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位妇女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宁俊琦和楚天齐的耳朵里。臊的宁俊琦的脖子都红了,一个劲儿的用眼瞪着楚天齐,冲他使劲。
  楚天齐就是一个劲儿的傻乐,还冲她不时的挤眉弄眼。
  气得宁俊琦直接在他手臂上拧了几下,嘴里说着“都怨你,都怨你。”
  “怎么能怨我呢,到村里来都是你的主意呀,我当时建议你在乡里忙工作吧,你还很不乐意呢。”楚天齐无辜的道。
  “你的意思是我自找的。”宁俊琦气的一跺脚说道。
  楚天齐急忙摇着双手道:“没有,没有,我可不是这个意思。那我不成了不知好歹了吗?我主要是考虑你工作忙。你能到我家来,对于我们全家来说,就好比女王驾到,我们就应该清水泼街,黄土垫道。”
  “你又瞎扯。”宁俊琦白了他一眼,声音低低的道,“他们问的那句话,你怎么回答‘还不是’?”
  “哪句话。”楚天齐反问道。
  宁俊琦急的直跺脚:“就是那句,他们问你,我是不是你的那什么那句。”
  “哦,就是问你是不是我女朋友那句?我只能回答‘还不是’,难道你要让我回答“是”吗?”楚天齐“拒理力争”。
  “你……”宁俊琦气的拧住他手背,说道,“你应该回答‘不是’。”

  “哎哟哟……女王饶命,女王饶命。”楚天齐“疼”的一个劲儿的求饶。
  宁俊琦突然一下子松开了拧着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前方。楚天齐见她松开了手,呆立在当地,就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原来是母亲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俩。尤春梅离他们很近,应该是看到他们刚才的打闹了。
  楚天齐轻轻推了一下宁俊琦,率先向母亲走去。宁俊琦楞了一下,也快步跟上去,走到了楚天齐的前头。
  “阿姨好。”宁俊琦羞红着脸道。
  尤春梅满面笑容的道:“小宁姑娘好,走,快回家。”
  宁俊琦跟着尤春梅向前走去,偷眼一看楚天齐,见楚天齐正冲着她呲牙搞怪,她忽然灵机一动,冲着楚天齐说道:“狗儿,快点。”
  听到宁俊琦的话,楚天齐一楞,接着向她做着鬼脸,挥了挥拳头。
  尤春梅也扭过头,看着宁俊琦,惊讶的说道:“小宁姑娘,你也叫他‘狗儿’。”

  “是呀,是他……让我这么叫的。”宁俊琦撒了个小谎,不觉得脸更红了。
  尤春梅倒没注意宁俊琦的变化,而是接着道:“这是给他起的小名,为了好养活。村里孩子一般都有小名,老话说给孩子小名取的难听的,孩子不生病。村里还有叫‘狗不理’、‘猫蛋’的呢。”
  “我觉得挺好听的,叫着多亲切呀。”宁俊琦一边说着,一边冲楚天齐挤眉弄眼。然后对着尤春梅道,“要是叫狗蛋的话,也好听。”
  “也想过这个小名,又怕孩子们把他叫成了‘狗屁*股蛋’,后来就叫成了‘狗儿’。”
  宁俊琦抿嘴直乐,楚天齐气的干瞪眼,没脾气,还不能接茬。
  说着,说着,已经到了家门口。

