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2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很出乎黄敬祖的意料,以前楚天齐在看到自己这个笑容时,总是快速低下头,或是露出一种怯弱的表情。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小子有恃无恐了?还是有其它什么阴谋?
  “黄书记,宁乡长,各位同事,这个记者我认识,在座各位也见过,她就是河西日报社记者欧阳玉娜。他之所以用‘时真平’这个笔名,是有一定寓意的。她告诉我说‘‘时’就是时效性,‘真’就是真实性,‘平’就是公平,是客观性。这是新闻的三个基本特征。我要让自己时刻牢记新闻人的职业素养和道德良知。’这是她的原话。”楚天齐给出了“时真平”三个字的寓意解读。
  见楚天齐停止了说话,黄敬祖接过了话头:“大家听到了吧。为什么欧阳记者能写出这样立意深刻、站位高远而又接地气的文章,因为她时刻牢记着自己的职业素养和道德良知。她知道自己是新闻人,她知道新闻人应该做什么。”说到这里,黄敬祖话题一转,“我想向各位提出一个问题:你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你应该做什么?”
  “得,又来了。看来有人又要老话常提了。”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眼睛不由得看向宁俊琦。
  此时,宁俊琦也看向了楚天齐,冲他微微笑了一下,并轻轻点了点头,以示明白。
  黄敬祖轻咳了一声,说道:“同志们,刚才大家对这篇文章进行了认真的学习,也谈了自己的感受。大家讲的都很好,但还需要更深刻。我们不光要学习文章内容,更要学习欧阳记者的工作态度和实干精神,你们看最后一段,人家写的多好。”
  说到这里,黄敬祖用手指着报纸读了起来:“‘有机西芹三号’在青牛峪种植,带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但种植成功却不是偶然的。这些成绩的取得,是在国家兴农、富农政策指引下,在省市县各级丨党丨委、政府支持下,在乡丨党丨委正确、坚强领导下,在全乡干部群众共同努力下,克服重重困难才取得的。我们就要宣传这样的事迹,学习这样的典型,本报会在接下来的时间继续跟进、报道相关后续工作,请大家给予关注。”

  读到这里,黄敬祖把报纸往旁边推了推,重重咳了两声,语气严肃的说:“省报讲了,会继续关注,关注什么?我们要做什么?”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重读本篇文章,写出深刻读后感。就像文章提到的那样,好好想想‘后续’两个字,到时大家要言之有物,不能再继续炒今天的冷饭,否则……散会。”
  黄敬祖没有说“否则什么”,但大家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都感觉到了压力。
  楚天齐反而没有像好多人那样感觉压力重大,反正他早已经有了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反正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黄敬祖是哼着小曲回到办公室的,这是他近一段时间最高兴的一天。
  上次他想借“民意”达成目的,结果最终失败了,这让他懊丧不已。所以,他就用自己特殊的笑容折磨楚天齐,以期扰乱对方的心智,好让楚天齐乱中出错,给自己创造机会。同时,他在看到楚天齐面对自己眼神的无奈与畏惧时,得到了极大的快感与满足。但是,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是不甘心。
  黄敬祖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发现,上次自己之所以功亏一篑,是有多方面原因的。首先,自己对对手的能力与后手估计不足,犯了轻敌的大忌,同时他也没有预估到宁俊琦会那样坚定的支持楚天齐,甚至抢着替楚天齐“挡子丨弹丨”。
  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他可不相信小道消息说的他俩好。他虽然不知道宁俊琦究竟有什么后台,但他知道她肯定有来头,省委组织部可不是谁都能进的。他认为楚天齐和宁俊琦相比,简直就是小家雀与孔雀,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又怎么可能谈恋爱呢?
  黄敬祖还找到了自己上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己没有得力帮手。宁、楚联手之所以能化解自己的进攻,主要就是他俩都是有能力的人,而且在配合中能够互补。自己只有王晓英和蒋野在配合,王晓英就知道瞎喳喳,没能力、没水平。蒋野水平一般,而且也想利用自己往上爬,更加靠不上。
  黄敬祖总结了很多原因,但自己有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却没有看到,那就是没有真正换位思考。因为他在考虑问题时,虽然也换位思考了,但他经常是换位不换思想,所以他那不是真正的换位思考。
  就比如,他不相信宁、楚会谈恋爱,他是基于认为宁、楚不是门当户对,可是很多人的感情是纯真的,并不会像黄敬祖那样从利益出发来考虑。虽然现在宁、楚确实没有提过“谈恋爱”三个字,但谁又敢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呢。即使按黄敬祖所谓的“门当户对”来衡量的话,谁又敢说保证他俩家庭面纱揭开的时候不是门当户对呢?
  黄敬祖考虑问题总会把对手往坏里想,就相当于首先对对手做了有罪推论。他认为宁、楚在联手对付他,找他的毛病。其实只是因为宁、楚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一致,所以才会采取相同的办法。宁、楚对有些问题的看法之所以一致,是基于他俩的一些价值观、世界观相同,得出一样的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就拿阻止黄敬祖全乡全面种植这件事来说,实际是因为他俩都是首先考虑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就会得出相同的结论了。至于黄敬祖所谓的“联手对付自己”,也是二人不得以采取的自保行为而已。

  今天,黄敬祖之所以没有直接发起进攻,就是因为他总结了上次失败的教训,他这次要谋定而后动。
  黄敬祖在会上注意到,在肯定成绩的同时,很多人都在回避一个话题:今年的“有机西芹三号”怎么搞?只有王晓英和蒋野提到了今年应该“大力种植”的话题。但他们俩的话,似乎份量不够重。王晓英只是一个挂着丨党丨委委员的组织员,而蒋野更是一个连丨党丨委委员都不是的副乡长,而且他俩都不分管这项工作。
  而且,宁楚二人在会上不时眉来眼去,他总觉得他俩又要冒什么坏,而自己又不清楚。所以当时他心里道:小兔崽子,你们又有什么鬼主意了?想再来一次联合作战?没门,老子改变策略了,今天还不是发动进攻的时候,因为条件还不成熟。
  正因为黄敬祖认为条件不成熟,所以他采取了退一步的策略,在最后,给参与的众人套上了一个笼头:写读后感。并对大家有了强烈而明显的暗示:注意后续。
  黄敬祖现在心里也有强烈期待,他期待省报“时真平”的后续报道尽快发表,如果真是提倡大力种植的内容,那自己可就要向对手发出炮弹了。
  日期:2016-05-2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