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7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徐主任的电话就过来了,说,秦主任,你把冯医生的那个亲戚的情况发一份给我吧,尽快给你落实。
  秦书凯知道,这件事就这样的成了。
  于是,就给刘小娟打了电话,说,刘小娟,既然离婚了,那么走出普水对你和孩子也是一个好的方法,自己已经帮助联系了,就到省里的哪个部门吧,这样更加的和不相干的人失去联系,把个人的相关情况发过来,他会尽快的把此事落实好的。
  刘小娟不是轻易求人的主,听到这儿,很是感谢的说,秦书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书凯知道刘小娟的个性,安慰说,不要想很多,都是为了孩子。

  再说,钱副市长决心已定,要阻碍秦书凯做的关于调整单天阳的事情,立即开始行动,他夹起自己的公文包,直接去了顾大海的办公室,他此行的目的不指望顾大海能帮助自己,只要顾大海在自己做出针对秦书凯的事情时,不会站出来帮秦书凯说话,这就足够了。
  钱副市长到顾大海办公室的时候,顾大海正在听下属汇报工作,好不容易汇报结束了,顾大海一眼看到钱副市长在门口溜达,赶紧让下面的人通知叫他进来。
  钱副市长进了房间,顾大海笑着说,老伙计,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钱副市长跟顾大海相识多年了,他当初被推荐为市委常委还是顾大海帮忙的缘故,因此两人也算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说话相对自然方便些。
  钱副市长当着顾大海的面,叹了口气说,顾书记,我呀,这次过来是求您这个大书记帮忙来了。
  顾大海依旧是笑着说,哦?你钱副市长这是遇上什么难题了,耷头耷脑的模样,像是被谁抽去了精气神一样,一点精神都没有,这可不是一个领导干部的样子啊。
  钱副市长说,顾书记,我现在这心里连哭的心思都有了,哪还能有什么精神呢?
  顾大海听钱副市长这么一说,不由严肃起来说,钱副市长,出什么大事了?

  钱副市长见顾大海两眼瞅着自己等着下文,心里不由又有些后悔自己把事情说的有些过于严重了,只好又往回收说,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恐怕也就是我自己的杞人忧天罢了。
  顾大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你这个老钱啊,说话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我还以为你那条线上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要知道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安全和稳定是第一啊。
  钱副市长叹了口气说,话是这样,可是我这个副市长最近可是天天晚上都愁的睡不着啊?
  顾大海说,钱市长,有事就说,怎么你今天讲话也吞吞吐吐起来,是不是有什么顾忌?。
  钱副市长仍旧是唉声叹气的说,这不是说不出口吗?
  顾大海说,你就别装了,来都来了,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钱副市长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倒也是,不过,我要是说了,你这个大书记可别笑话我。
  顾大海笑着摇摇头说,我笑你干什么呀?赶紧说吧。

  在顾大海的反复催促下,钱副市长才摆出一副不情不愿,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说了一些关于人事局的人事调整问题。
  钱副市长说,那个秦书凯仗着省里有关系,不管什么事情都不向我这个分管副市长汇报,这也就算了,我倒也不是那种狭窄的人,你是知道的,人事局那个单天阳,原先是我准备提拔为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一把手主任的,上次顾书记您说,这个位置您心里已经有了人选,我也就没说什么,大不了下次在帮单天阳争取个其他位置也就算了。
  钱副市长说到这里,摆出一副微怒的表情说,没想到啊,这个秦书凯到了公务员管理办公室才几天啊,大肆的排除异己,这次铁了心要把单天阳给弄走,提拔一个自己人上来。顾书记啊,您也是当领导的,下属原本要被提拔的,现在却要被调整走了,他这心里能平衡吗?这不单天阳找到我面前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这心里也被他弄的难受的慌。
  钱副市长继续说,可是我一想,这秦书凯毕竟是当初您顾书记弄过来的,不管怎么说,很多事情我得跟您顾书记请示汇报才行啊,他秦书凯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可他这么嚣张跋扈不容人,非要把我原本准备提拔的人给弄走,你说这件事要是真的被他给办成了,我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啊?

  尽管钱副市长说的啰啰嗦嗦,顾大海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涉及到秦书凯,顾大海就不得不多想了一会。要知道这个秦书凯的底细,现在顾大海都不清楚,此人的背后还有谁?
  钱副市长见顾大海不出声,赶紧装出一副可怜的口气说,顾书记,算了,我就知道,你顾书记也有为难的时候,我这张老脸拼着不要了,我也要跟那个秦书凯好好的说道说道,有些时候,年轻人做事要适可而止,不能过了线了,我就不信了,他秦书凯敢明着跟我胡来,非要把单天阳给调整走,他要是真敢这样干,我立即跟他翻脸,到时候,要是闹到您这里来,您可千万别怨我小肚鸡肠啊。
  钱副市长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单等着顾大海表态,顾大海也是个老官场了,尽管钱副市长说的热闹,他却能看出问题的本质,看来,钱副市长是跟秦书凯杠上了,他这次来是找自己探底来了,看看自己究竟站在哪一边。
  顾大海心里明白,要是事情真像钱副市长说的那样,秦书凯做事肯定是有欠妥之处的,只是对于秦书凯,他始终心有余悸,此人的水很深,能不得罪最好不好得罪,对一个有背景的下属,很多时候处置过分了,那就会损害自己。
  顾大海的心里很快有了决定,他对钱副市长说,老钱啊,这人事调整的事情,你还是先跟组织部的钱部长商量一下,实在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你再来找我也不迟嘛,我现在不知道情况,很难决定啊。

  钱副市长见顾大海开始踢皮球,心里不由有了底,至少,即便是自己跟秦书凯真的掐起来,顾大海很有可能采取的是中立的姿态,对他来说,顾大海能有这种态度已经很不错了,于是他继续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说,行啊,顾书记,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这就找组织部的钱部长商量这件事去。
  顾大海把钱副市长打发走后,心里也不免感慨,当领导的最怕遇到像秦书凯这样的下属,上头有人,不能得罪,要是这下属老实本分些还好,要是过分招摇,的确会让领导相当难办。
  顾大海自己也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人了,对钱副市长目前的心态还是相当能理解的。
  自从秦书凯调到市人事局当领导之后,不知不觉间,刘丹丹的一些吃请也多了起来,不少想要打通秦书凯的关系,却没找到什么合适入口的人也会想到从刘丹丹身上下功夫。
  晚上,秦书凯已经结束了饭局回到家,刘丹丹却还没回来,打电话一问,说是在酒店里头,还没散场呢,不过马快就回来。
  日期:2016-05-2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