  乡里的二一二车在门口停着,有几个小孩正好奇的看着,还有的孩子隔着车玻璃向里面望去,见到楚天齐一行过来,急忙散开了。
  宁俊琦这是第二次到楚天齐的家,上次是和司机小孟一起来接楚天齐的母亲和弟弟,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根本没有进院,更没有进入屋子。
  这次到来,宁俊琦留心看了一下。低矮的院墙,木制的栅栏门,院子里铺着青色石块。正房就三间,从外面看,房子的门框和窗框已经是黑黢黢的颜色,灰蓝色的房瓦上面长着一些杂草,显然有些年头了。南房搭建的非常简单,石头砌筑,黄土抹墙。踏进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两口大锅,一左一右分列两旁。
  此时,司机小孟和楚礼瑞从东屋迎了出来,冲着宁俊琦叫了一声:“乡长”,宁俊琦冲他们笑了笑。在楚天齐的引领下,宁俊琦跟着进了东屋。小孟和楚礼瑞没有进去,而是走到了院子里。
  东屋的炕上摆着象棋棋盘,上面散落着棋子,看来是小孟和楚礼瑞刚刚在玩。楚天齐赶忙让宁俊琦坐到了一把木椅上。
  宁俊琦扫视了一下屋子里的摆设,靠屋子北墙放着红色的木柜,柜子上油漆的红色已经变的很深。柜子上方墙上,正中间是一幅大的纸画,画上是现任领导人的半身像,像的一侧印着四个大字:国富民强。画的两边各挂着一块照人的镜子和一块相片镜,相片镜框里是大大小小的照片,大部分是彩色的,也有几张小的黑色照片。柜上靠墙的一面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
  屋子里是土炕,炕上铺着崭新的金黄色炕席,墙围上画着彩色的画,炕上最东头靠墙位置是码的整整齐的被褥垛子,外面盖着一块素色格子状的单子。靠近一进门的地方,炕沿边盘着土炉子。
  整个屋子不大,很普通的农家小屋,但无论是柜子还是镜子,都擦拭的很干净,可见房子主人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尤春梅把刚刚沏好的一杯水放到宁俊琦面前,杯里的水泛着棕红色,宁俊琦赶忙说了声“谢谢”。
  尤春梅对着宁俊琦露着歉意道:“小宁姑娘,喝水,这是红喝水,暖胃,趁热喝了吧。家里条件差,让你见笑了。”
  “大娘,家里挺好的。”宁俊琦喝了口红糖水,急忙回道,“大叔的情况怎么样?他在哪里?”
  “现在已经能吃稀的了,平时我们也经常把他弄到轮椅上出去晒晒太阳,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好,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就不一定了。”尤春梅脸上挂着欣喜,但也有一丝愁绪在里面,“现在也认人了,我们家的人都能认出来了。”
  此时,楚礼瑞从外屋走了进来,有些失落的说道:“昨天才认出的我,就跟我不是亲生的似的。”
  楚天齐心中就是一动,但没有说什么。尤春梅慈爱的说道:“就你事多。”

  “我去看看大叔吧。”宁俊琦说着,站了起来。
  楚天齐点点头,走在前面,带着宁俊琦穿过外屋,到了西屋。一挑门帘,首先映入宁俊琦眼帘的,是靠着西墙摆放的中药厨柜。中药厨柜外面刷着白漆,上面用毛笔写着小字,字都是楷体的,写的清晰、工整。
  宁俊琦跟着楚天齐来到炕边,看到炕上躺着一个男人,她知道这就是楚天齐的父亲楚玉良。楚玉良看上去要比刚受伤的时候瘦了更多,几乎像是脱了像一样。楚玉良闭着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的脸颊瘦削,两道剑眉特别醒目,年轻时应该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
  楚玉良忽然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他醒来了。当他看到楚天齐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天齐,天齐。”
  楚天齐也很激动,抓着楚玉良的手,叫着:“爸,爸。”
  楚玉良的眼神越过楚天齐,看到了他身后的宁俊琦,在看到她的一刹那,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直楞楞的盯在了她的脸上。宁俊琦被看的有些害怕,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病人是不是要发病了。
  忽然,就听楚玉良说出了几个字:“你,你姓李。”虽然他的手臂没有举起来,但他明显指的就是宁俊琦。
  楚天齐听到父亲的话,惊讶的看着父亲和宁俊琦。宁俊琦听到楚玉良的话时,心中不免一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