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9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不后悔。哦,我还想和你说个事,关于艺术队成立,而我们监区却没有名额的事。”
  贺兰婷说:“这事不归我管。”

  我说:“那你不能帮我出面交涉一下?”
  贺兰婷说:“我帮不到。自己想办法。”
  说完,她站起来,然后转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也不说一声拜拜,再见,就走了。
  好吧,她打车了,上车真的走了。
  有性格。
  有个性。
  王达送过去,对着出租车弯腰送走贺兰婷,一直出租车消失了,才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我说道:“狗奴才。”

  王达一手拿酒杯,一手拿猪鞭,说道:“你懂个屁。什么尊严,面子,值钱吗。你看,我点头哈腰半个钟,换了一个区域的生意。以后,我就飞黄腾达了。月入几万不是梦。”
  我说:“行,你有本事。”
  王达问我道:“她刚才和你说了什么啊。”
  我说:“要是能让你知道,就不会把你支到那边了。”

  王达说:“有奸情。”
  我说:“有你大爷奸情。”
  王达说:“我刚才一直在研究你们的表情,眼神,你们两个之间,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说:“你懂个屁。”

  王达说:“特别是她看你的时候,表面上恨你,但是,你看她的身体工作,全是从头到尾,对着你的。”
  我说:“哟,以前学的心理学,还没忘了啊。”
  王达说:“胸口半身一直压过你那里。呵呵,你们什么关系,真的清白吗。我就不信了。”
  我说:“随你吧。哦对了,快点去买单。”

  王达说:“买单啊。这个,呵呵,兄弟,我最近,手头紧,你懂的。”
  我说:“我也没钱哦,我卡里的钱,让你个煞笔去刷光了,妈的,她让你买,你就真的买,你是不是蠢啊。”
  王达拿了发票出来,给我,说道:“那她这样子,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说:“你他吗的,八千多一瓶,你就不懂心疼!”
  王达说:“好了别骂我了,这我也没办法是不。这烧烤我请,我请。”

  我说:“本来就尼玛的你请。”
  王达说:“别骂了别骂了,你消消气。”
  说着他一直喝酒。
  我说:“你少喝点,我都没有了。”
  王达说道:“这八千多的酒,怎么**也那么苦。”
  王达叫老板过来了:“点了还没做的菜,就不要弄了。刚才那女的,喝多了,不要理她。”
  老板同意。
  王达说道:“那老板看你,怎么都怕你的样子。”
  我说:“在这里打了好几次架了,你说他怕不怕。”
  王达说:“是吧,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是,你是好东西。”
  一会儿后,老板让他的手下们都上了菜,桌子小,摆不下,拼桌,摆了两桌,才摆完了。
  王达问:“怎么吃。”
  我说:“蠢,打包回去,我拿去给饭店的员工们吃了。”
  王达说:“有道理。”

  老板嘿嘿笑着坐下来,然后给我们两个发烟:“两位老板,抽烟,抽烟。”
  我们接过了烟,说谢谢。
  王达掏出钱:“老板,多少钱吧。”
  老板说:“不不不,待会儿再结也是可以的,没事没事。”
  王达说:“看多少钱,就结了吧。”
  老板说:“那边那个,我老婆,她算账,你去那里结账。嘿嘿,谢谢你了啊。”

  王达过去先买单。
  我给老板倒酒:“喝一杯老板。”
  老板说:“谢谢,谢谢哈。”
  他喝了一口,皱着眉头:“太苦太苦了。”
  说着喝完了,然后自己倒上了啤酒,然后对那边和王达结账的他老婆喊道:“老婆,酒钱不要了啊,我们请我们请。”
  他老婆哎了一声。

  我说道:“老板,这样不好吧。”
  老板说:“没事没事,你们经常来光顾,我都很高兴了,这几瓶啤酒,我请我请。”
  我说:“谢谢老板。”
  老板抽着烟,嘿嘿的我道:“这位小兄弟啊,请问,你是在这里,做老大的吧。”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你别误会,虽然我平时和他们在一起,但那几个,是我朋友的,真的。”
  他说:“我看你就是啊,他们都那么听你。”
  我说:“那是因为朋友们给点面子,呵呵,真的,我不是。”
  老板说道:“以前这里啊,是竹筏竹林他们管着的,我看那晚,你们和他们的人打架了。”
  我说:“你也知道竹筏竹林啊。”

  老板说:“知道啊。我这烧烤摊,开了好些年了,他们经常来,他们打打杀杀的,我也见了不少次了。他们以前和当地的打,本地的又和本地的打,然后外地的也来打,打来打去,他们竹筏竹林,管了这里,都取了外号,叫竹筏竹林竹子,竹什么什么的。之后,就是一群另外的人管了这里,听说是黑衣帮。后来,就是到你们了。”
  我说:“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老板说:“这我们的烧烤摊,也交保护费。”
  我说:“这样啊。”
  老板说:“是啊,所以我也知道一些内情的。哦对了,这几晚还看到,那几个竹筏什么的,经常开车过来这里到处看。”
  我说:“是吗。”
  老板说:“会不会又要和你们打架啊。你们小心啊。”
  我说道:“你怎么会那么好啊。”
  老板说:“你经常光顾我们这里,我好心提醒了,你可不要对别人讲,我怕惹麻烦。”
  我说:“呵呵好的。”
  我心想,竹筏竹林经常开车过来这里到处看,看什么呢。

  想要把地盘抢回去?
  他们有这个能耐吗。
  不过,如果他们进了黑衣帮,或者环城帮,那就可能了。
  经常来这里,也许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就在沙镇那里,从沙镇到这里,就很近了。
  我说道:“我留个电话给你,下次见到的话,帮我记着车牌号,然后打这电话跟我朋友说一下。拜托了。”

  老板同意了。
  我留了陈逊号码给他,然后发个信息告诉了陈逊,陈逊回复了ok。
  王达买单回来后,和王达两人把酒喝光了,接着打包烧烤,回去给了饭店的他们。
  喝了将近一瓶红酒,有点晕,就回去睡了。
  次日起来,没去上班,因为贺兰婷说帮我请假,为了躲着她家人,不让我去上班。
  我躺在床上,抽着烟,看着窗外阳光正好。
  吃了早餐。

  然后回来继续躺着。
  发觉不上班是无所事事特别的无聊啊。
  日期:2016-05-1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