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呢?”卢三赖反问道,“其实当人质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把刀放在你的脖子上。如果你要是听话,我是不伤害你的,当然要是我不小心的话,就不敢保证了。”

  卢三赖觉得这个软蛋副乡长挺有意思,想救人,又不敢当人质。于是,就想戏弄他。
  “你别把刀子架我脖子上,可以吗?”楚天齐小心的说道,“要不我就站在你的对面,行吗?”
  后面围观的群众已经在议论纷纷,尽管声音不大,但楚天齐却听的清清楚楚:
  “哪来这么个软蛋?”
  “听说不是挺能吗?还是什么先进,看来都是假的。”

  “要是我去,也比他强。”
  “要不你去试试,也许你还不如他呢,人家最起码还没尿裤子,要是你的话就没准了。”
  “去你的,你也好不到哪去。”
  “现在尽是这种人,年纪不大就当官。平时没事的时候耀武扬威,一碰到事就熊了。”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看他那样,也就二十出头,要不害怕才奇怪了。”
  卢三赖也听到了外面的议论,脸上的表情更加得意,心说“你小子除非别进来,要是进来的话,我就要你好看。没有金刚钻,还想揽这瓷器活,你是有病吧。”
  “进来吧,我不动你。”卢三赖耐心的说道,并用右手食指向楚天齐勾了勾手指。
  楚天齐头摇的像拨浪鼓,但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向屋里移动,他目光呆滞,脚步迟缓。尤其是双手更是不受控制的哆嗦着,一会抖抖索索的放进裤子口袋,一会又紧张的拿出来,完全一副被吓住的模样。
  卢三赖就像看耍猴似的瞅着楚天齐,甚至夸张的看着楚天齐脚下,看看是不是有尿湿的地方。
  对面的这个副乡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卢三赖已经想好,要用这个副乡长换胡小刚。胡小刚现在在自己手里,可是他又很嘴硬,不同意签合同,自己总不能和他同归于尽吧。如果把胡小刚的领导,也就是这个副乡长控制住,那胡小刚还不得乖乖的签了?

  卢三赖自信自己的这个想法精妙致极,他在看着对面走来的这个人,寻找最佳的出手机会,甚至心中已经在倒数着数字。
  忽然,楚天齐脚下一滑,身体前倾,眼看就要摔倒。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卢三赖想到这里,左胳膊一松,用身子把胡小刚向外一推,同时就要抬脚踹向这个软蛋乡长。
  卢三赖眼瞅着自己的大脚,离对方的身体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堪堪就要踹到对方的面门了。他心中忽然有一丝怜悯,怜悯对方俊郎的面孔就要被印上一个大脚印了。他甚至有一些后悔,毕竟这个副乡长跟自己无冤无仇,虽然软蛋了一些,但似乎自己也不应该这样对他。虽然后悔,可是也晚了,脚是收不回来了,只能等事后向这个软蛋领导赔个不是了。
  就在卢三赖的悔意还没完全退去,就在他的脚似乎就要与对方面孔亲密接触的瞬间,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卢三赖忽然惊疑不已。然后他又后悔了,但此后悔已非彼后悔。
  胡小刚被卢三赖身体撞出的时候,他一个没防住,身体向前抢去。“蹬蹬”两步跨出,就在快要摔倒的时候,房子的墙壁接住了他的身体。他身子生疼,但他顾不得这些,急忙回头去看,他担心楚副乡长有危险。就在他转头的瞬间,他惊呆了,怎么会这样?
  卢三赖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面前的楚天齐,刚才他明明看到自己就要踹上对方了。可为什么忽然眼前一花,腕部一麻,手中的火机和刀子就不见了。再接着,又觉得眼前人影一晃,自己已经被对方倒剪双臂动弹不得。
  刀子呢?火机呢?卢三赖狐疑的四下张望,哦,刀子在地上,火机没见到。
  楚天齐看了一眼呆在当地的胡小刚,说道:“没事了。”说完,推着卢三赖走到了院子里。

  在刚才这段时间,外面的人们想法各异。有替这个副乡长担心的,有觉得他太软的,还有替他惋惜的,所以人们议论纷纷。
  赵刚也有一些担心,他不担心楚天齐的身手,虽然他没见过,但他听说过。他担心的是,卢三赖毕竟身泼汽油、手拿刀具和火机,一个不慎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楚天齐出来的一刹那,赵刚完全放心了,各种议论也戛然而止。那个看上去软软的副乡长,用眼前的事实,让大家明白了一件事情:先前看到的一切并不真实,那时这个副乡长所表现出的怯弱只是一种计谋而已。
  赵刚从腰间摘下手铐,戴在了卢三赖的手上。此时,卢三赖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顿时先前的嚣张荡然无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协警此时也从人群外面走了进来,戴着白手套,他右手拿着镊子,左手里是一个透明塑料袋。
  “火机在这里。”楚天齐用手一指自己的羽绒服口袋,对着协警说道。

  协警略一迟疑,从楚天齐用手指着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打火机外面裹着一指宽的一圈纸。
  围观的百姓看到协警拿着的火机,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他们知道这个火机肯定是卢三赖拿的那个,被这个副乡长给抢过来了。
  但赵刚看到火机的一刹那却是惊诧不已,火机上缠着一条纸,肯定是楚副乡长为了不留下自己的指纹而做的。虽然只是在火机上缠了一条纸,但完成的难度却大了不知多少。首先这需要在保证胡小刚安全的前提下,从对方手中夺刀,并且手中拿着纸条去夺火机。接着需要把火机放到衣服口袋里,然后制服意图行凶者。赵刚知道自己做不到,自己只能尽量在保证人质不受伤害的情况下,夺下刀具和火机。是否能让对方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就擒还要看当时的情况,至于再给火机缠上纸条的话,那就彻底做不到了。

  此时,赵刚看向楚天齐的眼神,可以用崇拜来形容了。
  而楚天齐的表情还是那样平静,他对着赵刚说:“刀子在地上。”
  协警听到楚天齐的话,走进了小南房。
  胡小刚从小南房走了出来,他脸色惨白,惨白是正常的,如果神色不变的话,反而不正常了。
  胡小刚的媳妇哭喊着,上来扶住了他。在卢三赖被从屋里带出来的时候,她就想进去扶胡小刚,当时被赵刚拦住了,要求她在警方取证后再进去。知道胡小刚这次是有惊无险了,胡小刚的媳妇搂着丈夫一会哭一会笑,尽情释放着自己的情感。
  “你是丨警丨察,肯定是丨警丨察。”戴着手铐的卢三赖现在似乎明白了。

  “我不是丨警丨察,我是青牛峪乡的副乡长。”楚天齐平静的回答。
  “那你……”卢三赖把后面的“怎么能抓*住我”几个字咽了回去,他知道对方既然不承认自己是丨警丨察,那再问也白问。
  想起卢三赖戏弄自己的事,楚天齐也想调理他一下,于是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你问吧,我知无不言。”
  “好,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真的来过我们村?真的吃过我做的豆腐?”卢三赖认真的问道。

  楚天齐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不禁觉得好笑,就笑着说道:“我真的来过你们村,但是我真的没吃过你做的豆腐。”
  卢三赖不加思索的说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家豆腐好吃?我当时就怀疑你说的是假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