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喝什么红酒啊,吃烧烤喝什么红酒啊,这不配啊,要喝啤酒才配啊。喝啤酒喝啤酒,王达啊,拿来两打啤酒,要百威的,有嘉士伯要嘉士伯。”
  贺兰婷说道:“要啤酒是吗?”

  我说道:“表姐,啤酒就行了,挺好喝的。大热天的,冰镇啤酒和烧烤更配哟。”
  贺兰婷呵斥王达道:“还不快去!”
  王达哦哦的赶紧跑过去了。
  贺兰婷对我说道:“心疼了?刚才说的话,多么的昧心。”
  我看着她:“表姐啊,两瓶酒八千多,谁不心疼啊。话说,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四千多的酒啊。”
  贺兰婷说:“以前在那里买过酒送人。是一瓶八千多,不是两瓶八千多。”
  我喷出了啤酒,八千多!
  这真是要了我的命。
  是的,现在呢,王达拿着的我卡,去买一瓶八千多的红酒。+∧八+∧八+∧读+∧书,.※.→o
  我结巴的说道:“八八八千多,你开什么玩笑。”
  贺兰婷说道:“心疼了。不高兴了。”
  我一拍桌子说道:“怎么能不高兴呢,我实在太高兴了,高兴得再也不能高兴了!来,我太高兴了,喝酒。”

  贺兰婷:“这酒我不是很喜欢喝,喝越贵的酒,才能让我越高兴。”
  我说:“八千多的酒,何止高兴,简直是兴奋,发狂,高兴到想跳楼。”
  我自己喝了。
  我的心在流血,八千多一瓶。
  两瓶将近两万。
  妈的,王达那家伙不会真的买吧。
  以我对他多年的了解,他应该不会真的买。

  我放了一下心。
  但是,以我对他近段时间的了解,他对贺兰婷,是非常的敬畏的。
  首先,这是大美女,然后,管理整个啤酒厂,是他的供货商,他只能如同供奉菩萨一样的供奉着,还有,贺兰婷对他有恩,每次他喊着没钱进货的时候,贺兰婷都慷慨的给他签单。
  我估计,他很有可能,买了八千多的回来。
  想到这个,我真的心疼。
  为什么会有人造出那么贵的酒,这样做真的好吗。
  贺兰婷说道:“和你说件事。”
  她冷冷的。
  我说:“讲。”
  贺兰婷拿着筷子指着我:“在我面前别比我嚣张。”

  我说道:“难道你那么英明睿智,直截了当,性格直爽正直的人,也只喜欢对你唯唯诺诺低三下四的人吗?”
  贺兰婷说道:“可我从你脸上眼神里看不到一丝对我的尊敬。”
  我说道:“尊敬呢,一直都很尊敬。那么,表姐,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贺兰婷说道:“这几天别去上班了。”
  我问:“为什么啊。我去上班,我有事啊。”
  贺兰婷问我:“你去上班有什么事,你每天在监区,干什么事我还不知道?”

  我说:“你知道什么。”
  贺兰婷说:“你去监狱除了被人害,还有什么事。这几天,忙着找c监区的美女吧。”
  我一愣,然后心里更加的怀疑。
  以前我就怀疑过,我身旁有她安插的人了,现在她这么说,我更是肯定,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到底谁是她安插在我身旁的卧底。
  我说道:“你在我身旁安插了眼线。为什么。”

  贺兰婷说:“别问那么多。总之,这几天,别去上班。”
  我说:“好吧,我不问谁是卧底,我问为什么不去上班。”
  贺兰婷说道:“我家里全乱了。”
  我说道:“你家里全乱了,关我什么事,让我去做家务吗。我可告诉你,我们以前的合同,可是没有了哦。”

  贺兰婷说:“我是说,我对家里说我怀孕后,家里人全乱了。”
  我说:“不会吧,难道是,你爸气得进医院了?你妈啊气疯了?”
  贺兰婷直接拿了啤酒瓶,作势要砸过来。
  我急忙说道:“姑娘手下留情!”
  手一挡。
  她拿着啤酒瓶指着我:“再没个正经,你看我砸不砸你。”
  我说:“呵呵,别那么愤怒嘛。有点娱乐精神,娱乐精神。”
  我拿着她手中的啤酒瓶慢慢放下。
  贺兰婷说道:“我爸和我妈偷偷商量着,这几天去找你,看是什么样的人,你最好躲着。”
  我说道:“我为什么要躲着,我见不着人吗。虽然我不是相貌堂堂风流倜傥,但也有几分姿色,总不至于见不得人吧。还是说,你觉得我这种不入流的人,污了你爸妈的眼。”

  贺兰婷说道:“我担心你说漏了嘴,让他们知道我们骗他们。”
  我说:“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文浩都离开你们家了。”
  贺兰婷说:“不行!很快又回来的,让他死心才行。”
  我说:“问题是,他过几月,你肚子大不起来,他也知道你玩假的。”
  贺兰婷说:“孕妇就一定肚子很大吗。”
  我说:“难道不是吗。”
  贺兰婷说:“我可以到时候穿宽松一些的衣服,到月了,消失一个月,让他们以为我生了孩子。”
  我说:“那么狠啊,那你也不怕你家人什么的,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吗?”
  贺兰婷说:“如果我怕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我早就该嫁给他了。”

  我举起大拇指,说:“果然是我心中唯我独尊的神。我支持你。那,这几天我躲着就好了。”
  贺兰婷说:“嗯。”
  然后她补充道:“这事谁也不能说!”
  我说:“好的。可是,我躲着这几天,怎么请假。”
  贺兰婷说:“我给你办。”
  我问:“那如果你父母过几天后,还是来找我呢。”
  贺兰婷说:“什么时候来,我都通知你,你躲着。”

  我说:“这么夸张啊,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贺兰婷说:“在家里客厅装窃听器。”
  我举起大拇指:“厉害。那你爸妈可以进监狱来找我?”
  贺兰婷说:“很难吗?”
  我说:“好吧,对你们家来说,可能不难。”

  王达过来了,一手拿着一瓶已经开了的红酒。
  我晕,这家伙真的拿来了。
  他走到旁边,毕恭毕敬对贺兰婷说道:“贺总,酒买来了。”
  贺兰婷示意她放在桌上。
  王达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毕恭毕敬站在旁边看着,像个狗奴才。
  我问王达:“多少钱。”
  王达说:“两瓶,一万多,而已。”
  他还加重了两个而已的口气。
  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指着王达:“好好好,真是干得太好了。我卡里还有多少钱。”

  王达说:“我不知道。”
  我说:“妈的,那么贵,你还买!还真的买。人家贺总就是开开玩笑。”
  我指责他。
  日期:2016-05-10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