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9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所谓,看到罗姐,喝什么都是甜的”。丁二狗进来之后,将手包扔在了沙发上,自己也一屁股坐了上去。
  “嘴还是一样的甜,只是不知道又骗了多少女孩子啊?”罗香月笑道。

  “唉,骗了多少女孩子也是白搭啊,只是没有把罗姐骗到手,这就是我最大的失败啊,罗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当时说了要参加你的婚礼的,但是当时实在是走不开,所以没有到,抱歉抱歉”。
  “哼,还知道说这事啊,我当时可是很生气的,当时还真是指望着你这个大领导身边的人给我撑撑面子呢,可是你这家伙居然敢缺席,真是不可原谅啊.
  “切,我到不到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新郎,对不对,怎么样?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有了吗?”
  “去,有这么问的吗,说吧,来这里什么事,肯定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吧”。
  “你猜错了,我还真是专门来看你的,但是顺便办点别的事”  。
  “我就说吧,肯定还是有事,一猜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说吧,什么事?”
  “唉,是有点事,但是这事比较难办,我也不难为你了,你帮我联系一下林书记,我见见她,和她说一声”。丁二狗斟酌道,其实这这事还真是要找林春晓,一来临山镇的人不一定能听罗香月的,二来罗香月一直在谋求上位,要是让市里的人不高兴了,说不定就会卡她,所以没那个必要给朋友添堵。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谢谢罗姐,但是这事真的不需要你帮忙”。
  “那好吧,我看看林书记这会有时间吗?”罗香月说着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直接打给了林春晓。
  “走吧,林书记听说你来了,可高兴了,你看看你这人缘,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大家还念着你的好呢”。
  “真的,那罗姐就是经常想我了?”丁二狗继续和罗香月打情骂俏道。
  “哎哎,你说你张嘴啊,我真想拿根针给你缝上,让你的话这么多。”罗香月故意咬牙切齿道。
  “这话真是太熟悉了,过去我妈也经常这样说”。丁二狗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是说我像你妈?我有那么老吗?”

  “嘻嘻,要是我妈有你这么年轻就真的太好了,我恨不得天天让她用针缝我的嘴”。
  罗香月白了丁二狗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她是知道丁二狗的情况的,所以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再继续深聊下去。
  罗香月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林春晓外间秘书的房间,一个长得很秀丽的女孩急忙站起来,但是罗香月伸手压了压,示意她坐下:“我刚才和林书记联系了,有个朋友来拜访她”
  “好,那请进吧”。女孩站起来说道。
  罗香月敲了敲林春晓的门,走了进去  。
  “林书记,小丁来了”。罗香月笑笑说道。
  但是林春晓却没有罗香月这么随便,不但是站了起来,而且还绕过了办公桌,老远就伸出了手,这个时候丁二狗赶紧快步上前,故作惊讶的说道:“林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
  “呵呵呵,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是不是该叫你丁局长?”林春晓抿着嘴笑道。
  “林书记,你可别寒碜我了,还是叫我小丁我舒服点,要不然我以后可不敢登门了”。丁二狗急忙客气道。
  “林书记,你什么意思啊,丁长生,你这个家伙,又升官了还是换地方了?”罗香月插嘴道,刚才林春晓那句‘丁局长’让罗香月吃了一惊,这小子真是够会隐藏的,升了官居然不告诉自己。
  “香月,你还知道吧,小丁现在是湖州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小丁,我没说错吧?”林春晓看了一眼丁二狗问道。
  “唉,看来林春晓的消息真是够灵通啊,确实是,不过我到公丨安丨局也没几天,林书记这里就知道了”。
  “看你说的,好像我是搞特务的一样,我是给司书记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的,司书记虽然离开了白山,但是走到哪里都是我的老上级吧”。
  “哎呀,我真是忘了这茬了,怪不得呢,是啊,有司书记在湖州,你在这里什么事不知道啊”。丁二狗这才想到之前司南下和林春晓的关系。
  “可是据我所知,你在湖州和司书记没怎么联系吧,怎么,为了自己的官位,连老朋友都不要了”。林春晓似笑非笑的看着丁二狗道。
  “嘻嘻,林书记,你就不要挖苦我了,相信我的难处你也知道,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不过我知道自己错了,会改的,会改”。
  “长生,我也不是代司书记说什么,更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不论怎么说,你和司书记都是白山人,这一点你该记得吧,老乡这个东西是一个天然的资源,一般人是攀不上的”。林春晓虽然笑容满面,但是丁二狗却觉得寒意逼人,看来司南下和林春晓说了不少事,是不是想借林春晓的嘴告诉自己什么东西? 
  “林书记的教诲我记下了,肯定会改,我今天就要回去了,不知道林书记要不要给司书记捎什么东西?”丁二狗笑笑问道。
  其实丁二狗猜道,也许司南下是说了自己的现实情况,但是作为一个从政几十年的政治家来说,司南下应该明白他丁二狗的处境,所以后面这些话八成都是林春晓自己加上去的,这也算是揣摩领导的意图吧。
  但是这些话由林春晓说出来,丁二狗觉得有点不能接受,当时代人受过也是林春晓下的决定,所以从海阳县离开后,丁二狗一次都没有和林春晓联系过,包括逢年过节都没有联系过,所以这一次拜访她,不得不说给了林春晓一个说嘴的机会  。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蓝莓基地刚刚走上正轨,自己又不在海阳县,所以不可能时时关注蓝莓基地,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丁二狗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才不得不来找林春晓的。
  “东西就不要你带了,我过段时间也许要到湖州去拜访老领导,到时候你要做东啊”。
  “是吗,这是自然,没问题”。丁二狗答应道。
  “好了,到时候再说吧,怎么?今天有事?”林春晓就知道丁二狗不会特意来玩的,肯定是有事找她。 

  “林书记,我虽然不在海阳县了,但是我的根还是海阳的,所以我也时时关注海阳县的情况,毕竟我是海阳县人,很多的亲戚朋友都是海阳县人,你是他们的父母官,出了什么问题,你不能不管吧?”
  “呵呵,帽子戴的够高的,你先说什么事吧?”
  “林书记,你也知道,我在临山镇的梨园村当过一段时间的管区主任,所以对那里还是很有感情的,这不嘛,我在梨园村的时候引进来一个蓝莓种植大户,到现在已经成了不小的规模了,所以有些人就惦记上了”。
  “惦记上了?什么意思?”
  “林书记,这可不是我公报私仇,也不是告黑状,这件事确实是临山镇做得有点过分了,蓝莓基地的种植,的确是赚了点钱,但是还在扩大和深加工的道路上发展,所以……”

  “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蓝莓基地我知道,临山镇也汇报过这件事,还当典型采访报道过,怎么,出事了?”林春晓打断了丁二狗的话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