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初八那天发生的事情,胡五爷已经知道。他这两天实际上一直在分析这件事,经过分析,他发现这件事可大可小。因为卢三赖的做法,既形成了一些罪行的事实,又没有造成严重危害,在处理时有很大的伸缩性。所以,他答应了卢家人的请求。
  而且,胡五爷觉得这件事找派出所,不如找楚天齐。因为楚天齐管着派出所,而且当天的险情又是他化解的。所以,他才让女儿出面,去找楚天齐。
  胡小琴非常不愿意抛头露面,只是父亲已经答应卢家人出面,所以,她也就硬着头皮来了。
  楚天齐已经思考有七、八分钟了,胡小琴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往下沉,他明白今天算是白来了。反正也完成父亲的托付了。
  “阿姨,卢三赖做的这件事,性质很恶劣,所幸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楚天齐终于说话了,“阿姨,既然您来了,我一定帮您和派出所说一说,但我也不能干扰公丨安丨办案,所以现在我不能向您承诺什么。另外,我要提醒您一下,这么大的事情,卢家人要是没有个明确态度的话,恐怕事情还真不好办。”
  “哦……好吧。”胡小琴说着,站起身向外走去,刚走出两步,又回头说道,“天齐,阿姨谢谢你。”
  “阿姨,我一定尽力。”楚天齐站起身相送。

  在胡小琴的坚持下,楚天齐把她送出办公室,就返了回来。
  楚天齐给赵刚打了电话,说了胡小琴来过的事,赵刚也说了他那里的情况。看来,这件事情正按他俩预料的那样发展。
  下午两点,楚天齐正在修改方案。
  “咚咚”,敲门声响起。楚天齐说了声“请进”,门帘一挑,几个人走了进来,准确的说是几位老者。当先一人他见过,正是胡小琴的父亲。后面四位老者没见过,但楚天齐已经猜到了这几个人的身份。
  看着进来的几人,楚天齐没有说话,仍就低下头,翻看着方案。
  五个老头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神中读出了疑惑:不是说楚乡长平易近人吗?怎么今天一见,不是那么回事呢?

  这五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当然屋里也没有那么多椅子。
  “咳咳”,其中一个白胡子老者故意咳了两声,希望能引起对方注意,从而让对方开口说话。楚天齐根本没理这个茬,该干什么干什么。
  终于,还是那个白胡子老者说话了:“楚乡长,你好!”
  “嗯”,楚天齐嗯了一声,算是答话。
  “我们,我们……”白胡子老者支吾着道:“我们是葫芦沟村的,我叫卢中翰,村里人都叫我卢老七。”老者尽量说的很谦虚,其实村里人都叫他卢七爷。

  楚天齐没有答茬。
  “我们来,是想问问卢三赖的事,看政府能不能从轻发落一下。”卢老七尽量斟酌着用词。
  “卢三赖?就是那个全身泼满汽油,要炸死胡主任的犯罪嫌疑人?”楚天齐皱着眉头问道,语气也有些不善。
  卢老七等人心里“格登”一声,“犯罪嫌疑人”几个字在他们的概念里就等于“罪犯”。

  “楚乡长,你看,能不能商量商量。”卢老七壮着胆子说道。
  楚天齐不屑的说道:“这是法律,不是买菜,还能商量?”
  卢老七没想到,这个楚乡长根本就一点不买帐,他看了看胡五爷,希望他能说句话。
  看这个情况,胡五爷心里也没底,但他还是往前走了一步,说道:“楚乡长,我是葫芦沟村的胡老五。现在卢家人包括卢三赖都认识了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卢三赖更是肠子都悔青了。我做为小刚的本家爷爷,也替卢三赖求求情,看能不能适当从轻发落一下。”
  “您是小刚的爷爷?”楚天齐“惊讶”的站起来,走过去握住了胡五爷的手,“上午来的胡小琴是您女儿?”
  “是的,是的。”胡五爷连忙点头。
  “快请坐。”楚天齐把胡五爷让到一把椅子旁,示意他坐下,“上午胡阿姨就给讲了好多的情,让我很为难。”
  胡五爷看了看旁边四个老头,坐下了。

  “胡五爷,是这样的。卢三赖的行为呢,就属于绑架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也就是说,他不光对胡主任形成了危害,也对公众形成了危害。从轻发落的条款里有这么一条,能够取得受害人的谅解,是可以从轻判罚的一个依据。”楚天齐严肃的说道,“也就是说除了胡小刚外,还有很多人也是苦主,光胡小刚谅解的话,既使从轻判罚也是非常有限。”
  卢老七等人一听有门儿,看来还是人家胡老五面子大。
  “楚乡长,你看这个。”卢老七从身上拿出一张折叠的纸,递到了楚天齐面前。
  楚天齐接过来,看了一眼,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名字,名字上面都是红手印,他已经明白了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楚天齐故意问道。
  “这是我们卢家所有家庭的户主请求胡家原谅的保证书。”卢老七回答道。
  “哦,看来还有些诚意。”楚天齐想了想说道,“不过,派出所办案的程序,我不是太清楚,你们还是去找赵所长吧。”
  卢老七等人一听就感觉心凉了半截,闹了半天,又把我们推给派出所了。
  就在五个老头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在打电话了:“赵所长,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难办啊……主要是胡五爷和胡阿姨多次来给讲情,你能不能适当考虑一下?……哦,你看看再说?那好吧,我让他们过去。”
  楚天齐放下电话,站了起来,一改刚才的不冷不热,冲个几个老头一拱手:“胡五爷、卢七爷,赵所长那里我已经跟说了,尤其讲了胡五爷父女讲情的事,至于赵所长能不能考虑,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那谢了。”卢七爷回道,但他心里却在想:当官人都是这样,态度不好的时候也许还能办事,态度好的话肯定是没戏了。
  几个老头去派出所了。看着他们背影,楚天齐笑了,他知道胡、卢两家现在开始求和解,他们的恩怨应该就会解决了。也许以后还会有波折,但起码现在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果然,几天后,胡、卢两家签了一份类似保证书的和平协议,恩怨化解了。卢三赖在写了相关保证,并被处了罚金和受到了一定处理后,回家了,免除了牢狱之灾。这是后话。
  送走几位老者后,楚天齐提着两瓶白酒和两盒点心离开了办公室,锁上屋门,出了政府大院。他这是要去刘文韬家吃饭,刘文韬家是两顿饭,所以下午吃的要早一些。
  今天是最后一天值班,上午楚天齐已经打电话告诉了刘文韬要去吃饭。其实,初八那天,刘文韬就让楚天齐去家里吃饭,当时楚天齐考虑值班期间怕有什么事,就给推了。
  刚进到刘文韬家的院子,一个男孩子迎了上来:“楚叔叔好。”说话的是刘文韬的儿子刘博宇。
  楚天齐从衣服口袋掏出一百元钱,递给刘博宇:“博宇,这是给你的压岁钱。”
  刘博宇推迟不收。
  刘文韬已从屋子里迎了出来,他知道楚天齐肯定要给这个钱,就对着儿子说:“博宇,收下吧。”
  刘博宇收下了压岁钱,楚天齐随着刘文韬进了屋子。
  和刘文韬一家已经很熟,楚天齐对着正在做饭的刘文韬媳妇说了一声“嫂子好”,刘文韬的媳妇回了一句“饭一会儿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