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楚天齐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纠缠这些事,就逗他道:“那你凭什么怀疑我没吃过你们家的豆腐?”
  “我听主任说,女乡长吃了,只夸我家的豆腐好吃。”卢三赖耿着脖子说。
  “那不就得了,我也是听说的。”楚天齐给了卢三赖答案。然后他冲赵刚一做手势。
  赵刚明白,用手一推卢三赖,厉声说道:“有什么问题,一会再说。”边说边推搡着向外走去。
  楚天齐叫上胡小刚,跟在赵刚身后,一同向外走去。
  关于卢三赖家豆腐好吃的事,楚天齐听宁俊琦说过。
  宁俊琦和钟科长下乡那次,刚到小营村,就被董桂英等截住告状,紧接着他又赶回了乡里,去联系冰块的事。所以,她一直惦记着看种药材的事。等后来,她又让小孟开车拉着自己下了一次乡,就专门看当归药材生长情况。当天中午,就在葫芦沟村吃的饭,吃了从卢三赖家买的豆腐。她觉得豆腐很有豆腐味,又劲道,就一个劲儿和胡小刚夸豆腐好吃。乡长走后,胡小刚把乡长的夸奖转告了卢三赖,卢三赖逢人就说乡长都夸他家的豆腐好。

  宁俊琦回到乡里后,也和楚天齐说起过这个事,并且说这是他吃过的最有豆腐味的豆腐。所以,楚天齐记住了这个事,也知道卢三赖全年都做豆腐,没有种药材。所以没和宁俊琦碰过面。
  看着远去的楚天齐,围观的人们再次议论起来:
  “我早就看出这个副乡长不简单。”
  “别瞎掰了,刚才是谁说人家软蛋了?”
  “我还说人家刚才也许是装的呢。”

  “我没听见,谁听见了?”
  “现在这么说了?刚才你俩怎么不早说?要我说,现在看到的也未必是实情。也许是卢三赖为了让副乡长立功,主动投降的呢。”
  “去你的吧,你就是胡咧咧,总是瞎猜。”
  “你们一开始不也是瞎猜吗?还说人家缺钙,白挣公家工资了。”

  就在这几人争论不休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声的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这个副乡长叫楚天齐。在去年因为抓捕*犯、勇斗歹徒,被评为什么先进个人,还上电视了。”
  “对”,有人附合道:“有这么回事,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去市里我二姨家,在她家正好看到了这个新闻,他被评为市里的‘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市领导亲自给他颁奖,电视台还专门采访了他。”
  “哦,怪不得呢。”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忽然,有一人不解道:“他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抓住卢三赖,还要装的像个软蛋呢?”
  看过颁奖新闻的人说道:“这你就不懂了,要不说你没文化呢。人家楚乡长这是为了保护人质,那样做是为了麻痹对方。”
  旁边有人补充道:“是呀,不光要保护胡主任,也要保护我们大家。当然也要保护卢三赖,卢三赖毕竟是村民,又不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你们想啊,卢三赖手里有火机,还在他和主任身上泼了汽油,又把刀子架在主任脖子上。如果不用计谋的话,可能主任就会被刀子伤了。也可能激怒了卢三赖,而用火机点着自己和主任。如果要是卢三赖身上或是屋子里有其它什么易燃易爆物的话,那我们大家也可能就会被炸个粉身碎骨。”

  “哎呀,我的妈呀。”众人发出惊呼,都觉得非常后怕。
  紧接着议论声又起:
  “得感谢楚乡长啊。”
  “是呀,要不是他的话,我们可能就都完了。”
  “想想真后怕,以后有些热闹可不能看了。”
  对于村民的议论,楚天齐无从得知,也没想着要知道,他现在已经坐在警车上,快出村子了。

  警车上共坐着五个人,依然是赵刚开车,副驾驶位坐的是楚天齐,协警、胡小刚、卢三赖坐在车后排座椅上。
  卢三赖坐在协警和胡小刚中间,左手铐子已经取下,取下的一端被锁在车顶一个特制圆环上,另一端还铐在卢三赖右手上,他的右手就一直那样举着。
  “楚乡长,就是那口井。”胡小刚用手一指村口边的井棚。
  “哦”,楚天齐应了一声。然后对着赵刚说道,“停一下车。”
  赵刚没有问为什么,依言踩了刹车,停了下来。
  楚天齐从车门旁放杂物的地方,找到了两个空的矿泉水瓶,拿着下了车。他径直走向井棚,来到井旁,井边还结着冰。
  让楚天齐奇怪的是,井沿上有一块铁皮,铁皮上有两个洞,两只铁环分别穿过小*洞。水泥井沿上打着两个膨*胀螺栓,两只铁环就焊接在螺栓上。铁皮的另一边有一个半圆形铁环,井的另一面沿上也有一个铁环。楚天齐明白了,这个井口曾经被盖上铁皮锁住过。
  井口上方是用来打水的辘轳,在辘轳上缠绕着井绳,井绳另一端下垂到井里。井台上有冰,楚天齐不敢大意。他上前抓*住辘轳把,小心的转动着,不一会盛满井水的黑色胶皮水斗升了上来。他右手摁住辘轳把,左手一探抓*住了水斗,拉了过来,放在井台地面上。
  楚天齐试着用水斗往瓶子里灌水,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因为瓶口太小,不是倒不进去,就是水流冲倒了瓶子。后来,他干脆把瓶子伸到水斗里,灌满了两瓶水。把水斗重新放回井里,他拿起两瓶水奔向警车。
  就在楚天齐拉开副驾驶门,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听到一片人声嘈杂。

  “楚乡长,快上车。”赵刚急促的喊道,同时发动了车子。
  来不及多想,楚天齐坐到车上,关上了车门。
  大家身体一震,警车窜了出去。
  从倒车镜可以看到,警车扬起的尘土后面,一群人正手举着铁锨、镐头,向这里冲来。
  楚天齐忙问道:“怎么回事?”
  赵刚横了卢三赖一眼,说道:“这要问他了。”
  “我,我真不知道。”卢三赖急忙辩解道,此时的他心里直剩下后悔了。

  楚天齐从对话中明白了,是有人要拦车,不让带走卢三赖。
  “在村里经常会遇到这种事,他们就挡在车前。走是走不了,留人是肯定不能留,很不好办,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们截住。一旦出了村,他们也就没脾气了,就更不敢追到乡里去了。”赵刚边说边打着方向盘,以目前尽可能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村口离公路没多远,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上了大路。后面追赶的人群已经停下了脚步,远远的站着。警车一上了大路,他们就更追不上了,他们剩下的选择就是返回村子里。
  果然,看不到后面追赶的人群了。
  警车很快回到了乡里,赵刚和协警带着胡小刚、卢三赖回了派出所,楚天齐拿着用瓶子灌的井水,直接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楚天齐刚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赵刚就过来了。
  赵刚把手里拿着的一沓纸递了过来,说道:“楚乡长,你看看。”
  日期:2016-05-2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