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1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到后来郝佳发现何晴居然有了孩子,那么这就意味着她继续留在卫皇山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可是自己的公司这个时候已经并入了卫皇集团,所以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工作上,而赵庆虎乐见其成,这样自己就不用每天去公司上班了,于是任命郝佳为集团总裁,这就是为什么郝佳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看来我猜的不错,那就是和王森林合作想要谋取卫皇集团了?”
  “哼,赵刚,你真是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一个打工的,但凡动用五十万以上的资金都得你叔叔签字,你说我能从卫皇集团拿走什么?”郝佳不禁嘲笑道,虽然赵庆虎是给了她不少的权力,但是动用大笔的资金还是要得到赵庆虎的批准的。
  “郝佳,你蒙我叔叔可以,但是你蒙不了我,既然你没有为自己谋利益的心,王森林在楼下是怎么回事?”
  “你说呢,你叔叔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不拿我当什么,那我凭什么为他守活寡?”郝佳眼睛一横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的,难怪啊,但是郝总裁,有这样的需求你早说嘛”。赵刚笑声未落,向郝佳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郝佳大吃一惊,急忙站起来想躲开,奈何她的这个办公区是一个三面堵住的环形区域,所以根本不可能跑出去,所以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赵刚一把抱住了。
  “你说呢,当然是干你想干的事了”。赵刚阴笑着说道,一只手已经从郝佳的领口里伸了进去。
  冰凉的寒意让郝佳浑身僵了一下,然后身体已经站立不稳,赵刚的一只大手已经罩住一只饱满的肉丘,使劲的揉搓着,虽然赵刚的劲道不小,但是对于身体一直很敏感的郝佳来说,这正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力道,所以反抗持续了不到一分钟,郝佳就已经放弃了抵抗  。

  当然了,这里面也不免有故意的成分,这要在以往,郝佳一定会拼死抵抗的,但是现在赵刚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可是关于王森林的事绝对不能让赵庆虎知道,否则王森林真有可能会在地球上消失。
  所以正是这种消极抵抗和间接放纵的心态使赵刚很快就得手了。
  虽然隔着白领制服,但是赵刚还是感觉到了郝佳平坦的小腹上的光滑和细腻。这种感觉,让赵刚不由心中一荡,一双手开始感受起郝佳的娇躯的火热来。
  同时,赵刚也伸出了灵活的舌头,开始在郝佳的嘴唇上舔起来,她*吟了一声,身体越发的软了。若不是赵刚早有准备,将郝佳放在了宽大的总裁办公桌上,只这一下,她就要软到地上去了。
  赵刚一边伸出舌头在郝佳的嘴唇上舔着,一边看着她的脸上的表情,他看到郝佳在自己的挑逗下,一双美目中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泛起了一层雾水。舌头上微微一用劲,赵刚撬开了郝佳原本紧闭的嘴唇,将舌头伸入了她的嘴里。
  郝佳只觉得嘴里一热,赵刚的一个灵活的舌头就伸入了自己的嘴里,在自己的嘴里挑逗起来,她不由一阵兴奋,不由张开了嘴,迎合着他。
  同时,郝佳的身体内涌动的冲动,她主动的将舌头伸出来,和赵刚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享受着他刚阳雄性的味道。赵刚看到郝佳已经慢慢的变得主动起来,心中再也忍不住,那苦苦压制的体内的情*也不由暴发出来。
  他本来在郝佳的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的手,立刻摸上了她的*房,隔着旗袍抓住了郝佳的一双饱满而坚挺的*房,狠狠揉捏起来。赵刚的忽然粗暴,让郝佳感觉到一阵痛疼,但是更多的,却是他那温热的手掌上传来的热力和赵刚使劲中有技巧的揉捏自己的*房,给自己带来的*感。
  此时她忘记了楼下王森林正在等她,忘记了自己曾经和这个男人的叔叔也有同样的男女关系,可是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人现在是一体的。

  郝佳感觉到自己在赵刚的抚摸下,身体已经是烫起来,情*也开始在自己的体内涌动着,可是欲仙欲死的她一时间却不知从何处下手,反击他的挑逗,带着赵刚一起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王森林拿着电话,想着是不是给郝佳打个电话,他现在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自从在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辞职以后,和自己的妻子离了婚,他现在可以说是无官无家一身轻啊。
  所以当郝佳再次找上他之后,毕竟俩个人有好几年的感情,所以一拍即合,旧情复燃。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郝佳正被赵刚剥的干干净净,连一条小白袜都没留下,被摁在宽大的总裁办公桌上,接受赵刚一轮又一轮的蹂躏。
  看上去是一方侵犯,另外一方被逼无奈,其实仔细一看就能明白,事实上郝佳还是很配合的,两条玉腿伸到赵刚的身后牢牢的抱住了赵刚的虎腰,迫使他不断的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丁二狗一上班就得到一个消息,李法瑞病了,而且还很突然,正在家里养病,所以这几天有可能不来局里上班了,如果谁要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务,可以电话汇报,也可以到家里去汇报。
  “长生,李局的事听说了吧?”周红旗门都没敲直接进了丁二狗的办公室。
  “哦,刚刚听说,装病的吧”。丁二狗对李法瑞的行径嗤之以鼻。
  “但是呢,还有一个说法,大家都说李局生病是被你气病的,是被你逼的”  。 

  “无聊,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和他是一个重量级的吗?我气病他?我有这个能力吗?”
  “呵呵,也是,不过人言可畏啊,你最近风头太劲了,小心被盯上”。
  “被谁盯上,对了,葛虎有消息吗?”
  “没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白山那起爆炸案和康明德家的爆炸案如出一撤,刑警队倾向于是同一人作案,现在的关键是葛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白山和湖州这么大,找起来不是那么简单,更不要说葛虎是不是还在这两个地方都很难说”。

  “你们刑警队难道没有线人吗?我想即便是混社会的也不会铁板一块吧,这方面没进展?”
  “找了,但是葛虎不是一般人,他不是一般混社会的,他是有固定主子的打手,所以社会上的人对他了解甚少,而且在湖州的时候也几乎不和社会上的人怎么来往,那么他要是来湖州作案的话,也不会那些人联系”。周红旗说道。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还是觉得,实施那么一个爆炸案一个人肯定完不成,至少应该有人向他提供康明德的信息,比如什么时间康明德在家,家里有什么人之类的,这些事葛虎不会亲自去调查,你别忘了,他是逃离湖州的,之前有案底,不是一般人,如果他自己去跟踪调查康明德的话,风险很大,他不会这么干”。丁二狗分析道。
  “好,我回去再和他们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从线人身上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今天中午有时间吗?”
  “中午,应该是有时间吧,怎么了,请我吃饭?”丁二狗问道。
  “不是我请你吃饭,而是有人要你请吃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