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雁云市却是另一番景向。远处的太阳仿佛是在层层的黑纱包裹中,看上去是那样的模糊,就连它的光芒也暗淡了很多。近在咫尺的高大建筑群,仿佛海市蜃楼一样的不真实,但又远远不如那虚幻的景致美丽。空气中充斥着一种酸涩的味道,让人的鼻孔甚至眼睛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就是单纯的环境换GDP的结果,而且经过几十年这样的恶性循环,相关产业对GDP的促进作用越来越弱了,但当地政府却不得不仍然依靠这种模式发展着。这就好比在一个陡坡上急速行驶的刹车失灵汽车,要想让它正常行驶,不但要修好路,也要修好了车。在没有好办法之前,只能任由它危险的狂奔。想改变这种现状很难,但也要尽力想办法去解决,否则,它就只有掉进沟里的命运了。
  楚天齐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爱感慨了,不知道是对生活的感悟多了,还是自己太的多愁善感,也或者说是杞人忧天了。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还是先填饱肚子才是正理。楚天齐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小店,要了一份凉菜,一份热菜,一碗米饭,解决了这顿午餐。
  外面的空气混浊不堪,楚天齐也就没了转一转的兴致,直接回到了雁云大厦十楼的房间,继续看起了电视。可能是刚吃完饭的原因,还很犯困,在电视节目的陪伴中,他又去见周公了。
  楚天齐是被敲门声惊醒的,听到声音他急忙趿拉上拖鞋到了门口。从门上猫眼看到云翔宇和于涛在外面,于是给他们打开了房门。
  “不要意思,来晚了,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出去玩。”云翔宇进门就说。
  “有什么好玩的,就这儿的破空气。”楚天齐边说边进了卫生间。
  “到了你就知道了,有两个地方供你选择,看看一会儿先去哪?”于涛在外面说道。
  “随便。”楚天齐应道。
  “怪不得你小子爱说‘随便’呢?原来是你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太随便了。从昨天的架势就看出来了,一下子出现了仨,这不是‘随便’是什么?”于涛在外面阴阳怪气的道。
  楚天齐知道于涛这是拿自己和宁俊琦、欧阳玉娜、孟玉玲三人所谓的关系调侃,就没有搭茬。
  他刚在洗手盆洗了一把脸,外面响起了手机铃声,紧接着传来云翔宇很大的声音:“天齐,找你的。”
  楚天齐从卫生间走出来,去拿云翔宇手中的手机。
  “喂,是,我是……哦,知道了。”楚天齐说了几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是哪个随便来的电话?”于涛嘻笑道。
  “去你的,是宁乡长找我,乡里要召开人代会,我们得连夜往回赶。她已经买了今晚七点半的火车票。”楚天齐有些无奈的回答,“不好意思,又不能一块出去玩了。”
  “没什么。”云、于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还是工作重要,‘随便’也重要。”
  既然不能出去玩了,三人就在大厦的咖啡厅坐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吃了便饭,三人都没有喝酒。
  将近七点的时候,赶到了火车站。在楚天齐的坚持下,云翔宇、于涛没有多做停留,三人拥抱后,云、于二人告辞离去。
  看着云翔宇的车子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楚天齐轻叹一声,拿着自己的包进了候车大厅。
  大厅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尽是行色匆匆的旅客。有的人拿着大包小裹,有的人领着老人或小孩,大厅里充满了说话声、孩子哭闹声。
  楚天齐四处张望着,寻找宁俊琦。可是目光逡巡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影子。
  “嗨”,随着俏皮的声音响起,有人在背后拍了自己一下。楚天齐扭转回头,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脸庞——宁俊琦。他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羽绒服,就连小脸也红扑扑的。
  楚天齐憨厚的一笑:“你刚来?”

  “早就来了。”宁俊琦娇嗔道,“刚才到门口去等一个不守时的人了。”
  “我没误时间呀?”楚天齐不解的说,“现在不才七点嘛”
  “我是让你六点半到呀。”宁俊琦委屈的说道,“你没听我说完就挂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说道:“我那不是因为见你心切吗?是我挂电话太急了。”
  “嘁,你别忽悠我了。”宁俊琦并不买帐,“说的好听,要真是像你说的这样,你应该四点左右就到这里等我才对。你现在姗姗来迟,还倒有理了。”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楚天齐嘻皮笑脸的道。
  “少来这一套,你想蒙混过关?没门。”宁俊琦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有件事,你的老实交待。”
  听到“老实交待”四个字,楚天齐想起了宁俊琦昨天在电话中说的找自己算帐的事。究竟是什么事呢?
  “你眼珠乱转,想什么鬼主意呢?”宁俊琦用手拍了他一下,说道,“先进站吧,一会儿到了车上你再交待,你可记住了,坦白从宽哟!”

  “‘坦白’都用上了,干脆上老虎凳、辣椒水得了。”楚天齐随在宁俊琦身后,边走边嘟囔道。
  宁俊琦扭回头,不屑的道:“不用那么复杂,我的眼睛就是测慌仪,只要你一说假话,我立刻就能看出来,小样,还是想想如何交待吧。”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在进站、等车的过程中,宁俊琦没有说话,而是不时看一下楚天齐,有时还莫名其秒的笑上几声。
  “我的妈呀?她不会也学黄敬祖,用她的笑来收拾我吧。”楚天齐心中暗道。

  火车准时进站,准时发了车。
  回去就没有来时幸运了,两人的车票是坐票,还算幸运的是软座。座位号连着,正好在一张椅子上。放好东西,坐到座位上,两人忽然都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是两人第二次坐在一张座椅上。
  第一次就是那次在班车上的偶遇。就是那次,在睡梦中,他的“狗爪子”无意的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她也记住了身边的“色*狼”,更是恨上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
  上次是在班车上无意相遇,坐到了一起的两个陌生人。这次是相伴而行,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的老熟人。
  自从两人都在青牛峪工作后,从来就没有坐在同一排相邻的两个位置上,更别说同一张座椅上了。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别说是坐的近一些,她当时就是看都不想看他,一看到这个“色*狼”,她就感觉恶心、讨厌。

  座椅位置并不宽松,虽说火车行进时比较平稳,但两人的衣服还是不时蹭在一起。二人都想到了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宁俊琦已经是臊得满脸通红,心跳不止。楚天齐也想到了当时睡梦中的小白兔,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狗爪子”,然后闭上眼睛回想着当时的美妙感觉。同时,心中意*着:一路同行十多个小时,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浪漫的事呀?
  就在楚天齐想入非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宁俊琦的声音:“别装了。我差点让你给混过去,有一件事你要老实交待。”
  该来的还是来了,想到这里,楚天齐的心里有些不踏实,他不知道宁俊琦有什么要他交待的。就闭着眼睛道:“什么事?我交待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