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覃小慧和汪婷看的傻眼,呆呆说道:“你们这说什么,怎么跟黑社会切口似的?”
  叶少阳淡淡一笑,修法之人,不管道家佛家,还是民间散修,都于是法术界,像茅山、珞珈山这样的大派,互相之间都会串联,每隔几年就会来一次道佛两家水陆龙华会,几个头头互相之间是认识的,甚至还在一起排了辈分。
  本来法师见面,还有一整套云里雾里的切口,由于普遍觉得太傻比而且不实用,后来就没人用了,只留下这自报家门的一句。
  茅山由于青云子性格孤僻,收徒少,也极少参加这种水陆龙华会,除了龙虎山的一两位道士,叶少阳从未跟任何别的门派法师打过交道,不过见面的切口还是会说的。
  叶少阳盯着滕永清,道:“你不是人?”随即想到这句话有骂人嫌疑,赶紧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一个纯粹的人……”
  说完想到,这句话好像也没洗清骂人嫌疑,挠了挠头,正在心里搜寻着词汇,滕永清毫不介意的笑了笑,说道:“叶天师火眼金睛啊,我的确不是人,我是半妖人。我就是覃小姐说的,七奶奶的子孙……”
  叶少阳猛然想起这茬,惊得说不出话来,七奶奶的后代,一个半妖人,怎么入珞珈山当了和尚?
  叶少阳把视线移到覃小慧脸上,探寻的看着她。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覃小慧说道,“是他主动找到我的,过程不重要,我也不细说了,有些事情,你让他自己说吧。”
  叶少阳于是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把郭大嫂给的茶叶蛋往茶几上一放,招呼大家:“人家送给,现卤的茶叶蛋,都来吃。”
  覃小慧和汪婷一人拿了一个。叶少阳对滕永清道:“你也来一个吧。”
  滕永清道:“我是居士,不吃荤腥。”

  叶少阳笑笑,冲他努力努嘴,意思你不吃的话,那就开说吧。
  滕永清手里捏着一个念珠,看着他,用清亮而沉稳的嗓音,讲起了关于七奶奶的故事:
  “七奶奶,的确是一个妖,修炼了有几百年,有过大的机缘,在遇到我祖爷爷之前,她就已经是一只妖灵,那是清朝末年的时候,她躲在山区里修炼,结果遇到我的祖爷爷,我的祖爷爷,是一个法师……”
  “什么!”叶少阳大惊,人妖之恋?
  “是的,我的祖爷爷叫滕忠云,是一位民间散修,但是有幸跟在一位珞珈山的法师后面,修行过一段时间,所以法力很强,当然跟叶天师你比不了,不过在当时的石城,也算是首屈一指了。我们滕家是一个挺大的家族,有六个村子,都在同一处山区里。我爷爷滕忠云是族长。
  为了说话方便,我直呼他们的名字吧,滕忠云家,当时也在山里,离七姑修炼的地点不远,时间一长,发现了它的存在,虽然她没有害过人,但是一个大妖住在村子附近,总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所以滕忠云打算先发制人,进山对付七姑。
  结果,他根本不是七姑的对手,被打败了,七姑也没有伤他性命,放他走了,这其中的故事,我也是不知道,总之这二人渐渐产生了情愫……”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因为妖精善变,长得一般都很美,所以从古到今,法师与妖精搅在一起的事情虽然不多,但也是有的。
  “后来,他们两个就私定终身了,滕忠云也是昏了头脑,故意出了一趟远门,然后把七姑领回家,说是在外地买来的媳妇,取个小名叫七姑。那年头兵荒马乱,流民很多,所以村民也没有怀疑过七姑的身份。相反,七姑因为长的漂亮,待人热情,在家贤惠,左邻右舍都很喜欢她。”
  说到这,滕永清叹了口气,“最初的时候,七姑是想好好跟滕忠云过日子的。外界传言说她是因为邪修、伤了牲口的性命,被人发现,其实是一派胡言,七姑一开始是正修的妖精,从未杀过生,也没害过人,不然的话,滕忠云就算再鬼迷心窍,也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一点,他倒是相信,滕忠云是一个法师,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也绝不会跟一个邪修的女妖在一起。
  滕永清接着说:“真相是这样的,当时他们两个在一起生活有好几年了,有一个游方的法师,来到附近,一眼看破七姑的真身,设计捉她,当场就跟她斗起法来……”
  “法海真多。”覃小慧叹道。
  叶少阳好奇的问道:“你们西川人也看白娘子传奇?”
  “有电视,什么不能看。”覃小慧回答道,目光转向滕永清,问道:“你接着说呀,后来呢?”
  “那法师不是七姑对手,七姑放他一条命,他反倒到处宣扬七姑的身份……结果,滕家六个村子的村民一起围住藤忠云家,让藤忠云把妖怪赶走。七姑因为受到那法师的暗算,被法器破了身,邪性大发,杀了一些人。
  藤忠云到底是个法师,而且是当地的族长,看到七姑杀人,受到刺激,也是为了保护族人,跟七姑交起手来,七姑当然不肯与他为敌,所以逃走了,结果藤忠云反而被族人责怪,说他引妖入室,责令他捉拿七姑,不然就废了他的族长之位。
  藤忠云一个人来到山里,找到七姑,也不知道两人怎么谈的,总之后来七姑甘愿为他牺牲,以自己的伏法,来换取藤忠云在族人中的威信,自愿交出妖血,让藤忠云造了一座庙,铸成五行截阴阵,把她关在庙里。”
  听到这,叶少阳恍然大悟,原来七奶奶庙和五行截阴阵是这么来的,这一点,也是契合了自己之前的推测,只是没想到,原来这背后还有着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
  覃小慧叹了口气道:“也是个痴情女子啊,后来呢,她怎么又开始邪修的?”
  滕永清接着说道:“后来藤忠云经常去庙堂里看她,还发动乡民信她,为她烧香上贡,虽然夫妻做不成了,但对七姑来说,这也未尝不可接受,毕竟一人一妖,本来就不可能长相厮守。可是后来,藤忠云渐渐的来的少了,态度也不一样了,后来干脆不来了。
  七姑出不了庙堂,一天天着急等待,后来抓住一个来避雨的人,一问才知道,原来藤忠云又娶了一房媳妇,还是镇长的女儿……”
  “该死!”小丫头汪婷怒哼哼的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负心人,都该杀!”
  “咳咳,”叶少阳看着她,“小妹妹,你说那个滕忠云是负心人,我同意,但你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
  汪婷撇了撇嘴,道:“我又没说你!”
  擦,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不是男人?叶少阳郁闷到不行。
  “别扯这些没用的,”覃小慧瞪了二人一眼,接着问滕永清:“我猜,七奶奶就是从那时候起,变得癫狂的是吗?”
  滕永清点点头,道:“七奶奶开始杀人,但是也没杀几个,就没人敢去她的庙堂了,她被阵法所困,出不了庙堂,怨气一天天增加,直到后来,遇到那个鬼差,那鬼差跟她之间的故事,我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