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9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经被她整出了宠物店的花姐,也该挺感谢她的,如果不是她,把我弄出宠物店,或许那天没那么巧上了网找工作,刚好找到监狱里面去了。
  她就在我身后那桌,而且就隔着一点点,刚好扭头叫老板上酒的时候,看见她在吃着烤串。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想当时,在宠物店里,骂我骂的那叫一个爽啊。
  不过,算了,都过去了。
  没想到,她估计是骂我骂上瘾了,看到我后,她说了一句:“哟,出来吃东西呀。”
  我礼貌的回了一句:“是啊。”
  她问道:“是去哪个宠物店做工了呀。”
  我说:“我啊,我没有去。”
  她问道:“那是没事干了?”
  我说:“哦,帮我这朋友搬啤酒。”
  我指了指王达。
  她说道:“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做工啊。”
  我问道:“你开店了。”
  她指了指对面,说道:“那个店,就是我的店了,第三家了。自己做点,不然老是像你一样打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说道:“挺好,挺好。”
  她指了指她新买的轿车:“我刚买的车,唉,也挺不容易啊,要是像你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车子。去搬啤酒也不是个正经事,来我店里继续给我干活吧。我给你开工资比以前那边店的高每个月三百。怎么样,你考虑考虑。”
  我说:“呵呵,还是不了吧。”
  她说道:“哟,调子还挺高的,这搬啤酒的,能赚几个钱啊,出来吃个烧烤,都要凑好几天,纠结好久才能吃得起吧。”
  我说:“呵呵,我有工作了。”
  她对身旁的几个女孩子说:“看吧,这是以前我老店的店员,我那时还是店长,他啊,女朋友跟人家跑了,女朋友去给人家上门洗狗,洗啊洗的洗到了人家主人的身上去。哎哟,真是造孽啊。不过啊,也怪他自己不努力,没点上进心。”

  王达就要发火,过去。
  我拉住了王达:“没事,让她说。”
  然后,她又转过来问我:“你女朋友你还见过吗。”
  我说:“没见过。”
  她说:“她呀,现在过得真是好啊,跟了那男人,又有钱,开宝马。哎呀小张啊,我跟你说,人啊,没办法,就是要现实,换做我是她,我也跟那男人,跟你有什么呢,是吧,你看你,都过来那么久了,还是那个样子,人家跟着你啊,看不到未来。”

  我说:“呵呵,是啊,是。”
  她说:“我们先走了,如果你没事干,去我店里走走,去做兼职也是好的。”
  我说:“谢谢花姐关照。”
  她起来,和她的几个员工拎着打包好的烧烤,上车走了。
  她的宠物店,在对面那边,看见了招牌。

  王达说道:“行啊,真够能忍的。”
  我说:“嘿嘿,有什么好发火的,和这种档次低的人,发火,就把自己的档次也拉低了。虽然我档次不高,但和这类人,还不是一个档次的。”
  王达说道:“叫陈逊让人过去,多收她保护费。”
  我说:“哈哈,那也太无耻了。算了算了,随她去吧。”
  王达说道:“说来你那女朋友,和我那女朋友,真是两个极品。唉,虽然恨她,但平时想到最多的,还是她。”
  我说:“想那么多干嘛,有什么用,人要往前看。有些人,这样的人,是该让她们离开的。”
  王达说:“可忍住不了还是想,想到心就疼。当时说了要把挖我墙角的那家伙家里的公司给灭了,可是现在呢,越搞越看不到前途了。”
  我说:“别急,要有耐心,原本都做的起来了。怪命不好,被砸了几次,又被人害关进去了那么久,这也不能怪你。”
  王达说:“要更努力才行。”
  我和他碰杯。
  我响了。

  我看了一眼,是贺兰婷的。
  我接了:“什么事啊。”
  贺兰婷说道:“在哪里。”
  我说:“在,在后街这边喝酒,什么事。”
  贺兰婷说道:“我也在这边,好像经过烧烤摊,看见了你。”
  我说:“对,我就在烧烤摊这里,什么事呢。”

  贺兰婷挂了电话。
  这什么意思啊?
  我拿着,看了看,拨了回去。
  可是,她又不接我的电话。
  这几个意思啊。
  神经病啊这是。

  但是,贺兰婷这人,向来做事都是出乎人的意料的。
  也许她就在周围。
  我举目看了看,并没看到她的人,也没有看到她车子。
  王达问道:“谁啊。”
  我说:“你老板。”
  王达说:“你表姐。”
  我说:“是,贺兰婷,这个女人,整天盘剥我,宰我。靠。我对她真是无语,比母老虎还母老虎,是母狮子。”
  王达没说话。

  他定定的看着我身后。
  我一回头,贺兰婷就站在我身后。
  我回头过来,恶狠狠的对王达靠了一个手势。
  然后急忙站起来,陪着笑脸对贺兰婷说:“简直是像狮子一样的英勇,威风,无敌,强壮,有威严,能得到您的关照,真是太有安全感了。”
  贺兰婷说:“是吗。”
  我说:“是呀。”
  王达也急忙站起来,拿着凳子给贺兰婷坐下:“贺总,请坐。”

  贺兰婷坐下,王达马上拿杯子筷子:“贺总,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贺兰婷看了对面那条街,指着一个烟酒店说:“那里应该有酒卖吧。”
  王达说:“有,有,贺总想喝什么。”
  贺兰婷说道:“刚才有人说我,盘剥他,宰他。”
  我说:“哎呀呀,这一定是您听错了表姐,我所说的意思是,你对我的感情真是不一般,真是太好了,不然你怎么不去盘剥别人,宰别人呢。是吧。就是因为我们之间关系好,感情好,所以你才宰我,盘剥我,我高兴。虽然我表面假装不高兴,但是我心里,是很高兴的,欢迎还来不及。”
  贺兰婷说:“拿卡出来。”
  我问:“啊?什么意思。”

  贺兰婷说:“拿银行卡出来,卡里要有钱。”
  我说:“呵呵,拿卡干嘛啊。”
  贺兰婷说:“我盘剥你,你高兴啊。让我看看你到底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
  我掏出卡,给她:“何止是高兴而已,那是相当的高兴啊!”
  贺兰婷问了密码,然后对王达说道:“记住密码,去烟酒店刷那两瓶最贵的法国红酒出来。”
  我一愣,然后急忙说道:“哎哎哎,这个,这个。”
  贺兰婷塞卡给了王达:“快去!”

  王达看着我。
  贺兰婷说:“不贵,才八千多。哦,记得拿发票给我。还有,叫老板帮忙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