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0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走了没多久,他还是感觉到有点晕了,于是找了个马路牙子坐在歇歇,但是刚刚坐下,一辆车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先生,我还是送你回家吧,你在这里睡着了会冻伤的”。开车就是丁二狗刚刚救下的女人,她还算是有良心,一直开车在后面跟着丁二狗,直到丁二狗坐在了地上。
  女人下车扶着丁二狗上了车的后座,然后开车向前走。
  “先生,你住哪儿?”

  “去御府苑小区吧”。丁二狗躺在后座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可是当女人将丁二狗送到御府苑小区时,丁二狗已经在后面呼呼的睡着了,怎么叫都不醒,女人也没办法,只好就这么等着,但是一等就是一个小时,御府苑小区这么大,谁知道他住那栋楼哪个单元啊。
  女人这下后悔将丁二狗带上自己的车了,但是又一想,人家刚刚救过自己的命,要是自己今晚落在那两个男人手里,想想后果,都是不寒而栗。
  无奈,女人决定将丁二狗带回自己家,反正自己是一个人住,而这家伙又喝多了,应该没什么危险,而且刚才借助路灯的灯光,看到丁二狗长相斯文,也不像是个坏蛋,于是一脚油门,开车回了自己的家。
  丁二狗一夜好睡,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自己的脑袋就像是炸开一样,他发誓再也不和唐天河喝酒了,这家伙这是想用酒精麻痹他的上司,这家伙居心不良啊,可是睁开眼一看,自己这是在哪里呢,大大的客厅一个人都没有,一眼看见外面的建筑群,全是低矮的小别墅,不用说,这里也是小别墅了。
  “你醒了?”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身上穿着一身家具的棉袍,但是看上去并不臃肿,不施粉黛,但是给人的感觉却胜过浓妆艳抹,一缕长发就那么懒散的打了一个结,蓬蓬松松的垂在脑后  。
  “嗯,不要意思,我这是在哪里啊,怎么……”

  “你还记得你昨晚做了什么吗?”女人笑着袅袅婷婷的走到了丁二狗的对面坐下,丁二狗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昨晚,昨晚和朋友喝酒来着,其他的嘛,不怎么记得了”。
  “那你记得昨晚你和人打架救了我,还记得吗?”
  “你,你是说在银行附近?”丁二狗渐渐地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对啊,你想起来了,呵呵,我还以为你忘了,昨晚的事,我真是要谢谢你,我昨晚是想找几个姐妹打麻将呢,包里没有现钱了,所以想去取点,没想到那么倒霉,居然碰到抢劫的了,现在湖州的治安真是太糟糕了”。女人说着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奶茶。
  “是啊,那什么,打扰了,我该走了”。丁二狗站起来说道。
  “这里不好叫车,还是吃了饭再走吧,我已经做好了,待会我上班带上你”。女人笑笑说道,甜美的笑容让人不忍拒绝,因为昨晚丁二狗本身不太清醒,也没注意这个女人长什么样,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有点面熟的样子。
  “这,多不好意思?”
  “没事,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洗手间在那里,你需要洗把脸吗?”女人站起来走向了厨房,茶几上留下了那盏飘着奶茶香的咖啡杯。
  丁二狗到厕所里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又洗了把脸,这才回到客厅,女人已经将早餐都摆到餐桌上了。
  “哎呀,看我这脑子,我还没请教您贵姓啊?”女人俏皮的眼神让丁二狗心神一荡。
  “哦,免贵姓丁,丁长生”。
  “哦,我叫蒋玉蝶,朋友都叫我小蝶,认识一下,再次谢谢你”。蒋玉蝶隔着餐桌向丁二狗伸出了手,丁二狗也急忙伸出手去,这一刻,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家居服的领口敞开着,一摸黑色的蕾丝和她白瓷办的肌肤交相辉映,让丁二狗感觉有一点心神激荡,急忙转开脸不看她,可是她的小手是那样的柔若无骨,还带着淡淡的潮气。
  蒋玉蝶也感觉到了丁二狗的异样,急忙也松开了自己的手。
  一时间,早餐的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了,丁二狗坐车出来时才注意到,这里是国山墅,是湖州市北郊的一个高档别墅区,看来这个蒋玉蝶还很有钱的。

  一个女人大半夜的不睡觉,找人打牌,这样看来蒋玉蝶应该是那种衣食无忧的女人,说不定就是哪个富豪包养的二n,鉴于自己的身份,这样的女人还是少惹为妙,所以一进市区他就下车了。
  蒋玉蝶也没再和他说什么,开车离去了,丁二狗打了一辆车向公丨安丨局开去,本来丁二狗以为再也不会见到这个女人了,人海茫茫,要是不刻意去找一个人,再次相见的几率真是太低了。
  一进公丨安丨局的大楼,就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对,周围的人看见丁二狗时,眼光不再是崇敬那么简单了,更多了几分敬畏  。
  “丁局,您来了,李局回来了,说是九点开会,在小会议室”。何明辉看到丁二狗进了办公室,一溜烟的赶紧过来通知他道。
  “什么会?说什么内容了吗?”
  “没有,但是昨天晚上巡警队的季大宽被检察院带走了”。何明辉虽然没说开会的会议内容,却给丁二狗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这就意味着有些人着急了,坐不住了,那么开会肯定和季大宽被抓有关了。
  “好,我知道了”。丁二狗点点头道。
  “好,丁局,那我先去忙了”。
  “嗯,老何,等一等,那个谁,叫什么来着……”丁二狗以手扶额,想努力想起一件事,但是将何明辉叫住之后却想不起说什么来了,都是昨晚喝多了闹的。
  “丁局,还有事?”
  “嗯,什么事来着,哦,对了,那个谁,杨璐,杨璐的关系定了吗?如果没定的话,尽快给人家学校去函,把这事定下来,人家累死累活的在这里干,咱们是不是给人家一个说法,让人家吃个定心丸,要不然干工作也不踏实吧”。

  “好,丁局,您真是太体贴他们了,我这就起草函件,只是这需要李局和政委点头,局里进人不是小事”。
  “我知道,你尽管干你的,其他的事我来办”。丁二狗挥挥手说道。
  “那好,我替杨璐谢谢您”。何明辉高兴的走了,这些天他正为这事烦心呢,他是办公室主任,这些实习的有什么事都找他,所以关于是不是能进来的问题他们几乎是天天问,日日问,都快烦死了,解决一个是一个吧。
  刚刚送走何明辉,丁二狗桌子上的红色电话响了起来,丁二狗一看,居然是李法瑞办公室的号码。
  “李局,找我有事?”丁二狗拿起来直接问道。

  “长生,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李法瑞说道。
  “好,稍等”。丁二狗将电话挂上了,一边思考着李法瑞这个时候找自己干么,一边向楼上走去。
  “长生来了,坐吧”。李法瑞居然破例站起来,将丁二狗让到了沙发区。
  “局长,什么事,这么着急”。丁二狗明知故问道,但是这个时候李法瑞掐死他的心都有,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更加的让李法瑞感觉到自己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