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留下鼻子也行。”黄毛补充道。
  瘦子先是阴森森一笑,也跟着叫嚣道:“留下小**也可以,当然你就不能娶媳妇了。”
  “哈哈……”刀疤男等人大笑不已。
  楚天齐也被这些家伙逗笑了,没想到这些家伙这么猖狂,他们大概是忘了刚才的事了,也或者是他们都认为自己刚才只不过是侥幸得手罢了。
  “你们刚才说的我都不愿意,还有其它的选择吗?”楚天齐周旋道,他并不想大打出手,他在等,等丨警丨察到来,那样也省了自己好多麻烦。
  楚天齐的心思很明显,但对方就像没看出来似的。刀疤男依然很有耐心的和楚天齐进行着对话:“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还挺事多。哎,反正我这人也心软,要不这样吧。你看你长得也算人模狗样的,身上缺了哪样零件都显得怪可惜的,不如就在你的身上留下一些小记号,这样,在你穿着衣服的时候也看不出来。不过,得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楚天齐假装侥有兴趣的反问道。
  刀疤男故意拖着腔调说道:“这个嘛……其实很简单,你只要从我的胯下钻过,并且连喊三声‘爷爷饶命’,我就会从轻发落你。说不准只在你的小**上留下一个小记号,然后在上面画只王八就可以了。怎么样?条件简单吧?”
  “你……”饶是楚天齐极力压着火,还是被刀疤男气得不轻,他的左耳快速动了几下,握紧拳头,向刀疤男走去。
  刀疤男下意识的向外退了两步,然后大喊一声:“弟兄们上,废了这小子。”同时手中挥舞着匕首向楚天齐迎了过来。
  其余众人也手举匕首刺向楚天齐,在匝道上昏黄的灯光映照下,五道寒芒向他射来。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已经快要刺到头脸、胸背的样子。
  “找死。”随着一声低吼,让五人不可思异的一幕出现了。他们只觉得一股大力吸住了手中利刃,眨眼间匕首已经脱手而出。就在他们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然后响起了“啪啪……”五声清脆的声音,同时脸上传来了钻心的疼,他们忍不住发出了“啊”的叫声。
  五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同时用手捂上了脸颊,向被围在中间之人看去。就见这个人手中多了一条鞭子,鞭子的一端有一个金属头,五把匕首堆在一起放在了地上。此时,这个人还在轻轻抖动着左手手臂,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
  大脑急速的运转了一下,他们明白了:刚才自己的匕首就是被对方用鞭子“夺”走的,然后这个人快速的腾声而起,用左手扇了每人一记耳光。想是想明白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对方的身法。五人互相对望一眼,脸上露出了不可思异的表情,同时眼露恐惧的看着这个人。
  楚天齐用鼻子“哼”了一声,向五人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再试一试?试一试我如何在你们的小**上留下一个永久的记号,哈哈……”

  刀疤男等五人一个劲儿的摇晃着脑袋,不敢向前迈动哪怕半步。
  “滴—呜—滴—呜—滴—呜”,警笛声传了过来。
  楚天齐心中大定,一边把皮带重新系在腰间,一边盯着五人,防止他们趁机逃走。还好,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逃跑的动作,楚天齐放心不少。如果他们五人一齐向不同方向逃跑的话,自己还真没有把握将他们全部拿住,肯定会有“漏网之鱼”。
  警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此时,刀疤男忽然说话了:“你终于把丨警丨察盼来了,这回该如愿了吧?”
  刀疤男说的话,其实正是楚天齐心中所想。只是他没想到刀疤男语气会这么平静,平静中好像还带着一丝得意和讥讽。这让楚天齐不禁怀疑,怀疑刀疤男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刀疤男说完话,忽然倒在地上,并且嘴里大喊着“哎哟,哎哟,疼死我了。”其余四人见样学样,也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并且“疼”的大声号叫着。
  一辆小面包警车停在了匝道进口处,车门打开,两名丨警丨察一前一后走来。前而走的是一名中年丨警丨察,后面跟着的是一名年青丨警丨察。
  丨警丨察很快到了众人面前,站在那里。走在前面的中年丨警丨察,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五人,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楚天齐,表情严肃的说道:“接到举报,说有两拔人打架斗殴,大概就是你们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丨警丨察同志,是这么回事,他们用红蓝铅骗人,还威胁报警者,我出手相助报警者。他们约我到车下,并手持凶器对我进攻,我在不得以的情况下才进行了正当防卫。”楚天齐赶忙说道。
  中年丨警丨察“哦”了一声,又转向地上“哎哟”不停的刀疤男等人问道:“他说你们用红蓝铅骗人,还威胁报警者,可有此事?”
  “哎哟……丨警丨察同志,冤枉啊。哪有的事?我们要是他说的那样的人,还能被他打成这样吗?是他自恃手上有点功夫,就想对一个女孩图谋不轨,我们几个是因为抱打不平,才被他全部打倒在地的。”刀疤男大倒着“苦水”,“丨警丨察同志,你看看,我们的脸都被他打肿了,我的身上还有很多伤呢。”
  “你胡说,你这是倒打一耙。”楚天齐反驳道,“丨警丨察同志,你们可要明辩事非啊。”
  “这不用你教。”中年丨警丨察不客气的说道,然后对着同来的年轻丨警丨察说道,“带他们回所里调查。”
  年轻丨警丨察答应一声“好的”,示意众人跟着他,走向那辆面包车。楚天齐虽然着急脱身,但也很无奈,只得和他们上车,到派出所去配合调查。

  小面包车上一共挤了八个人,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派出所。楚天齐被放到了单独的一间空房子里,年轻丨警丨察让他在屋里的椅子上坐下,就出去了。
  楚天齐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他从羽绒服内侧口袋里翻出了手机、钱包和名片夹,钱包里的一千元钱和身份证都在,名片夹里放着二十多张名片。名片是为了这次联系药材收购商专门印制的,一共印制了两盒,走的时候就带了这些,其余的都放在了办公室。当时还考虑是否多带一些,现在看来没多带就对了,否则多带的那些也会放在自己的包里,一同遗落在车上。
  想到自己的包,楚天齐很心疼,包本身并不值钱,可包里有乡政府给自己开的介绍信,还有自己和杨大庆搜集的所有关于药材的文字资料,这些资料可是好多人从四面八方传真过来的,总不能再找人要吧。另外,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上自己包里的介绍信,再冒充自己而出去招摇撞骗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