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13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逸想了想,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个碗,显示倒了些开水进去,又兑了点凉水,感觉到水温适宜之后,将玉佩丢在了水里,这是孙连达在闲谈的时候交给他的一种清理玉石的办法。
  在水里浸泡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方逸上楼找了把上次买来还没用过的新牙刷,使劲的在玉佩表面刷了起来,片刻功夫之后,玉佩表面的泥土污垢全都被清理掉了。
  “还要再泡上十二个小时,正好明儿拿给老师看看……”
  刷完之后,方逸换了碗水,将玉佩重新放在水里给泡了起来,由于今儿神识受损的厉害,方逸也不敢再冒然使用神通去窥探这块玉佩的秘密了。
  方逸也没等满军胖子等人回来,八点多钟就进屋打坐了起来,他知道,精神力的损伤可是要比身体受伤更加的难以恢复,一个不慎就会对自己造成永远的伤害。
  “我放着好日子不过,活腻歪了找死啊?去抢银行?”
  听到胖子的话,满军没好气的用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昨儿和方逸拍了件好东西,要是顺利的话,一转手就能赚百八十万的,这钱方逸有一半……”
  满军最近的资金也有些紧张,所以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只等那册《永乐大典》的封面修复之后,他就会对外放出自己想出手的消息,相信像永乐版《永乐大典》这样珍贵之极的孤本,绝对会被人争抢卖出一个高价的。
  “方逸有一半?为什么啊?方逸昨儿不是就跟你跑了一趟吗?”
  此时的三炮和胖子已经不是震惊了,而是彻底傻了眼,要说满军给方逸个三五千甚至一两万的跑腿费他们相信,但满军竟然要将所卖东西的一半都分给方逸,他们真想摸摸满哥的脑门,看看他这会是否发烧了?
  “我那东西算是方逸帮我拍下来的,你说我应不应该分给他一半?”满军这会真的想暴揍面前这俩小子一顿,因为他们此时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般。
  “应该,当然是应该的……”胖子那脑袋点的像是磕头虫一般,“别说一半了,满哥你全给了方逸我都没意见……”
  “你小子一边玩去……”
  满军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胖子,说道:“我是想让你们先坚持一下,等到那东西卖出去,然后你们就有足够的资金了。到时候别说进货,你们就是盘下来一个店都绰绰有余了……”

  “别介啊,开店哪里有我们摆摊赚钱?”
  胖子摇了摇头,洋洋得意的说道:“我们哥几个一天能卖好几千块钱的东西。那些店一天有时候都做不到一单买卖,就像满哥你,半个月没开张了吧?”
  “你小子懂个屁,那些店一天卖一件东西。就是你们赚十几天的钱……”满军指了指自己,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是十几天没开张了,不过我开张一单就能赚上百十万,这是你们能比的吗?”
  “嗯?说的也是啊……”
  听到满军的话,胖子绕过弯来了,貌似自己起早贪黑忙活了大半个月,赚到手的钱,还不到整天在家里睡觉打电话的满军的零头。这一对比胖子顿时没话说了。
  “你们倒是不用忙着开店,先干上一年半载的熟悉下市场再说,以后再玩高端的东西,没有培养出老顾客,你们开店也是赔钱……”满军看到胖子已经双眼在冒金星了,连忙开口打断了他的念想。

  “成,满哥。我们哥三个都听你的……”
  想想只要过上个年把时间自己就能从摊贩上升到老板,胖子顿时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话说他和孟双双在一起的时候,因为这个摊贩的身份,时不时心里还会感觉到有点小自卑的。
  “行了,踏踏实实做生意比连嘴炮强……”满军喝下了碗里的豆浆,转脸看向方逸,说道:“走吧方逸,我约了余老九点钟在朝天宫门口见,咱们先过去等一会吧……”
  “满哥。今儿我可是去不了了……”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老师今天找我有事,余老那边只能你自己去了……”
  “啊?这么巧啊?那我还是自己去吧……”满军闻言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想,回到房间去换了身衣服。而方逸则是上楼从碗里取出了那块玉佩。
  经过一个夜晚清水的吐纳,玉佩表面上的污垢已然是尽数清理干净了。虽然还是黯淡无光沁色杂乱,但方逸摸在手上,心神却是感到一阵安宁,当然,有了昨天的那个教训,他是再也不敢冒然用神识去探查了。
  “你们哥俩出摊去吧,我和满哥先走一步……”
  交代了胖子和三炮一声,方逸紧跟着满军出了院子,不过俩人在前面的一个岔道就分开了,满军是去朝天宫,而方逸则是拐到了孙连达所住的那个小区。
  “咦?孙哥,您今儿怎么有空啊?”
  拿着钥匙打开老师的家门后,方逸有些意外的发现孙超竟然坐在屋里陪着老师在吃早点,从孙老搬到这里来住的半个月,方逸还是第一次见到孙超过来。

  “嘿嘿,父亲喊我来的……”
  孙超和父亲这会其实已经吃完了,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父亲的一个老朋友从外地过来了,我这做晚辈的必须陪一陪啊,要不然多没礼貌?”
  “算了吧,你小子是冲着别人那名头去的吧?”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孙老对儿子的话很是嗤之以鼻,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喜欢玩杂项文玩,老余可是国内这方面数一数二的专家,我看你是想从老余身上掏点东西吧?”

  孙连达原本还有些奇怪,这一星期都在给国外画廊赶制作品的儿子,昨天竟然巴巴的跑到这边和自己住了一晚,早上更是殷勤的去买了早点。
  在孙超拐弯抹角的提出想和自己一起去见那位老友的时候,孙连达才想起来自个儿昨天和儿子通电话的时候似乎提过这么一嘴,敢情儿子是冲着自己那位老朋友来的啊。
  这个发现让孙老很是有点吃味,他在国内文物界的名声可是要比那位老友还响亮一些,可却是从来都没享受过儿子当粉丝的待遇,这让孙连达很是有种想用笤帚疙瘩教训一下孙超的冲动。
  “爸,您知道我喜欢文玩杂项,正好可以向余叔叔讨教一下嘛……”
  孙超脸上的笑容很是谄媚,他前段时间淘弄了一块犀角的牌子,看成色有点像是亚犀的角,但孙超有点断不准年代,所以就想趁着这次机会让父亲的老朋友给掌个眼。
  “臭小子,回头少把你那些玩意给拿出来……”孙连达哪里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当下警告了他一句,不过看孙超那样子,估计也没将这警告放在心上。
  “老师,您说的老余,他是不是余宣,余老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