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9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倒是好奇了,那么容易吗,而且,抓的是保镖吗。
  就在我们饭店后边,我过去了。
  我不想出面,就在上面看。
  一看到那家伙,我就认出来了,肯定是了,这家伙那天晚上,开着那辆专载薛明媚的车来烧烤摊吃东西,被我们揍了一顿,而他脸上的伤还没消。
  我让陈逊问他几个问题。
  陈逊下去了。
  陈逊问他道:“你是环城帮的人。”
  他不说话。
  陈逊说道:“你知道不说话,会是什么下场吗。”
  他开口了:“你们抓我来干什么。”
  陈逊说道:“你是我们敌人,你说我们抓你来干什么。但今天抓你来,也只是为了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照实回答,我们放了你,如果骗我们,那就对不起了。”
  他看着陈逊。
  陈逊问道:“那个女的,是谁。你们平时开车,做她保镖司机的。”
  他说:“不知道。”
  陈逊说道:“有种。”
  陈逊让手下装了一大桶塑料加仑桶过来,然后让手下把他的头直接按在了加仑桶里面。

  一会儿后,他开始挣扎,剧烈的挣扎。
  在呛得差不多,渐渐动不了后,陈逊让手下把他拉出来。
  这家伙瘫倒坐在地上,背靠着加仑桶,头上脸上全是水,咳得一动不动。
  陈逊说道:“既然不想说,那就不用回去了。”
  他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然后很有骨气的站了起来:“杀了我吧。”
  陈逊突然的掏出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你以为我不敢吗!”
  他看着陈逊,眼睛里有害怕,但害怕,也不说。
  陈逊问:“到底是谁,那女的!名字!”
  他说:“不知道!”
  陈逊闭上了眼睛。
  我还真怕他一刀划过去,那厮就血喷出来就挂了。
  陈逊退后,对手下挥手:“折断他的两只手。”
  手下上去,四人,两人一边,按着那家伙的两只手,然后用力。
  陈逊大声问:“她到底是谁!”
  那家伙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有骨气,不怕死,是个汉子。
  我喊道:“放了他!”
  他们都看上来。
  我对陈逊说道:“放了他吧。”
  陈逊让手下放了他。
  那家伙看了看我,然后一声不吭,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逊上来了,我递给陈逊一支烟,说道:“这家伙很有骨气。”
  陈逊说:“对,确实有骨气。”
  我说:“请到这样的保镖,是她的荣幸。”

  陈逊问我:“抓来也没用,那怎么办。”
  我说:“那只能我自己去问她了。不过,她应该不会告诉我的。哦对了,龙王他们西城帮和他们环城帮在沙井打了一架,还没打两分钟,被赶过来的丨警丨察抓了各几十个,都被关着了。带头的那个阿亚,胡子哥,估计要背黑锅,关几年了。”
  陈逊说:“关几年,那么严重。”
  我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看怎么判了。”
  聚众斗殴主要是指出于私仇、争霸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而成伙结帮地殴斗。聚众,一般是指人数众多,至少不得少于3人;斗殴,主要是指的采用暴力相互搏斗,但使用暴力的方式各有所别。聚众斗殴多表现为流氓团伙之间互相殴斗,少则几人、十几人,多则几十人,上百人,约定时间、地点,拿刀动棒,大打出手,而且往往造成伤亡和秩序的混乱,是一种严重影响公共秩序的恶劣犯罪行为。

  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严刑处罚。其余人则不为罪。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对直接行为人及直接责任人,依照刑法有关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处罚。
  而胡子是作为了首要分子,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不会少了。
  没办法,他们出来混的,都有做着可能有这么一天的心理准备。
  我对陈逊说道:“所以,你们也要小心,前几次闹架,好在没查到抓到,特别是当场被抓,或者被监控录下来,那就严重。虽然说,也可以找顶包的,但最好不要被抓到。”
  陈逊说:“好的。”
  我说:“我朋友王达的房租,你出了是吧。”

  陈逊说:“对。”
  我说:“私事归私事,让他自己交房租。我已经和他说了。”
  陈逊说:“我没拿公司的钱出来,那用我的钱给的。”
  我说:“做得很好,就要这么公私分明,不过,那是王达自己要住的,他住,是私事,是他私人的事情,让他自己交房租。我会让他拿钱给回你。”
  陈逊点了点头。

  我说道:“王达之前得罪了环城帮的那女人,以前我朋友。特别那晚打了他们后,他们找到了王达,报复了,砸了他仓库和车子。”
  陈逊说:“这事情我知道,王达也和我说了。”
  我说:“然后呢,他想在这里找个仓库,让你们罩着。”
  陈逊说:“这没问题啊。他也有跟我说过。”
  我说:“你跟他收钱。”
  陈逊说:“这就算了吧。他说那个酒水生意,还是你和他做的。我怎么好去收。”
  我说:“一事归一事。你们罩着,你们就该收取劳动报酬。你看当时竹筏他们,罩着那几个鸡头抢地盘的,都收钱,这怎么能不收。一定要收。”
  陈逊说:“好吧。”
  我说:“也不要收太少,不要太看我们的面子上了啊。”

  陈逊说:“知道了。”
  我说:“你那么正经干嘛,你也不要收太多啊,我和他都是穷鬼。”
  陈逊笑了。
  我也笑了。
  我问道:“竹筏那群家伙,去了哪里知道吗。”

  陈逊说:“说什么的都有,说去了霸王龙的,有的说离开了这里的,有的说去环城帮的。”
  我说:“我估计是去了黑衣帮。”
  陈逊说:“我也这么认为。”
  我说:“因为被踢走,心怀怨恨,加上之前他们就被黑衣帮收过,加入我们的对手,可以对付我们。但也有可能加入环城帮,因为环城帮发展很大,对付我们更有胜率。”
  陈逊说:“管他们那么多,要动我们,我们先整垮他们。”
  我说:“对,走吧,去喝酒去。”
  陈逊说:“饭店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我就不去了。”
  我说:“行吧,你去忙吧。”
  我找了王达喝酒去了。
  两人还是坐在那烧烤摊那里喝酒。
  喝着喝着,遇到了一个人,冤家路窄。

  一个我不想遇见了人。
  其实也没什么,但是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就是不爽。
  就是那个宠物店的那个花姐。
  日期:2016-05-10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