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2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27 20:59:00
  ———————更新线———————
  蒋明玉瞥我一眼,也不说话,冷冷的走了过去,站在罗锦身旁。
  “好毒的妮子!”叔父道:“我侄子刚才救了你一命,你知道么?!”
  蒋明玉回头瞪着叔父,道:“知道,那又怎么了?”
  “咋了?”叔父道:“你不会说句谢谢?”
  “我让他救了么?”蒋明玉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哎?!”叔父大怒,道:“你这没教养的……”
  “你说谁没教养呢!?”罗锦冲叔父怒目而视。
  叔父一愣,反而笑了,道:“中,中,是你亲闺女,母女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蒋赫地连忙上前打圆场:“老二啊,咱们都一家人了,还互相客气啥勒?这姐夫救小姨子的命,不是理所当然?你说是不是,弘道?”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

  我说是也不好,说不是也不好,就装作没听到,然后弯腰默默的把完好的铁钉捡起来,重新放进袖中……
  无意中的一瞥,我突然看见离我较近的一具土堂黄袍人的尸体,竟有些干瘪,面皮松弛起皱,就像是被抽干了水分一样!
  我吃了一惊,再看地上的血迹,竟然变的极淡!
  日期:2016-05-27 20:59:00
  瞧见这等情形,我以为是个例,又连忙往别处看去,赫然发现,都是如此!
  “爹!大!”我慌张起来,叫道:“你们快看地上的尸体!”
  “咦?!”老爹和叔父等人也立时发现异常。
  刚才被那嚣给搅和了,没人注意尸体和地上血迹的变化,现在仔细一看,才猛然发现,所有的尸体全都变得干瘪枯萎,而地上的血迹也全都淡然消无,这就像是这土地在吸食尸体的血一样!
  “这,这尸体咋都变成人干儿了?!”蒋赫地惊道:“全都是!”
  “原来如此!”老爹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道:“终于明白了。”
  三叔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这赌城的一层、二层、三层都有异五行的人,异五行潜伏在赌城中的人,也不会只是现在死的这些人。”老爹道:“但是,你们也看到了,这里刚才斗的那样厉害,却没有人下来帮忙,也没有异五行的援手出现来对付咱们。我一直在想,这当中必然有什么古怪……原来,古怪就出在这赌城本身!”
  “汉生。”六爷的脸色也十分难看,道:“这赌城不会是,不会是个祭器吧?”
  “是的六叔!”老爹沉声道:“这赌城就是个祭器!”
  “祭器?!”蒋赫地道:“啥意思?!”

  日期:2016-05-27 21:00:00
  老爹道:“就好比我们拜祭天地神祇以及祖宗先人时,会用三牲盘盛放牲畜,用五谷碗装置粮食,作为祭品,那三牲盘和五谷碗就是祭器”
  蒋赫地惊道:“你的意思是,这赌城整个就是装祭品的?”
  老爹点了点头。

  蒋赫地道:“那,那咱们就是祭品?!”
  老爹道:“活人不是祭品,死人才是,更准确来说的话,祭品就是死人的血与魂!”
  众人尽皆悚然。
  叔父道:“怪不得这里有狗屁收魂使!原来如此!”
  老爹道:“前三层,是有人专门收取死者的魂魄,搬运死者的尸体,可是这第四层,是赌命的所在地,与前三层还格外不同。在这里,人若死了,魂魄自散,血气自消。”
  “怪不得那嚣一出来就杀人,他娘的!原来是弄祭品!”蒋赫地骂道:“可是这里供奉是哪路神祇啊?哪路神祇会要死人的血和魂魄?这不是邪神么!?”
  “既然是邪教异端,自然有自己供奉的邪神,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异五行的教主必定是以邪法祭祀邪神,从而获取邪力。”老爹道:“我先前还诧异,齐恒等人如此不堪一击,土堂瞬间就土崩瓦解,以这等势力,哪能组建赌城这么大的规模……原来,异五行根本就不在乎齐恒等人的生死,不但不在乎,恐怕还会希望他们死!因为,赌城中死的人越多,祭品就越丰腴!”
  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日期:2016-05-27 21:00:00
  蒋赫地道:“那咱们还啰嗦个啥,赶紧走啊!”

