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着,两人初次相遇的情景又出现在楚天齐脑海里。那是他到乡里工作没多长时间发生的事情,那天他去县里参加一个会后,在坐班车返回乡里的途中睡着了,还做了梦。梦中他正在抓小白兔,就被人用手给拧醒了,原来是他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竟然鬼使神差的放在了宁俊琦的胸前。
  说实话,当时手*感真不错,只是不知道是梦中的虚幻,还是真实的感觉。要是再有这样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想到此,他禁不住笑出了声。
  “咳咳”响起了明显就是假咳嗽的声音,楚天齐觉得是有人提醒自己。
  楚天齐睁开眼睛,向四外看了看,周围的人们并没有注意他。只有隔着过道相邻座位上的老大娘在看自己,而且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楚天齐冲着老大娘笑了笑,又歉意的点了点头。他不做这些动作还好,他这么一做后,老大娘看向他的眼神已不仅仅是奇怪了,倒像是看神经病了。
  见老大娘这个样子,楚天齐干脆又闭上了眼睛。
  后来,楚天齐睡着了,还做了梦,好多人都在梦中*出现了。有宁俊琦、欧阳玉娜、柳文丽,有黄敬祖、魏龙、冯志国、冯俊飞,还有同事刘文韬、郝晓燕、王晓英等,甚至还出现一个模糊的自称“超哥”的人。以前的一些场景片段也出现在梦里,既有血溅玉赤的悲怆,也有与宁俊琦同乘火车的温馨画面。
  楚天齐是被人碰醒的。
  当楚天齐睁开眼睛时,邻座的老大娘已经不知去向,大概是中途下车了,换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此人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此时正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自己。楚天齐这才发现自己右腿伸在过道上,大概是挡了壮汉的正常通行了吧。壮汉肯定是平时习惯了通行无阻,刚才应该只是提醒自己一下而已。
  楚天齐没有与壮汉对视,而是收回了自己右腿,又若无其事的闭上了眼睛。楚天齐知道出门在外少惹事的道理,而且父亲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恃武逞强。再说了,自己本身就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以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很多事,都是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自己的一种自保行为而已。
  过了一小会儿,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说话声,说话声音很大,就是说给大家听的:“各位朋友,旅途劳顿,大家辛苦了。相信大家一定很枯燥,而且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站,为了给大家调节情绪,兄弟为大家准备了一套小魔术,请大家观看。”
  楚天齐睁开眼睛,循着声音望去,见说话的人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瘦子现在正站在最后排座位前面的过道上。
  瘦子说着,从身上拿出两只铅笔,一只红的、一只蓝的和一段绳子。他用绳子做了一个圆弧,在红、蓝铅笔上来回的套,接着用绳子慢慢缠住两只铅笔,再慢慢的打开,最后套在其中一只铅笔上。
  看到瘦子的表演,楚天齐知道这是一个“红蓝铅”骗局,以前听说过,可没见过。
  只见瘦子自己玩了一会后,停了下来。指着最后排座椅上的一个黄毛男子说道:“小兄弟,你说绳子套在哪只铅笔上了?”
  黄毛马上说道:“我不猜,猜对了你也不给钱,有什么意思?”
  瘦子笑着道:“本来就是随便玩玩的,你还非要带钱玩。行,你要说对了,我就给你五十块钱,你要说错了,给我十块钱就行。”
  黄毛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好吧,你说了可要算数。”
  楚天齐注意到,瘦子和黄毛的对话已经把好多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瘦子赢少输多,黄毛已经赢了二、三百了。一见赢钱这么容易,有两个人也走过去参加了猜红蓝铅,其中就有自己旁边坐着的刀疤男。又是几圈玩下来,瘦子还是输多赢少,他的嘴里哮囔着:“我就不信了。”开始把红、蓝铅笔露出的部分控制的很小,这时,黄毛、刀疤男和另外一个人用手紧紧抓*住他们猜的颜色的那只铅笔,以防瘦子作弊,结果他们又赢了,还要求瘦子依然把铅笔露出原来的那么长。

  黄毛、刀疤男等三人赢钱了,他们开始和旁边的乘客探讨,并鼓励他们玩,黄头发还到前面的座位去做动员。大部分乘客都不愿参加,有的说不会玩,有的干脆摇头。
  终于,有两个五、六十岁老年人经不住他们的“好心劝解”,参与了进去。一开始这两人赢多输少,后来情况就发生了逆转,两个老年人手里的钱已经转移到了瘦子手里很多。这时,两位老人似乎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就吵着不玩了,还想和瘦子要回输出去的钱。这怎么可能?瘦子自然不会退给他们钱,黄毛、刀疤男等三人也说着“愿赌服输”的话。两位老人看情况不对,就准备撒泼耍赖要回钱,可他们想错了,对方那会让他们如愿。

  这时,就见瘦子和刀疤男三人一把推倒两人,两位老人手中抓着的钱也不见了。
  容不得楚天齐多想,他“噌”的一下站起,正准备冲过去。
  忽然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响起:“住手,不得行凶。”
  女孩儿的声音吸引了刀疤男等四人,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女孩。然后刀疤男大踏步走过去,劈手打掉了女孩手中的手机,还向女孩扬起了巴掌。

  楚天齐紧紧盯着刀疤男的手,只要对方的手扇下去的话,他就会在千钧一发之际出手。他是不会让刀疤男扇到这个女孩子的,他的做人原则也不允许恶人在自己面前欺负良善。
  从瘦子开始表演的时候,楚天齐就在关注他们。刚一开始,他就发现瘦子、刀疤男、黄头发和另一人肯定是一伙的,其实车上好多人都能看到这一点。按照楚天齐嫉恶如仇的性格,他是不会允许这些人“表演”了这么长时间的,甚至还骗了两位老人的钱。只是他还有其它的考虑,所以一直没有出手。
  楚天齐听雷鹏说过,玩“红蓝铅骗局”的团伙一般是五到六人。其中一人以表演魔术为名直接出面,还有两到三人假装和表演之人猜铅笔的颜色,以“托”的形式出现。另有一到二人会隐藏起来,观察车内车外的形势,一旦发现有丨警丨察或不可预见情况出现,他们就会向同伙发出警示或进行支援。
  今天的事发展到现在,楚天齐还没有发现他们隐在暗处的同伙,但他坚信他们有这样的同伙。暗处的人危险性更大,他们会突然袭击,并且肯定身上都会有刀具等凶器。楚齐天担心一旦采取行动,隐在暗处的人会对自己不利,更重要的他们可能会以乘客安全做要挟,那样会很麻烦。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他在等待暗处的目标出现,同时也在等待着出手的机会,以期一击必中。

  日期:2016-05-3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