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9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看到这个人时,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的脸他太熟悉了,先后几次打交道,虽然没有面对面的说过话,但是他的样子自己是记忆的一清二楚,化成灰都认识他。
  “先不说了,我还有事,待会联系”。丁二狗说完匆匆挂了电话,然后向外伸头一看,果然葛虎是冲着7号包间去的,丁二狗正疑惑这个家伙不是在南方躲通缉令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可是自己手无寸铁,就是自己那点功夫也躲不过子丨弹丨啊。
  转脸一看就看见了身后的不锈钢垃圾桶,于是一把抄在手里,但是还是没敢将身体探出洗手间,他在观察葛虎到底想干什么,但是这种观察持续了不到五秒钟,结果就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葛虎右手伸到了身后,掏出来的是枪,而此时,葛虎也一脚踹开了门。
  “华子,小心,他有枪”。丁二狗大喝一声,然后奋力将手里的不锈钢垃圾桶对准葛虎的后脑袋扔了过去。
  正好这大喝一声扰乱了葛虎的注意力,他转身一看,一个东西朝自己飞来,本能的开了枪,一枪打在了垃圾桶上,发出一声脆耳的响声,而柯子华虽然喝了点酒,但毕竟是丨警丨察,反应还是很快的,在葛虎转身再找他们时,他已经拉着成功躲在了桌子底下。
  “华子,你他妈的枪呢,打他,打腿,别让他跑了,我报警”。丁二狗躲在洗手间里,迅速的将洗脸池上的镜子击碎了,然后拿起一块较大的伸出墙壁,观察着包间和走廊里的动静。
  柯子华这才意识到自己也有枪,而丁二狗这个话一是喊给柯子华的,其实也是喊给葛虎的,这样让葛虎意识到对方也有枪,行动上不得不谨慎,这样就给柯子华赢得了时间。
  果然,葛虎只是盲目的朝桌子下面开了几枪后,撤出了包间,这个时候柯子华终于开枪了,但是打在了包间的门上,葛虎见对方真的有枪,所以撤退的更加迅速了  。
  丁二狗一直从镜子里开着走廊的情况,当看到葛虎退出包间时,赶紧钻进了女厕所,并且插上了门,躲在最里面一个单独的厕所小单间里,丁二狗再赌,赌葛虎不敢停下来专门对付一个藏在厕所里的家伙,很显然他赌赢了,但是厕所的门上还是被打了一枪,可是不是女厕所,而是男厕所。
  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丁二狗伸头看向楼下,从女厕所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情况,但是楼上的枪声根本就没有影响到楼下食客,大家还以为是放鞭炮呢,所以葛虎从容离开了,并没有伤及无辜。
  “喂,别开枪,是我”。看到葛虎已经走远了,丁二狗走到了包间里,这个时候包间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听到是丁二狗的声音,成功和柯子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兄弟,大恩不言谢,这个狗日的是哪里的,竟敢杀我,简直是不想活了”。成功这次真是被吓住了,但是也把他的狠劲激发出来了,两眼通红,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因为气急攻心所致。
  “这个家伙叫葛虎,我曾经和他对过阵,是一个冷血杀手,前段时间因为绑架女记者,所以远遁到南方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丁二狗说道。
  “这么说是冲你来的?”柯子华反问道。
  “嗯,这也说不准,但是真要是冲我来的,为什么不在湖州杀我,偏偏跑到这里来呢,这不是舍近求远吗,再说了,我和蒋海洋还没有这么大的仇恨,恨到让一个杀手来杀我”。
  “你是说这个人是蒋海洋的人?”成功问道。
  “对,这个家伙就是蒋海洋的杀手,蒋海洋就是我们湖州前市委书记的儿子,怎么,成少也认识他?”

  “哼,何止是认识啊,华子,今晚的事和长生没关系,他是冲我们来的,你赶紧回公丨安丨局调动力量,我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爸爸的,全城搜捕,长生,你认识这个人,有他的照片吗,发给华子,我们要用一用,奶奶的,谁想在白山搞我,我非得搞死他”。成功恶狠狠的说道。 
  虽然目睹了葛虎仓皇离去,但是对于这样的亡命之徒还是小心为上,所以丁二狗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陪着成功在酒店的另外一个包间等了一会。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和蒋海洋搅在一起?”成功问道。
  “是很奇怪,但是蒋海洋这个人黑社会性质很严重,单单从采取这种非正常手段就可以看出来,在来的时候我和华子说过,湖州市前财政局长被灭门,也是天然气管道爆炸,所以我觉得白山市局应该和湖州市局联合起来,说不定两个案子会有共通之处,两地互通消息,以利于破案”。
  “这和蒋海洋有关系吗?”
  “那个财政局长曾经是前市委书记蒋文山的左膀右臂,而且和蒋海洋蛇鼠一窝,在后面的财政局的审核中,发现一笔巨款借给了私人,至今无法追回,而且有意思的是,湖州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谭大庆在财政局长被灭门后,至今下落不明,要不我也不会到公丨安丨局去”。

  “也被杀了?”
  “不能确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谭大庆的消失和康明德的死一定有关系,但是至于是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蒋海洋这个人很歹毒,我一向认为生意是生意,做不成生意也是朋友,既然葛虎是蒋海洋手下的人,那么百分之百是蒋海洋背后指使的,这个人我非得弄死他不可”。成功咬着牙说道。
  “你和蒋海洋有生意往来?”
  “其实也不算是生意往来,而是有竞争关系,白山市中心有一块地要挂牌出售,我的公司也是竞争者之一,但是前段时间蒋海洋找到我,说是想和我一起竞价这块地,但是在分成上始终谈不拢,既然是在白山,我也不怵他,所以一直没答应,而且这块地我自己就能吃下来,我何必和他合作呢,所以就谈僵了,他扬言要我好看,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敢这样下黑手”  。
  “这块地金额不小吧”。
  “整体出售的话是两个多亿,我想知道的是,蒋海洋很有实力吗?”成功问道。
  “这个我还真是不清楚,但是这个人很黑,而且各行各业都有涉及,而且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他是否真的全部退出了湖州,回去我好好查查这个人,以前一直没有将他列为重点监控对象,既然有了这一次惊险,葛虎这个人必须除掉,再一个就是蒋海洋,这个家伙屁股肯定不干净”。
  “嗯,兄弟,今天的事我成功铭记在心,要是没有你,我现在估计不是死了就是躺在医院里等死呢,谢谢,改天我们好好聊聊”。成功握住丁二狗的手,虽然强自镇定,但是丁二狗依然感觉到了他的手在抖。
  这一夜,白山市区的警笛响了一夜,但是始终是没有什么收获,柯子华正在到处设卡,希望能将抢手逮住,可是葛虎既然敢来,就一定准备好了退路,哪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
  “外面怎么了,乱哄哄的,是不是哪儿着火了?”丁二狗一进门,傅品千上来接过他手里的包问道。

  丁二狗什么都没说,直接将傅品千搂进怀里,一言不发。
  “怎么了,喝多了,我给你倒点水喝吧”。
  “不用,就是想这样抱抱你”。丁二狗由衷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