  叔父道:“急啥急,罗经汇还在水里呢。”
  蒋赫地没好气道:“管他个球干!他不是水鬼么,就在这儿做鬼多好!”
  罗锦怒道:“蒋赫地,你少放屁!凭什么不管他?!”
  蒋赫地道:“你要管,你就陪他留这儿吧!”
  罗锦叫道:“陈汉生,刚才你还说要和衷共济,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翻脸了?!”
  “我说话自然算数。”老爹道:“不过事情紧迫,等不及他们比出结果了。”
  罗锦道:“那怎么办!?”
  老爹指着赤背人所在的木桶,道:“二弟、三弟,把他的桶砸烂!”
  叔父应声道:“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罗锦叫道:“这会坏了赌城的规矩吧?”
  叔父道:“那你想咋着?!”
  罗锦想了想,也无计可施,只得说道:“随你们的便,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哼哼,咱们到不了底!”
  “狗咬吕洞宾!”叔父瞪了罗锦一眼,然后和三叔一前一后,站在那赤背人的木桶两侧,又各自伸出两手,掌心都抵在木桶上。

  叔父道:“三弟,一起发力,把那货震出来!我数一、二、三!”
  三叔应声:“中!”
  “一!二!三!走!”
  日期:2016-05-27 21:01:00
  两人齐喝声中,只听“呼”一声响,叔父和三叔闪身跳开,一道水柱从那木桶中轰然溅出,一道人影也被带到半空中,迅即跌落在地上,正是那赤背人!
  而木桶却没有丝毫损坏。
  蒋赫地忍不住喝道:“好!”

  罗锦也不禁骇然变色。
  叔父和三叔的本事,当真是惊世骇俗!
  那赤背人猛地睁开眼来,茫然的看向我们。
  叔父道:“嘿!你认输吧!”
  那赤背人不理叔父。
  蒋明玉突然上前,一指戳向那赤背人的胸口,那赤背人待要闪躲,罗锦已到跟前,也是一指戳了出去,那赤背人想要再躲时,已经来不及了,当即被罗锦戳了个正着,不由得“唔”的一声闷哼,张嘴喘了口气。
  蒋明玉拍手笑道:“你喘气了,输了!”
  那赤背人惊怒交加,指着罗锦道:“我跟你有什么怨仇,你用这等卑鄙的手段害我?!”

  罗锦道:“你活该!”
  赤背人一怔,随即叫道:“我跟你拼了!”吼声中,那赤背人伸开双臂,十指箕张,咬牙切齿的朝罗锦冲了上去!
  单以身法而论,那赤背人的本事并不高明,绝不会是罗锦的对手,但是其势如疯癫,状若拼命,倒把罗锦给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后退。
  日期:2016-05-27 21:01:00
  蒋明玉凑上前去,绕到赤背人侧面,伸出腿去,脚尖勾动,绊在那赤背人脚下。
  那赤背人奔跑正疾,一个立足不稳,登时摔了出去。

  罗锦趁此时跳将起来,在那赤背人脑后重重一击,那赤背人闷头倒下。
  蒋明玉又上前补了一脚,踢在那赤背人的勃颈上。
  叔父似乎是看得不爽,皱着眉头,道:“五弟、七弟,赶紧把那个罗经汇给弄出来!”
  陈汉名和陈汉礼上前,把罗经汇所在的木桶打碎,水流了一地,罗经汇也跌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满脸茫然,不知所措。

  正要说话时,突然间鼓噪声大起!
  顶上的三层、二层、一层轰然震动,脚步声、喊杀声骤然传来!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跑,多少人在叫……
  众人都不禁怔住。
  蒋赫地仰面问道:“这又是咋了?”
  “大哥,是五大队的人到了!”三叔看向老爹:“咱们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