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两份笔录,一份是对卢三赖的审讯笔录,一份是对胡小刚的询问笔录。楚天齐仔细的看了起来,通过两份笔录,他知道了很多事情。
  葫芦沟村名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说村子整个形状像一只大葫芦,所以取名葫芦沟。另一种说法,说村名的由来是由于姓氏,村子里最大的两个姓就是胡和卢,胡、卢两姓的人口共占全村人口的百分之九十还多,所以谐音“葫芦”。
  胡、卢两大家族,历经百年的时代更替,一直关系非常融洽。直到有一天,这种关系出现了巨大变化,两大家族甚至反目成仇了。
  事情的起因,是缘于四十多年前。当时整个葫芦沟村的人都很长寿,各界的说法是由于村里饮水的缘故。人们在喝水的时候,总能闻到一丝淡淡的味道,说不上好喝,也说不上不好喝。有几年遭灾的时候,粮食奇缺,人们就靠吃野菜、喝水生活。附近的村子都死了很多人,不是死于营养不良,就是肠胃疼痛而死。只有葫芦沟村没有一人死亡,虽然同是挨饿,可村民的体质却不错。

  人们对葫芦沟的水产生了兴趣,甚至有人千方百计的想到村里买水,或买井,但胡、卢两大家族不为所动。为此,有人趁着夜晚来偷水,但大多数都被村里发现了,及时进行了制止。后来,村里想出了办法,全村就留两口井,其余的进行填埋,并在两口井旁建房子派人看护,果然偷水的人渐渐被杜绝了。为此,有人放出了话,要给葫芦沟村好看。
  一天夜里,沉睡中的人们,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大家纷纷起来,向发声的地方跑去。等人们到了地方才发现,村西头水井旁的房子蹋了。扒拉开砖头瓦块,发现下面有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死人,死者是当天负责看护的人之一,姓胡。另一名卢姓卢姓看护人却不见了。而且在现场还发现了丨炸丨药。有关部门经过多次调查、取证,也没有弄清楚原因,这个案子就成了无头案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破。

  而胡、卢两姓的恩怨却就此结下了。胡姓的人说死者就是被卢姓的人害死的,然后那个卢姓的人跑了。卢姓的人说他们自己的人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体,一定是被姓胡的看护人给害死了,至于胡姓看护人为什么死了,那是他准备破坏水井时把自己炸死的。
  为此,胡、卢两姓发生了多次大规模械斗。
  发生爆炸后,人们发现,西头的水井变味了,一开始还没引起人们的注意。大约又过了一年,大家又发现,喝西头水井的人身体明显不如东头。
  于是,本就结怨的胡、卢两家为了抢东头水井的使用权,又开始打斗。后来,在有关各方的协调下,两家的打闹次数慢慢少了下来。随着几十年过去,当年的参与者渐渐故去,两家的恩怨也慢慢化解了很多。人们对东边水井的迷信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强烈。
  上届村委会主任,以给村里创收为由,把东边水井租给了卢三赖。卢三赖直接把水井一上锁,供自己做豆腐使用,其余村里所有人都用西边的水井。也有人找过村里和卢三赖,但最后毫无结果。

  卢三赖家的豆腐明显要比其他家的好吃,他知道这都是水的作用,在年前合同到期时,就想继续承包水井。胡小刚没有同意,并派人拆了井边栅栏,打开了井盖上的锁子。为此,卢三赖多次找胡小刚理论,但胡小刚就不同意他承包。所以才发生了这次泼油、挟持人质的事情。
  胡小刚、卢三赖的描述基本一致,只是在个别具体细节上略有出入,有出入的地方和本案关系不大。
  看完笔录,楚天齐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对于这次泼油威胁、挟持人质的事,赵刚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楚天齐做了一点补充,二人形成了一致意见。
  自从初八上午,卢三赖和胡小刚被带走后,卢家的人想着各种办法打探卢三赖的情况,很快得到了一则消息。
  这则消息说,卢三赖涉嫌犯有绑架罪、危害公共安全罪,将由派出所移交县公丨安丨局,然后提起公诉,可能会被判刑十年以上。

  听到这则消息,卢家人一下子急了,开始想着各种办法解救卢三赖。
  正月初十上午,云翔宇给楚天齐发来一份传真,要他尽快按传真件上的要求,带上资料去一趟省里。楚天齐一看传真件上要的资料很简单,他手头都有,便答应第二天就赶去。
  楚天齐拿上传真件,和在党政办值班的朱成国打了声招呼,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便开始查找云翔宇传真件上的资料,很快,这些资料便被选 了出来。楚天齐仔细检查过后,装在了一个档案袋上。
  正这时,有人敲门,得到楚天齐允许后,一个瘦弱的女人走了进来。

  楚天齐一看来人,他认识,正是冯俊飞的母亲胡小琴。他急忙起身,招呼胡小琴坐下,并沏了一杯茶水放到她面前,说道:“阿姨,喝水。”
  楚天齐对胡小琴印象非常好,知道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同时他也从内心怜悯这个女人,知道她是一个苦命的人。
  胡小琴没有喝水,而且嘴唇动了几次,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
  “阿姨,有事吗?有什么事尽管说,不管我能不能办的了,但我都会尽全力去办。”楚天齐真诚的说。
  “楚乡长,我……”胡小琴只说出了几个字,又停了下来。
  楚天齐微笑着说:“阿姨,你就叫我名字吧,慢慢说。”
  看着楚天齐善意的眼神,听着鼓励的话语,胡小琴终于开口了:“这件事,我知道会让你为难,我也很为难,可是,他们都……”
  胡小琴断断续续、吞吞吐吐的说明了来意,她的来意和楚天齐猜测的一般无二:她是来给卢三赖求情的。
  听完胡小琴说的事,楚天齐没有答复,而是沉思起来。

  原来,卢家人这两天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在想着各种办法,想把卢三赖弄出来,最起码也要少判几年刑。
  办法是想了,人也找了,就是不见效果。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卢家几个长辈登了胡家的门,去找胡五爷,也就是胡小琴的父亲。
  胡五爷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见卢家人亲自登门,自是没有慢待,这让卢家的几个老人感觉很惭愧。
  卢家人请求胡五爷和胡家人能够原谅卢三赖,并保证卢家人以后一定不再和胡家人做对。最后,请求胡家人能到乡里给讲讲情,不管最后的结果怎样,“不再和胡家人做对”的承诺一定履行。

  胡五爷做为胡家现在最有威望的人,实际上早腻烦了和卢家人的争斗,但一直没有一个和好的契机,就一直僵持着。今天,卢家人的提议正和心意。最后,他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卢家人的要求,并表示“求情可以,但人家能不能网开一面,可不敢保证。”
  卢家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