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5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从小到大,本人是中规中矩,所接触的亲朋好友也都是从事寻常行业的普通工作者,何曾见过像是眼前这两位工作性质这么特殊的人物,尤其是鲁星,这家伙年纪才多大啊,也就是二十多岁,却身兼这么多的身份,难道他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了吗?否则怎么可能掌握这么多跨行当的技能?一时间又是惊讶又是好奇,很想跟两人好好聊聊,多了解一些他们的工作情况,增广见闻。
  鲁星为人开朗,主动邀请李睿道:“李哥喜欢下棋吗?我跟增奇杀两盘,你给了阵如何?”李睿笑道:“好啊,正要学习学习。”

  鲁星熟门熟路的来到餐厅里,从橱柜里摸出一副象棋,在餐桌上摆好,与安增奇各坐对面,就此杀将起来。
  李睿看他对高紫萱家如此熟悉,心下非常疑惑,也有几分醋意在心头,怀疑他跟“小老婆”是不是在朋友之外有着更深厚的关系,强自压制住内心的酸意,走过去站在旁边观阵,见鲁星棋路大开大阖、勇往直前,很少驻棋考虑,也不知是他棋艺高明,根本不把对面的安增奇放在眼里,还是已经对安增奇的棋艺了然于胸,而对面的安增奇则是稳扎稳打、出子谨慎,每一步都要仔细考量一番才会落子。二人杀来杀去,兑掉一车后,互吃几个卒子,就由开局阶段转入了中局对攻,倒也杀了个不相上下,暂时不分胜负。

  又看一会儿,李睿对二人的棋艺也算有了一定的了解,都不是棋艺高深之辈,都掌握了一定的杀法,但布局都比较浅薄,杀招意图太过明显,显得青涩幼稚,算是象棋爱好者一个水平的,这样的水平,估计连街头巷尾那些通过下棋来打发老年生活的老大爷们都下不过。
  但李睿也没敢取笑二人,因为他自己的象棋水平也好不到哪里去,与二人相比,只在伯仲之间。
  象棋这种古老的体育运动,讲究的是智慧与老谋深算。下棋的人需要带着脑子去下,不时观察双方的局面,每一步都要把握好对方的意图,并作出战术应对以及战略布局,可以说是一项需要脑子时刻运转的活动。那些不爱思考、性格冲动、做事不瞻前不顾后的人,是绝对下不好象棋的。当然,与所有棋牌类活动一样,这东西也需要天分。有的人可能在别的事情上表现得非常笨拙,但是却可以在棋盘上表现得极好。现实生活中也经常出现这种情景:一个下棋下了十几年的老手,昨天刚刚指点某人学会下棋,结果今天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了,这只能说明,对方有那个天分。

  苏东坡有句诗说得好,“书到今生读已迟”,也是一样的道理。不是干什么事情都需要天分,但如果你具有了某种天分,在干相应事情的时候,就会干得更好更出色。
  李睿认为自己没有下象棋的天分,但似乎有着做秘书的天分,打小就养成了谨慎小心的性格,后天又因为自卑而变得积极向上、善于观察学习,这些素质都是做秘书所必备的,唯一所欠缺的不过是经验罢了,相信跟着老板锤炼几年,就会成为一个上等的秘书。当然了,到那个时候,或许也就不做秘书了。
  这时候鲁星跟安增奇第一局已经结束了,饶是安增奇再如何小心谨慎,可是抵挡不住鲁星那横冲直撞的杀势,被他步步进逼,疲于逃命,颓势已显之下,就主动认输了。二人很快开始了第二局。
  李睿偷眼观瞧高紫萱那边,她们几个女孩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着什么,看上去很热闹的样子,似乎有个女孩提议说搓麻将,几女正在统一思想,商量参加的人选。
  他把头扭回来,继续观战。这一局鲁安二人的棋风没有任何变化,跟上局一模一样。鲁星照旧是步步进攻,安增奇则把自己的防线经营得铜墙铁壁、水泄不通,打的是先防守再反击的算盘。不过鲁星显然没打算让他顺心如意,一上来就连番兑子,彼此兑掉五六个子之后,安增奇的防线就出现了大漏洞。鲁星趁机进攻,并最终一举拿下。
  李睿看得暗暗好笑,其实按国内某国家级象棋大师的说法,如果一方频频调动子力去对方的防线里兑子,那就等于是做了无用功,白走了十数步棋而已,而对方原地兑子,在效率上要高出数筹。但那是建立在双方水平对等的基础之上的,而鲁星水平要高出安增奇一些,所以差出的这些效率也不会对赢棋造成什么困扰。

  安增奇连输两盘,在李睿这个陌生的观战者面前有些不自在了,讪笑道:“李哥还是你来吧,我不行啊。”说着起身让开。
  李睿也正看得技痒,便毫不客气地走过去坐下,跟鲁星对阵起来。
  这个过程中,安增奇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摆棋,李睿余光留意到他的眼神后,总觉得他眼神有些无良,似乎是盼着自己也输给鲁星才好,那样他就不丢面子了。
  很快开局,鲁星执红先手,一上来就摆出了进攻的节奏,当头炮!
  李睿稳扎稳打,上了一个右马,把马跳!

  鲁星直接拱卒,遏制住了他那只右马的上三路。
  李睿还了一个当头炮,稍微扼制住他的进攻,逼他防守……
  两人这几步走得都是基本套路,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安增奇在一旁看得面无表情,可能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吧。
  李睿与鲁星布局完毕之后,开始进入了试探与杀伐阶段,很快就有几颗棋子被挪出棋盘。安增奇全部抓在手里,一边把玩,一边凝神观战。
  此时高紫萱忽然带着几个女孩子走过来,问李睿道:“赢了输了?”安增奇道:“他俩刚开始,我输了两盘了。”高紫萱呵呵笑起来,抛给李睿一个秋波,道:“我们上楼垒长城去了,你们慢慢玩。”
  李睿见她丝毫不理会鲁星,只对自己亲热,心头那股子醋意瞬即消弭干净,暗里觉得自己本来就不该怀疑她,以她跟自己的关系,就算交了男朋友,也会跟自己说一声的呀。至于鲁星为什么对她家环境如此熟悉,可能是经常来她家参与今晚这种类型的聚会吧。
  所有的女孩子全部上了楼去,尽管电视里一直放着春晚,但一楼还是有些冷清。还好三个大男人都把心思放在了棋盘上,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接受不了。
  此时李睿与鲁星二人的子力全部陷入了胶着状态,互看互防,没有哪颗攻击性旗子可以随意擅动,一动就会引起局部势力失衡进而牵动全局的变化。李睿表面上非常凝重,其实心里已经松了口气,因为他已经占据了棋盘上的主动,压得鲁星透不过气来了。两人表面上是僵持不下,其实鲁星只有防御的力量,根本抽不出子力进攻了。
  旁边观战的安增奇严格遵循了“观棋不语真君子”的格言,只是看,一句话也不说,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鲁星的防御战线很快全盘瓦解掉了,这个结局源自于李睿调动了一颗小卒子加入战场。很多时候,兵卒这种棋盘上最为渺小的棋子,只是炮灰的存在,但也有些时候,一颗小卒子就能改变双方战局的根本性平衡。“过河卒子半个车”,就是这个道理。
  日期:2016-05-28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