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3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租一年送一年?”萧红眼睛一亮问道。
  “对,也就是说价格已经降到了五万元一年,但是前提是租期要满五年才行”。
  “那租金怎么交,是一次*交齐吗?”这才是萧红关心的。
  “不用,每年一交就可以”。郭经理很笃定的说道,看都没看董事长华锦城,好像这里他是老板似得。
  丁二狗看了一眼华锦城,又看了看郭经理,心想,这一对孙子还真是会演戏,租一年送一年,没错,和自己说的一样,租金没降,可是这一送,娘的,这就是打了个对折啊,看着萧红兴高采烈的样子,知道这娘们的目的达到了。
  “这个华锦城还算是懂事,不错,唉,以前不知道,原来办一个企业这么麻烦,小丁,你那里真的没有人可以帮我吗?用自己的人远比到外面招人放心多了”。萧红坐在后座上由衷的说道。
  “夫人,我这里还真是没有合适的人,不过我帮你留意着,要是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过去”。丁二狗说道,心想,这样的拉拢手段真是太低劣了,你就是想和我合股都不干,更不要说帮你找人了。
  “小丁,以后还是不要叫我夫人了,没人的时候还是叫我萧姐吧,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吧”。
  “这个,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叫夫人,生分了,再说了,老石是不会管我这办公司的事的,以后还有不少事要麻烦你呢,改天来家里吃顿饭吧,我看老石挺喜欢你的,做一个市委书记其实很寂寞,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你以前是他的秘书,你该了解他”。萧红目光看着窗外,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虽然丁二狗感觉有一种被套牢的感觉,但是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看起来萧红这个女人并不是像石梅贞说的那么无知,如果是那样的话,也不会瞒着石梅贞一直到成了她的妈还没让她发觉了。
  看起来,这个女人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自己以后要多加小心了,免得像今天这样被她当枪使。
  丁二狗将萧红送到了夏荷慧的美容院就离开了,但是却给杜山魁打了个电话,让他跟着萧红,看看待会接走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落脚点在哪里。
  公丨安丨局的事情一波接一波,明天是李法瑞下葬的日子,按说像李法瑞这样一个局长自杀身亡,他的家属怎么着也得到市委找领导闹一闹讨个公道,但是实际上安静的很,没有人为李法瑞说一句话,甚至他的家人都没有来。
  “政委,李局的追悼会怎么安排的?”丁二狗回到公丨安丨局后到了侯克勤办公室里坐了坐  。

  “按照惯例吧”。侯克勤现在精神也不是很好,颇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惯例?咱局里什么时候局长在任上死过?”丁二狗不客气的问道。
  “我是说按照以前退休的局长追悼会的规模”。侯克勤白了丁二狗一眼,心想,你这个小兔崽子真不是一个好蛋,局长都死了,你还在这里瞎捣鼓啥,人死为大嘛。
  “嗯,也好,我这几天事比较多,省里也注意到了我们湖州警界的整顿,所以省里法制报的一个副主编要到我们这里采访,我就不参合李局的葬礼筹备了,明天开追悼会的时候我去,这样好吧”。李法瑞活着的时候丁二狗都是和他顶着干,死了更不会去伺候他,所以干脆借口有事躲得远远的。
  “也好,对了,丁局,最近有些传言你听说了吧”。侯克勤虽然很想忍,但是看到丁二狗这愈来愈不可一世的样子,心里还是很恼火,于是终于没忍住,说了出来。
  “传言?什么传言,没听说啊?”丁二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好,那我问你,那个女大学生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杨璐吗?我那个通讯员?”
  “是啊,现在外面闹的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我看这件事你最好出面澄清一下,这样对我们局的形象很不好”。侯克勤做出一番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丁二狗一看就感觉到恶心。

  既然你恶心我,那我也得恶心恶心你,李法瑞都走了,你侯克勤还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
  “哦,政委,我觉得这事还是无为而治比较好,你越是解释越解释不清,而且再说了,我解释什么呀,我和杨璐又没有什么事,对吧”。
  “那好,为了澄清这件事,我看最好还是把她退回去吧”。侯克勤补充道。
  “退回去嘛,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记得这是李局和你斗签了字的,你这里还好说,你可以说话不算数,到时候你也可以解释一下,但是李局死了,如果外面再传言杨璐是李局招进来的,李局一死就把人家退回去了,人家不会说咱们干人走茶凉的事吧,现在这年轻人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万一杨璐到时候说当初给李局送过什么东西,这不是让李局蒙羞吗,到时候你让谁去找李局核实这事?”
  “你,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你说该怎么办?”侯克勤瞪大了眼珠子听着丁二狗在这里瞎白活,愣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反击借口  。
  “我看这事还是算了,时间长了就算了,倒是政委你啊,现在外面对你的传言很不利,我看你还是有个思想准备”。丁二狗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侯克勤。

  “李局这一走,政委,您在局里的资格最老,所以您现在是局长最热门的人选,所以李局一走,局里最高兴的是你,有人看见你昨晚召集了亲朋好友开始庆祝了呢,当然了,这都是传言,我是不信的”。丁二狗看着侯克勤的脸逐渐变得通红,连忙自我解脱道。
  “这是污蔑,我和李局同事多年,我能干这样的事吗,纯粹是胡扯,我再说一次,对于局长这个位置,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干不了”。侯克勤认认真真的说道。
  “嗯,我觉得也是,政委是政工干部,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但是我感觉这次市里是要把担子压在你身上了,我们都还年轻,只要你才能镇得住那些土匪,这一点我是支持政委的,而且吧,我觉得,政委你也不能老是被动的等着,还是走动一下比较好”。丁二狗言尽于此,虽然侯克勤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很明显,心里已经有了当局长念头的种子。
  赵庆虎披着一件狐皮大氅,站在卫皇山庄后面的半山腰,看着远处湖州市的全景,近处是大雪覆盖的山脚,而远处,灰蒙蒙的一片,空气看起来很浑浊。

  赵刚就站在他的下方,他不是看着远处,而是看着他的叔叔。
  “这次你做的很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对他,对我们这都是最好的结局,不然的话,大家都不心安”。赵庆虎慢慢说道。
  “但是还是损失了一部分钱”。赵刚低声答道。
  “钱是可以再赚的,这个东西是最没有长性的,即便是放在家里不用,每天都在贬值,想当初,花一百块钱走李法瑞吃饭都心疼,但是现在呢,唉,明天我不去了,你待我送他一程吧”。 

  “湖州很多人都知道您和他的关系,您不去合适吗?”赵刚试探性的问道。
  “唉,既然选择这样了,就永远不要见面了,他的家人都没有回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