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云翔宇到前台给楚天齐登记房间,前台正有两个团队登记入住,人很多,云翔宇只好和众人在大堂休息区边等候,边聊天。
  正这时,电梯门打开,一群人走了出来。一名女子无意中,把目光投向了大堂休息区,当她看到沙发上的一个人时,她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于涛一抬头,正看到望向这里的女子,忍不住道:“孟玉玲。”
  听到于涛的话,楚天齐猛的抬起头。云翔宇和其他三女也跟着楚天齐的目光,望了过去。
  不错,正是孟玉玲,她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并不像上次看到的那样狼狈,只是眉宇间却多了一丝挥不去的愁苦。

  盯着楚天齐,孟玉玲的眼中迅速溢满了泪水,不由自主的向休息区走来。楚天齐也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站了起来。
  “玉玲”,走到大堂门口的同伴,呼唤了一声。
  孟玉玲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向楚天齐这里深深的望了一眼,带着不舍与流恋,向门口走去,终于消失在大门外。
  楚天齐也收回了注视的目光。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楚天齐身上,尤其是宁俊琦、欧阳玉娜更是紧紧盯着楚天齐,眼神中分明在表达着一个意思:她是谁?
  云翔宇、于涛、秦雪梅的目光,在楚天齐和宁俊琦、欧阳玉娜的身上游走着,仿佛都在想一个问题:什么情况?
  “先生,可以登记了。”前台服务员的话,打破了大堂休息区的宁静。
  房间登记完毕。

  宁俊琦、欧阳玉娜已经分别乘车离去了。她们在离去时,和众人打招呼,唯独漏掉了楚天齐。
  秦雪梅、云翔宇、于涛在离开时,每人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
  “谁是现任女朋友?”
  “这难道是一般过去时、一般现在时、一般将来时?”
  “昨天已经过去,谁又是今天,谁又是明天呢?”
  待众人都走后,楚天齐又在大堂休息区坐了很长时间,才拿着房卡到了十楼1016房间。
  这是一间大床房,有三十多平米的样子,房间的整个色调是棕红色,空调、电视、沙发等一应俱全。
  到卫生间冲了一澡,楚天齐来到床*上,背靠在床头,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有几个没想到。
  没想到,三年多没见面,云翔宇、于涛给自己送了一份大礼,让自己做天宇速递公司的股东。这份礼够大,这就相当于送给了自己几十万的资产。这份情够深,这既是他们对自己当初打下基础的回馈,更是对自己哥们情义的一种照顾。这份礼够重,重的让自己根本就不能接受,在天宇公司的事上,自己什么都没做,受之有愧。而且这份含有深厚兄弟情谊的礼物,很可能会成为自己从政路上的一个隐患,虽然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乡副,可自己的抱负却不止这些,一步不慎,满盘皆输呀!

  没想到,宁俊琦竟然也在省里。难道她是来省里出差?不像,不应该这么巧?那她就是住在省城了。可自己却从来没听她说起过家乡、家庭、家人。难道是她的家庭不完整,还是另有隐情。再说了,自己又是人家的什么人呀?人家凭什么告诉自己这些呀。
  没想到,欧阳玉娜也到了。
  没想到,宁俊琦和欧阳玉娜这两个好朋友,现在也似乎有竞争,而竞争却似因自己而起。自己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更没想到,还在这里遇到了孟玉玲,而且三美还见面了,虽然她们什么都没说,但她们似乎什么都明白。她们明白什么?怎么自己反倒不明白了。
  楚天齐又想了有机认证的事,又想了水质化验的事,越想越睡不着。干脆拿起床头柜上的《宾客须知》,看了起来。
  《宾客须知》里面的内容很多,首先就是关于大厦的全面介绍。

  雁云大厦原来叫雁云宾馆,两年前重新装修后改为雁云大厦,是全市仅有的三家四星级宾馆之一。论规模、论档次,是省会雁云市同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雁云大厦是集餐饮、住宿、洗浴、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消费场所,是宴请、商务、招待贵宾的理想场所。
  大厦二十一层,共两个前台大厅,其中东区大厅是餐饮、住宿的入口,西区大厅是洗浴、娱乐入口。东区二至五层是餐饮区,西区二至五层是洗浴、娱乐区。六至十六层是住宿区,十七至十九层是健身区,二十层和二十一层是办公区。
  大厦……
  看着看着,终于来了困意,楚天齐忙把《宾客须知》放到床头柜上,自己躺了下来。很快,他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早上醒来,已经快九点了。楚天齐也懒得下楼吃早点,就没有起床。

  云翔宇、于涛今天上午还要到单位处理一些事,估计中午的时候才能过来。他们说是下午要带自己出去玩,好好带自己放松放松,楚天齐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带自己去什么好地方。
  省城的温度高,最起码要比玉赤县高出十五六度,就是比首都**市也会高出三、四度。否则,要是出去的话,冷的连手都伸不出去,还怎么玩?
  他拿过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好几个频道都在重播着一些晚会上的节目,电视频道也是切合老百姓的理念,只要不出正月十五,就还算过年。好几个相声、小品他都看过了,但是再次看的时候,又有了一些新感悟,对于一些抖包袱的地方还是能开心的笑出来的。实际上近几年,每年春晚过后,都会有一些小品或相声中的词汇成为流行语的。
  十一点多的时候,楚天齐才从床*上起来。刚洗完脸,房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楚天齐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云翔宇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天齐,中午你自己吃吧,我有个应酬,就不陪你了。于涛中午也去不了,下午三*点左右我俩一块过去,不好意思啊。哥们,今天一定带你玩个高兴。”

  楚天齐答了声“好”,放下了电话。看来中午只能是自己吃了。
  楚天齐穿好衣服,拿好房卡,出了房间,坐电梯下到一楼。
  此时,正是吃饭的当口,不时有三、五成群或是更大规模的客人涌进大厦,在服务人员的指引或引领下,上楼就餐。每年正月十八前都是这样,好多人都在利用这段时间举行同学聚会、战友团聚或是大家族聚餐。国人就是这样,大家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玩一玩,维系着彼此间的情谊。当然也可以借此机会,和上司、领导增进一下感情,同时也可以以给孩子压岁钱的名义,表一表心意。
  每年,国人光在饭桌上、舞厅中、浴池里花的钱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当然了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消费都是不需要自己埋单的。曾经有人讲过,每年摆在帐面上的招待费用连实际消耗费用的一成都不到。
  楚天齐走出大厦,抬头望过。今天是大睛天,如果要是在玉赤的话,一定是蓝天白云,艳阳高照。
  日期:2016-05-28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