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乘客此时才明白,原来女孩是为了拖延时间等丨警丨察到来,看来刚才是错怪女孩儿了。有的乘客更是心中感叹:想想一个女孩儿都能够这么有勇有谋,而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却根本不敢吱声,还有什么资格议论人家女孩儿。
  刀疤男虽然说不出话,但他心中明白,自己今天碰到了硬茬子。刚才他在向后倒的瞬间,曾经试图来个“倒踢金钟”给身后的人面门上来一下。可是就在他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腰却一点儿也用不上劲,别说是踢对方了,就是站都站不住。
  黄毛叫嚣道:“赶快放开我大哥,否则有你好看。”
  楚天齐没有理会黄毛,而是手上一拧劲,直接把刀疤男面朝下摔在地上,一只脚踏了上去。
  刀疤男虽然不能起来,却已经能说出话了,他大叫着:“弟兄们,别管我,给我劈了这小子。”
  刀疤男话音刚落,楚天齐就觉得身后有人扑来。
  楚天齐急忙半侧过身,正看到黄毛向自己扑来,他用右手一挡黄毛的双臂,黄毛已经站立不稳。紧接着,他的右手抓*住黄毛的衣服,直接把黄毛的身体推了出去。黄毛的身子砸到正意欲冲上来的瘦子和另一人,三人一下子“叠罗汉”式的倒在一起。
  就在楚天齐刚刚收回右手的时候,就听女孩儿大喊“小心,有刀”。
  听到女孩喊声的一刹那,楚天齐已经感到一股劲风冲着脖子袭来。
  容不得楚天齐多想,他急忙身子向右侧一仰,一柄匕首闪着寒光从脸侧滑过,匕首和肌肤的距离堪堪不过一指宽窄。紧接着楚天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起左掌切向行凶者左腕,只听“哎哟”一声,匕首应声而落,刀柄一端落入楚天齐伸出的右手中。然后,楚天齐左手向后一挥,行凶之人已经被他抓*住摔倒在刀疤男身上,他抬起另一只脚又踏了上去。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大家眼花缭乱,有的人甚至惊诧的嘴巴张的老大,久久不知道合上。
  楚天齐没有闲情自我陶醉,因为黄毛等人已经在向他步步逼近了。
  黄毛等人这次没有冒然冲上,而是手拿匕首,排成一列,缓缓的向楚天齐靠近。楚天齐已经做好了迎战准备,但他心中还在盘算着最佳的方案,以期在对敌之时不要伤到无辜,但却没有想到万无一失的法子。
  眼看黄毛等人越来越近,楚天齐只得大喝一声:“站住,再前进一步,老子踩死他们。”
  忽然,脚下的刀疤男说话了:“小子,你吹牛,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不敢把大*爷怎么样的,否则你会坐大牢,甚至挨枪子的。”说着,还哈哈大笑起来。
  楚天齐大骇,他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说出这么理智的话。还真应了那句“不怕流氓玩的大,就怕流氓有文化;不怕流氓用暴力,就怕流氓讲法律。”想到这里,他脚下用劲,口中说道:“叫你嘴硬。”

  “哎哟,哎哟……你这算什么本事?有种的话,跟大*爷到下面比划比划。”尽管刀疤男疼的直叫唤,但还是咬牙放着狠话。
  “好,下去就下去。”楚天齐答应了他的要求。
  达成到车下过招的约定,刀疤男和楚天齐是各取所需。
  刀疤男觉得,虽然自己人多,但车上地方狭窄,人多的优势不能得到发挥。而且下了车,就到了自己的地界了,地头蛇的优势也就出来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还能趁机脱身,从出道至今,刀疤男还没有被别人直接踩在脚底下说话的时候。
  楚天齐也明白刀疤男的想法,但他不得不答应。因为班车上地方狭窄,乘客众多,对方手里还有凶器,很难控制到不伤及无辜。趁对方现在还没有拿乘客当人质,事情还好控制。否则一旦有乘客被匕首逼着,那自己就更被动了。

  楚天齐正要让司机停车,司机已经配合的把车停了下来。
  “咣当”一声,车门打开,黄毛、瘦子等三人先行跳下了车子。
  “小子,后悔了?你是怕我们人多吗?对了,到了车下你就不能突然袭击了,所以你怕了。”刀疤男见楚天齐的脚还在自己身上,以为楚天齐要反悔,就激将道。
  楚天齐也明白这个家伙在激自己,但还是抬起脚说道:“滚。”
  刀疤男和那个行凶者怎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果然是连滚带爬的下了车。

  几个家伙一下车,立刻猖狂起来,跳着脚大骂:
  “臭小子,赶快下来。”
  “是不是不敢了?”
  “有种就下来。”
  “是不是爷们?是不是站着撒尿啊?”

  反正是什么难听骂什么。
  楚天齐听着他们的辱骂,心中不禁怒火万丈,大踏步向车门走去。粉羽绒服女孩儿追上来,拉住了他的胳膊,劝解道:“别理他们,就是一群疯狗,还是赶路要紧。”然后对着司机道:“快关门,磨蹭什么?”
  乘客们也纷纷劝解着:“别下去了。”“骂就骂几句吧。”
  楚天齐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下面这些家伙本来就是打架斗狠的东西,自己还有正事要办,可没时间跟他们耗着。于是,收住了前行的脚步。

  此时,车门已经快关上了。
  突然,瘦子冲到了车前面,用手指着司机骂道:“妈*的,你要是敢拉走这个家伙,你的车也别想好好跑,爷爷是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本来已经关上的车门,再次打开了。
  刀疤男发狠骂道:“你他妈*的是不是带蛋的人?你不会是大姑娘生的吧?你……”

  如果别人骂自己,楚天齐可以为了大局不予理会,但如果要是有人骂自己父母,楚天齐就会坚决回击,哪怕是拼了性命他也再所不惜。
  刀疤男骂得越来越难听,楚天齐已经忍无可忍,他一甩手臂,女孩被他推得站立不稳,滑倒在过道上。楚天齐趁着这个空档,腾身下了班车。
  楚天齐站稳身形,正要回身向女孩说声“抱歉”,并想委托她照顾自己的包。可让他无语的是司机一边关车门,一边发动了班车。楚天齐看到车门关上的一刹那,那名穿着粉羽绒服的女孩已经冲到车门处,不时拍打着车门。
  “小子,还傻看什么?车已经走了,今天你就得交待到这儿了。”刀疤男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吗?我看未必吧?谁被放倒还不一定呢。”楚天齐一边回答,一边想着接下来的事该怎么处置。
  楚天齐向四周看了一下,现在他们站的地方,正是一个服务区的入口匝道处。天已经黑下来了,站在原地,可以看到远处“许源服务区”几个亮着灯光的大字和开着车灯的各种车辆。
  此时,刀疤男五人已经站成一圈,把楚天齐围在当中。
  刀疤男胸有成足的说道:“小子,你现在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我们只要一发动攻击,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当然了,不能要了你的命,只要留下你的一条胳膊或是一条腿就够了。如果你要是觉得这些零件有些大的话,留下一只眼睛或是两只耳朵也行。”

  日期:2016-05-3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