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5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儿,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事实上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仔细琢磨神剑引雷术的事情,虽然有着前一次那般完美的答卷,但此刻让我再来,我未必能够在一杆进洞。
  有的东西,真的需要一段漫长时间来适应,才能够真正的掌握住。
  我们进入了烂尾楼的跟前来,找到了大门,刚要进去,结果黑暗中走出一老头儿来,按着强光手电照我们的脸,说你们干嘛的?
  我一时语塞,而屈胖三则装嫩:“老爷爷,我们迷路了。”
  屈胖三这小子长得肥嘟嘟的,粉嫩可爱,那老头原本满脸不爽,听到了,爱心大盛,倒也没有再责骂我们,而是开口说道:“这个地方很危险,你们赶紧离开,不要靠近。”
  屈胖三奶声奶气地问道:“为什么呢?”
  老头儿吓唬他,说这个地方,有鬼呢,到时候把你给吃掉,怕不怕啊?
  屈胖三噗嗤一笑,说不怕,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老头儿看了我一眼,说你爸爸说的?
  我也忍不住笑了,点头说对,是我说的。
  屈胖三伸手掐了我一把,我没有再说话,拉着他离开,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
  离开之后,我们绕到了另外一边来,我说道:“刚才那老乡不是说这儿以前有好多流浪汉么,为什么会有门卫在这里呢?”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只怕刚才那个人,未必是门卫呢……
  我一愣,说不是门卫,那是什么?

  屈胖三指着旁边的水泥外墙,说到底是什么,这个真不知道,不过我们上去瞧一眼,说不定能够找到一点儿什么线索。
  说罢,他直接走上了墙面,然后违反物理常识地直直走了上去。
  这手段,就好像是鞋子底下沾着胶水一样。
  我没有他那本事,只能一个箭步冲上去,然后利用这点儿冲劲猛然一蹦,足尖在墙上点了三四下,最终双手抓住了一扇窗户的阳台,然后翻身进入其间。

  这房间里没有门窗,也就是搭了一个框架,屈胖三翻身进来之后,两人走到了门边,接着窗外的月光,打量了一下黑乎乎的走廊处。
  屈胖三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指着左边说道:“走这里。”
  说罢,他人就往里面溜了过去。
  我们走了一小段路程,绕过了一边楼,前方黑暗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了刻意压低的声音,屈胖三朝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放慢脚步,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近过去。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走廊的这头,那楼道里面有人交谈,我侧耳倾听,却听见有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什么情况?”
  刚才拦住了我们的那老头回答道:“没啥,一对父子,估计是中国的游客,走迷路了。”
  那人说你确定没错?谁大晚上的,没事跑这个地方来?
  老头儿说真没错,我仔细问来着,人就是普通游客,小孩儿可好玩儿了,给我吓了一下,脸都发白了。

  我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面直乐,结果屈胖三在我大腿根子处猛然掐了一下,疼得我直哆嗦。
  正在这时,那沙哑声音突然开口说道:“不谈这个,我问你,你确定普桑会过来?”
  普桑?
  是不是七魔王哈多的弟弟,也就是寨黎苗村惨案的直接凶手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脏就是一阵狂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屈胖三。
  屈胖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件事儿,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摆了摆手。

  他是让我屏气凝神,不要露出破绽来。
  我继续倾耳听,却听到老头儿说道:“肯定的,七魔王哈多因为前几天永盛监狱的事情,已经被政府方面问责了;连他的大靠山都已经发了话,此刻正处于蛰伏之时,先前到处呼啸而过的上帝军现在也缩在了巢穴里。没有了这些爪牙,他们又想办事情,就得求助别人了,正好我们德龙一系在仰光周围势力还算是不错,普桑才会出面的。”
  沙哑声音又问道:“对了,布龙,永盛监狱这件事情,你看会是谁做的?”
  老头说道:“老祖,永盛监狱这件事情呢,发生得很蹊跷,我们之前得到消息,说普桑带着上帝军和好几个臭名昭著的黑巫僧组织,灭了缅泰边境的一个村子,据说那是几百年前北边迁来的一个苗族寨子,听说之前有个很厉害的人物,不过死了。如果是这样,说不定跟北边有关系。”
  沙哑声音说啊,北边?

  老头说对,我也是听到的小道消息,说那个村子跟北边最为闻名的左道两人有些关系。
  沙哑声音问:“是烧了魔罗的左道?”
  老头说对。
  沙哑声音开始变得犹豫起来,说那两人可都是世间罕有的妖孽,若是惹上他们,只怕我们德龙也未必能够兜底啊?
  老头嘿嘿一笑,说老祖,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后来问了一位北边的朋友,你猜怎么的?
  沙哑声音笑骂道:“布龙你个龟孙,别跟老祖我卖关子。”
  老头这才说道:“那个朋友告诉我,说左道现在自顾不暇,哪里有闲工夫理会这边啊。我就奇怪了,这两人听说在北边如日中天,都快抵得上当年灭杀康克由的黑手双城了,怎么会自顾不暇呢?结果他告诉我,说左道之中,那陆左好不好去对抗政府,现在满世界被通缉呢,而那个萧克明则犯了事儿,给北国茅山宗给开了掌教一职,生死不知——说道黑手双城,那朋友说要对付左道的,就是陈黑手呢。”

  沙哑声音一愣,说不对啊,黑手双城不也是那个什么茅山宗的人么?
  老头说谁知道呢,许是名声所累,相互忌恨吧?
  沙哑声音又问,说那你觉得普桑这次过来,到底想找我们德龙谈些什么呢?
  老头说老祖这个我倒是知道的,永盛监狱一事,有人从七魔王哈多的老巢里面偷了一个东西,这东西关于到哈多的气运,结果被一个家伙给夺走了,哈多前两天满世界通缉那人呢,现如今估计也是希望我们把他找出来吧?
  沙哑声音说道:“事关气运?哦,你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头说听说是一个青铜宝塔。

  沙哑声音沉默了好久,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如果拿到手了,可以先研究一下;若是真的能够打击到哈多,我觉得咱们可以适当地调转一下枪头——哈多这些年的气势太盛了,如果能够打击一下,对德龙的生存环境,有一个很大的改善。
  老头嘿嘿笑,说老祖,英雄所见略同,哈哈……
  两人一同笑了起来,而这时沙哑声音问道:“对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老头说道:“陆言。”
  我们躲在角落里,将整个对话听完,半天没有敢说话。
  万万没想到,这两人居然是仰光一带的地头蛇,就连七魔王哈多,都需要求助他们,让这些人帮忙查找我的下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