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2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那薛笙白叹息了一声,说道:“这里的坏人太多了,爹也未必能应付得过来。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能学会小心啊。”
  那姑娘四下里乱看,突然鼻子使劲一嗅,“咦”了一声,眼神发起亮光来。
  我吃了一惊,还以为她发现了我和明瑶,却见她突然奔到灶火前,伸手把锅盖揭开,看了一眼,鼓掌“哈哈”大笑:“爹,原来你这么快就把饭做好了啊!真香啊!”
  锅里还有些我和明瑶吃剩下的面和汤水,那姑娘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口面汤就要喝,薛笙白大惊,连忙拦阻,道:“那不是我做的!你先别——”
  话音未落,那姑娘仰脸“咕咚”、“咕咚”的已经把勺子里的面汤给咽了下去,突然“呃”了一声,翻起白眼来。薛笙白慌的脸色都变了:“怎么了?是不是有毒?快吐出来!”
  “呃……”那姑娘的喉咙使劲儿一动,然后拍拍胸口,道:“噎着了。”

  日期:2016-05-30 22:03:00
  薛笙白劈手夺了勺子,喝道:“你这孩子!爹都说了不是爹做的!这是别人剩下的!”
  “别人剩下的?哪个别人啊?”
  “说不定就是坏人,你先别吃,万一有毒呢!?”
  “有毒也不怕啊,爹不是有解药么?”

  “爹配置的解药只能解爹下的毒。”
  “那这锅里的毒是谁下的?”
  薛笙白哭笑不得,拿着银针在汤里试了试,又嗅了嗅,看见无毒,才又把勺子递给了那傻姑娘,道:“你喝吧。”
  那傻姑娘连喝了三大勺,又端起锅来,朝自己嘴里倒,把剩汤全部喝完,然后才吁了一口气,拍拍肚皮,似乎心满意足,扶着板凳坐了下来,道:“做的不好,有点凉……”
  明瑶在我旁边撅起了嘴——她做的饭,被不认识的人吃了个精光,心中自然有些不乐意。
  我朝她动口型,用唇语说道:“底下的那个老头是五大队的人,而且是个大人物,医脉的高手薛笙白。”

  明瑶也用唇语回道:“你们认识?”
  我用唇语说道:“以前见过一面,不过我以前没有见过他这个女儿。”
  明瑶唇语道:“如果你和她女儿一早就见了,倒是没我的事儿了。”
  我微感诧异,唇语问道:“什么意思?”

  明瑶满脸诡谲的笑容,唇语说道:“你们俩如果早见着,肯定能凑成一对儿啊。她傻,你也傻嘛。”
  我一愣,然后瞪了明瑶一眼,唇语道:“我没她那么傻!”
  明瑶一笑,差点出声,连忙忍住。
  日期:2016-05-30 22:03:00

  “嗯?!”下面的薛笙白突然抬头,喝道:“谁在上面!?”
  我登时惊住,心想:“这下要糟!”
  那薛笙白跟叔父本来就不对付,看我更不顺眼,这次如果在这里遇上,万一栽赃我个邪教徒的罪名,可就麻烦了。
  “顶上的人快下来!”那薛笙白喝道:“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我一咬牙,对明瑶唇语说道:“你待着别动,我下去。”
  明瑶却摇了摇头,手一伸,忽然“吱吱”两声响,一只花鼠顺着大梁跑了出去。

  “老鼠?!”薛笙白诧异了一声。
  “哎呀,老鼠!”那傻姑娘满屋子乱跳,嘴里也大叫起来:“有老鼠!老鼠脏死了!老鼠会咬人!”
  “没事,没事。”薛笙白赶紧安慰,道:“老鼠已经跑了,已经没了……”
  我大喜,看着明瑶,唇语问道:“你什么时候又带了一只花鼠?”
  明瑶得意洋洋,冲我挤眉弄眼。
  下面,那傻姑娘好不容易被安抚下来,不跳也不叫了,薛笙白喘了一口气,说:“清凌啊,你在下面待着啊。”
  薛清凌道:“你去哪儿?!”
  薛笙白道:“我上梁上看看,不知道上面藏得有没有坏人。”

  我心头一震:“这老狐狸!”
  日期:2016-05-30 22:04:00
  那薛清凌突然又叫道:“梁上有老鼠!不能去!去了老鼠就下来了!”又是一番吵闹。
  薛笙白连忙说:“好,好,好,不上去,不上去……”

  那薛清凌这才作罢。
  薛笙白喃喃自语道:“应该不会藏人,藏人的话,老鼠不会出来的……”
  我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这姑娘傻,这爹偏偏又宠这傻姑娘。
  薛清凌忽然说道:“爹,咱们什么时候走啊?那些人会喷火,也好玩的很啊,咱们还去找他们,让他们喷火给咱们玩吧!”

  薛笙白道:“你这傻丫头,那些喷火的人是坏人,差点没把你爹给烧死!”说完,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桌子,骂道:“孙寡妇,敢对老子施阴招,。下黑手!想抹掉老子,你当老大,嘿嘿……老子让你好看!”
  薛清凌道:“爹,寡妇是什么人啊?”
  薛笙白道:“这个,你不用知道,不用知道。”
  薛清凌嗔道:“你快告诉我啊!”
  薛笙白道:“这个寡妇啊,就是说那些没有男人的女人。”
  薛清凌道:“哦!那我也是寡妇吧?”
  “你不是寡妇!”薛笙白道:“寡妇是先有男人,然后男人又死了的女人。”
  薛清凌道:“先有男人,然后男人又死了……那我为什么没有男人呢?”
  日期:2016-05-30 22:04:00

  “这……”薛笙白道:“这世上的男人大多都不好,你不要男人也好。”
  薛清凌道:“那爹你不也是男人吗?”
  薛笙白,顿了顿,半天才道:“爹是好的。”
  薛清凌道:“那你也给我找一个好的吧?”
  薛笙白支支吾吾,无言以对。
  这父女二人的对话,让我和明瑶在上面听得清清楚楚,均觉好笑,却也只能忍着。
  “把这些屋子都搜一遍!”忽有声音传来,道:“薛笙白受了伤,还背着他的傻女儿,肯定跑不远!”
  “是!”
  “踏、踏、踏……”
  一众人赶路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我吃了一惊,和明瑶面面相觑。这来人必定是异五行的教徒!
  薛笙白腾的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些妖孽,来的好快!”
  薛清凌道:“爹,他们说的傻女儿是不是说我?”
  “当然不是。”薛笙白道:“你是爹冰雪聪明的女儿。清凌啊,爹现在跟你说件事,咱们上梁上好不好?”
  “不好!”薛清凌叫道:“梁上有老鼠,老鼠……”

  “好,好,不上,你别叫了。”薛笙白唯恐敌人听到,连忙改口,道:“你看,这有一个面缸,你藏在里面,不许说话,也不要大声喘气,好不好?”
  薛清凌愣了愣,突然拍手道:“是要藏猫猫,对不对?”
  “嘘——”薛笙白道:“是呀,有人要跟咱们比赛藏猫猫,如果找到咱们,咱们可就输了!”
  “那我肯定不会让他们找到!”薛清凌兴奋的跳进面缸里,缩下身子,道:“爹,你也要藏好啊!”
  “放心吧。”薛笙白把面缸盖住,自己跳进旁边的水缸里,也缩下身子。
  就在此时,脚步声一停,门轰然被打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