小娜这些天一直住在宾馆主楼的豪华间里,没有回女服务员的集体宿舍。她打开门的一刹那,李睿吓了一跳,好家伙,眼前这丫头是她吗?身子明显瘦了一圈,本来就清瘦的脸颊更加的削瘦了,双眼红肿无神,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些小红粉刺,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一看这些日子就没有休息好,很难想象她是如何度日的。
  “小娜,你……”李睿呆呆的指着她的额头,那里原本是光洁细腻的肌肤,现在变得黑红不堪,粉刺密布,活像一个青春期发育不正常的丑丫头。
  李小娜喉头哽咽着叫了一声“哥”,眼睛可怜而又无助的望着他。李睿跟她也不客气,伸手到她额头上轻轻摸了一把,触手全是小疙瘩,非常的别扭,惊讶的叫道:“你怎么弄的?这些日子你……”李小娜握住他的手嚎啕大哭起来。李睿吓得心头一跳,望望左右无人,闪身钻进屋里,把屋门关上,安慰她道:“怎么又哭?别哭了,哥回来了,放心吧,有我看着你,谁也不敢欺负你。”说着拉着她走到里屋床边,让她坐在上面,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道:“我说从普吉岛给你带礼物回来,我没骗你吧,你瞧瞧,这是我给你买的沉香木做的手链,外观还行吧?主要是对人体血液循环有好处,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法,反正对人体挺好的,你收着吧。”说着打开木盒,从里面拿出一条木质手链。

  李小娜泪眼蓬松的望着这只手链,只是不动。李睿叹了口气,笑道:“怎么傻了呢?这可真是变成傻丫头啦!”说完提起她的柔荑,将手链戴了上去,拿着她的小臂左摇右晃看了一阵,点头道:“还不错,挺合适的,不过你该增肥了,这回可是瘦得太狠了。”李小娜擦了擦眼泪,似哭似笑的拉着他的手说:“哥你坐,坐下说。”李睿哦了一声,贴着她身子坐在床边,问道:“我正想问你呢,做好决定了没有?千万别嫁给那个老色一鬼,不能让他得逞。靠,他那样的,只配娶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李小娜抿嘴笑了一下,笑容却比哭还难看,道:“我想过了,嫁给他!”

  李睿吃了一惊,握紧她的小手道:“为什么?你怎么会那么想?嫁谁不好非要嫁他?”李小娜看着他,神情凄苦的说:“我想嫁给你,可是我嫁的了吗?我只能嫁给他。”李睿听得头皮一麻,身子冷丁丁打了个寒战,不敢再跟她对视,偏开眼神问道:“你怎么那么想?你这样的条件,嫁谁不能嫁啊?为什么偏偏要嫁给那个老头子?”李小娜抽泣着说:“你以为我想嘛,我也是没办法了。我是实在没办法了啊,我感觉我都在绝路上了。”说完又道:“我不想认亲生爸爸,养我的爸爸也不要我,我妈也不管我,我现在是无家可归啊,青阳已经没我的家了,也没有我的活路了,我只能听徐省长的,嫁给他算了。”

  她这话说的与当日吕青曼分析得一模一样,李睿饶是已经听过一次,但此时听她自己说出来,仿佛每个字都在滴血一样,直听得心头乱颤,再看到她那凄苦万状的神情,更是打心眼里难受,叹道:“唉,你命苦啊,碰上一家子……不是,是两家子混蛋。你妈最可恶,害了李福材,又把你这个亲生闺女给害了,她简直就不配做你妈!”李小娜抽泣两下,抹抹眼泪,道:“都到现在了,也就不说她什么了,我也认命了。我已经想通了,她能把我生下来,对我就已经不错了,我早该自己活的。就算是亲妈,也不能依靠一辈子。我这回就要自己走了,不论怎么走下去,也没人管了……呜呜!”说到这又大哭起来。

  李睿听得心酸不已,连连劝慰。屋里没有纸巾,只在床上有一卷卫生纸。他就把那卷卫生纸拿过来,一截截的撕掉给她擦拭眼泪。
  李小娜见他的动作既温柔又小心,心中柔情涌动,以往他对自己一幕幕的好全部浮现在脑海里,忽然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哭道:“我去省城,谁都舍得,就是不舍得你!”李睿愣了下,微微挺直腰杆,抬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道:“我也舍不得你,我是不想你嫁过去,太远了……”李小娜趴在他怀里只是哭。李睿被她哭得眼睛也湿润了,暗里叹气不已,嘴中劝道:“乖,小娜乖,别哭了,你再哭我都要哭了。也许他们说得都对,你嫁给徐庚年省长是种福气呢。至少,以后你会过得更好,再不用受委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