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6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志超呆了呆,道:“他什么时候有宝马的?我怎么不知道?他……他们家不是太富裕,就算他发迹了,也不可能突然一下子有钱买宝马吧?”丁母咬牙切齿的说:“他竟敢骗我,他竟敢骗我!他安的到底是什么心?”李志超也不敢接茬,试探着问道:“你……你知道他跟静静好……好?”丁母怒哼道:“岂止是知道,我都看到两次了,他俩在小公园里抱着啃,把我们家的人都丢到小区里去了……”说到这里,才恍悟自己当着外人的面说女儿的私隐不太好,忙闭紧了嘴巴,却已经气得头疼,心里已经恨不得那个李睿去死了。

  李志超听得心酸不已,问道:“什么?他们俩抱着啃?啃什么?”丁母白他一眼,似乎在说,这么弱智的问题还要问,一男一女抱着还能啃什么?
  李志超彻底呆住了,心里又酸又苦又痛,他可以接受丁怡静跟她老公亲热,却绝对不能接受她跟李睿亲热,他李睿凭特么什么跟她亲热?他有什么资格跟她亲热?大家都是老同学,都是打小一起长起来的,在一个茅房里撒过尿、一个教室里考过试,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可是帅又能当饭吃了?凭特么什么他就能跟她亲热?
  “妈的比,他竟然已经亲过丁怡静了!擦,老子连她手都没摸过呢!”
  他越想越是气恼,越气恼就越想,甚至已经幻想到李睿与丁怡静去酒店的情景了,两只大手已经紧紧捏成了拳头,假若李睿就在跟前的话,哪怕他帮过自己,也要先狠狠揍上他一顿再说。
  “擦特么的,我擦特么!”

  从丁家出来后,李志超一拳狠狠击打在一株龙爪槐树干上,骂道:“我特么要不整死他,我就不姓李!”张兵敏感的问道:“老大,你要整死谁呀?”李志超斜他一眼,道:“还能有谁?就是姓李那小子呗。”张兵失声道:“李睿?”李志超怒道:“可不就是他!妈的比,咱们这些老同学里边,谁不知道我喜欢丁怡静?他就偏偏装傻充愣,一直在引诱丁怡静,还特么敢抱着她亲她,我要不弄死他我誓不为人!”张兵听得心头打个机灵,顺着他的心意说:“这倒是,谁不知道你在追求丁怡静?偏偏他仗着上学那会儿跟丁怡静做过同桌,就厚着脸皮跟你抢。是该收拾他一顿了。”

  于震听得莫名其妙,疑惑的看向张兵,记得上次吃饭的时候,这小子还说要向李睿靠拢呢,怎么转过年来,他又回到老班长身边了?难道是李睿没有收留他?倒是有这种可能,李睿升官发财了,眼光就高了,就再也看不起这些老同学们了。多亏自己当初没听他的,没有热脸去贴李睿的冷屁股。
  他问李志超道:“你说吧,怎么整李睿,我们全听你的。草,美女全让他得了去了,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李睿与吕青曼普吉岛之旅结束回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大年初五了。转过天来,大年初六上午,吕舟行带二人前往省城北郊的北岗子陵园祭拜吕青曼的亡母杜蕙兰。
  中国民俗中,一年有三四个祭坟、祭祖宗的日子,普遍被大家认可的有清明、七月十五、大年初三这三个最知名的日子。其中,北方传统里边,七月十五与大年初三是一年中的两个鬼节。鬼节,顾名思义,就是鬼过的节日。每年,到了七月十五或者大年初三这天,鬼门关会打开,阴间黄泉里的孤魂野鬼们会跑出来,可以在人间游历一段时间,接受儿孙后代们的祭祀。所以这时候人们就会烧纸钱、供奉食物甚至老辈子还有做法事的传统,用来满足鬼的各种需求,祈求他们保佑活着的人。说白了,就是借此表现对先人的思念敬重之情。

  原本,李睿与吕青曼只需在年三十与大年初三期间在家里祭祀杜蕙兰、等清明节再去坟前祭拜就行了,但李睿心里觉得,自己已经把青曼娶过门了,作为吕家的女婿,不论怎么说也该去拜祭下去世的丈母娘大人,到底是娶了人家的心头肉呢,要让她在天之灵知道,从此以后多了个女婿李睿。
  对于李睿主动提及的这个要求,吕舟行非常欣赏,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已经认定其为重情重义、懂事乖巧的孩子。只从这一点上看,就比吕青曼前夫高冬冬强得太多太多了。高冬冬与吕青曼婚姻期间,可是从来没说祭拜下去世的丈母娘的,就连对他亲妈郝亚兰,也没什么尊敬爱护之情。
  人,都怕比,越比越能看清一个人的好处,同时也能看清一个人的坏处。
  大年初六,换成别的家庭,正在尽情享受年节的快乐与放松,吕家一家人却行走在北风萧瑟、遍地墓碑、满目凄凉的北岗子陵园里。前两天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山坡上铺满了白花花的雪粒子,上山的小石板路上甚至还结了冰,稍不留神脚下就会滑倒在地。吕青曼紧紧抱着父亲吕舟行的手臂,缓缓的往山上爬去。李睿跟在父女二人身后,凝神关注二人的脚下,随时准备救援。
  来到杜蕙兰的墓碑前,三人停下了脚步。吕舟行迎风肃立,望着墓碑,一言不发,脸上的凄凉写满了对墓中人的哀思。吕青曼眼圈红了,喃喃的说:“妈,我来看您了!”
  李睿蹲到地上,将祭祀所用的物品从袋子里一一取出来,该装盘的装盘,该竖立的竖立,该点着的点着,又将一大摞纸钱取出来放到脚下,肃穆的望着石碑上所刻的名字,心里说:“妈,我也叫您一声妈。我叫李睿,是青曼的夫婿,从此以后就是您女婿了。希望您在天之灵过得开开心心,也保佑我们夫妻越过越好。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爱青曼的,不会让她吃苦受罪。我给您磕头了。”说完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

  吕舟行语气衰弱的说:“蕙兰啊,看看吧,你的好女婿过来看你来了。这是曼曼自己选出来的姑爷,你看看怎么样?小伙子挺不错的,曼曼跟着他你就放心吧。你也要好好保佑他们小夫妻俩,让他们俩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过完一辈子。”
  吕青曼听得泣不成声,泪珠扑簌簌的落在平整的大理石地面上。
  纸钱很快被燃着,在一阵阵的熊熊火焰之后,变成了黑色的炭灰,在北风的吹送下慢慢飘远离去,很快就留不下什么痕迹了。
  李睿抱扶着吕青曼,神情哀戚的看着这座墓碑,似乎可以看到一个形容酷似青曼的中年女子身影在里面若隐若现,心里默默的对她说:“妈,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对青曼好的,我也会照顾好爸的。”
  从陵园回去后,夫妻二人就驾车回了青阳。明天是初七,是节后上班第一天,因此今天必须回去。当然了,党政机关在年节结束后的前几天里,是办不了什么正经工作的,人们基本都是各单位各部门互相串门拜晚年,吃吃喝喝,等到正月十五之后,才算进入了正式工作期。
  日期:2016-05-3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