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被关在监牢里面的人,反应不一,有的即便是门打开了,也一动不动,熟视无睹,然而却也有人兴奋若狂地冲了出来。
  随着这些囚犯的加入,我们逃亡的队伍逐渐增多,不知不觉间,居然有超过五六十人。
  我冲在前方,不断踹门,来到了那边的电梯处,又有一群守卫。
  不过这回已经用不着我们出手了,那些被关押于此的囚犯,有无数心中都满怀着怒火,以及对这些看守的仇恨,他们知道自己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变得无比的狂躁,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冲杀过去,不顾生死。
  混乱之中,我被人抓住了胳膊,猛然回过头来,瞧见这人似乎有一些面熟。
  陆言、陆言……

  那人喊着我的名字,我犹豫了一下,说你是?
  他说我是寨黎苗村的人啊,我见过你的,你不记得了?
  啊?
  瞧见这张满面愁苦的面容,我隐约有一些印象,赶忙问道:“除了你,还有谁么?”
  他指着身边围着的十几人,对我说道:“都在这里的,你是过来救我们的么?有没有看到蚩神婆?”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跟着走,我带你们杀出去。
  说完之后,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刚才见到了蚩婆婆的最后一面,她已经解脱了,让大家跟着我离开。”
  找到了这最后的十余人,我心中又充满了责任感,瞧见前面阻隔,慌忙挤上前去,问屈胖三,说怎么了?
  屈胖三指着电梯说道:“那帮家伙把电梯给停住了,上不去。”

  我惊讶,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而旁边却有一个人开口说道:“走旁边,电梯旁边有一个紧急出口,这儿的楼梯可以直接通向地面去。”
  我大喜,说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满脸愤怒地说道:“我是这个监狱设计师的侄子,哈多找我伯父设计完了这监狱之后,将我们所有人都给抓了过来,让我们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我没有再听他的故事,而是开口说道:“那好,你带路。”
  那人被解救出来,全身暴瘦,身上没有几两肉,但精神却是十分的好,带着我们打开了旁边一扇沉重的铁门,然后朝着那楼梯往上攀行。
  众人一拥而上,朝着生的彼岸狂奔,争先恐后。
  我和屈胖三在人群之中不断呐喊,但除了寨黎苗村的这十几人之外,其余人哪里会听我们的招呼,屈胖三无奈之下,一边往上走,一边对我说道:“哈多虽然不太喜欢电子产品,但并不代表没有通讯手段,那上面定然有重兵把守,一会儿我们在负一层那儿走,然后通过那边的电梯往上,走另外一条路,这样子生存下来的机会,应该会大一些。”
  我点头,然后将这个观点传达给刚才跟我相认的那个中年人和吴飞熊。
  时间很快,我们来到了负一层,猛然踹开了这边的门,往里面冲去,结果发现除了门口的几个守卫之外,整个负一楼空空如也,估计也是得到了消息,被提前遣散了去。
  我们这十余人在负一楼处快速跑动,很快就找到了电梯口,将门口几个看守给绞杀了去,然后乘坐往上。
  到了一楼,这儿也有一批守卫,也有几个厉害人物,不过在我和屈胖三的出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紧接着我们穿过重重铁门往外逃,而且还故技重施,不断地打开牢房,让囚犯变得越来越多。
  一时间,整个永盛监狱都变得一片喧嚣。
  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室外,没想到刚刚一出门,就有子丨弹丨落到了往外冲出去的人群之中。

  那帮人占据了高地,开始往下倾泻子丨弹丨,不但如此,还用高音喇叭不断威慑。
  前后有十余人倒在了门口,一片血泊,这样的阵势惊吓到了许多人,好多囚犯开始往后退缩了,然而我们却是一路狂奔,冲到了高墙电网之下。
  屈胖三这个时候终于展现出了绝对的实力来,他腾空而起,身子化作了一道鲜艳的火光,在墙头扫过,那些开枪扫射的士兵纷纷跌落下来,随后他落到了高墙之下,双手拍在了那围墙之上。
  砰!
  一声巨响,那围墙居然塌了一边,露出了一个口子来,而我这边则是猛然一剑,将那电网给撕破了去。
  瞧见逃离的道路已经出现,所有的囚犯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怒声吼着,朝外面狂奔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我感觉自己腰间的那青铜宝塔,突然一阵急剧颤动。
  我感觉自己有点儿按不住这青铜宝塔了,因为它颤抖的频率实在是太高,让我腰间一阵酥麻。
  一开始我还觉得只是寻常的挣扎,而到了后来,我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定是有人使了手段,要不然不会变成这样。
  好在屈胖三听到了我的召唤,赶了过来,将那腰包给接了过去,三两下一按,将其封印了去,然后带着我们这一行人,顺着大部队往外奔走。
  屈胖三刚才施展绝技,的确是撂倒了一些人,不过这些看守并非集中在一路,好几个制高点并没有顾及得到,所以依旧也在开火。
  我们等了一会儿,方才硬着头皮,朝着缺口处飞奔而走。
  好在我对于躲子丨弹丨这事儿颇有心得,一直藏身在人群之中,所以倒也顺利地冲出了围墙缺口处。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方向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响,显然是那帮走楼梯的人吸引了火力。
  虽然瞧不见那边的状况,但我还是能够估计得到大概。
  永盛监狱的守卫力量非同凡响,而我们这一路过来,还算是比较顺利,那么真正阻拦的力量,应该就在那边的方向。
  今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失去性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此陪葬。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
  管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冲出了永盛监狱的围墙之后,我往回望,却见那永盛监狱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到处都是枪声和哭泣的呐喊,有白色的亡魂在天空中飘荡,仿佛在找寻着什么一样。
  我们继续走,屈胖三带着我们穿过外面的一条公路,走过两个街区,这个时候,前面有一辆车在黑暗处闪了两下灯。
  屈胖三走上前去,挥了挥手,那车立刻就开了过来,副驾驶室上面的窗户摇下来,却是先前在监狱旁边找到我们的其中一人。
  他是李家湖的保镖。

  这是约好的么?
  我心中疑惑,而屈胖三则焦急地说道:“只有一辆车么,我不是叫你们多准备一点儿么?”
  那保镖低头,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话,然后对他说道:“我们把员工的班车提过来了。”
  话儿刚刚说完,一辆大巴车开了过来,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清点好了人数,加上吴飞熊和昏迷不醒的吴老鸠,跟着我们逃出来的,总共有十一人。
  还有几个寨黎苗村的人,在逃亡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能够跟过来。
  清点好了人数之后,我们赶紧上车,离开了这里。

  车子往市区方向行去,一路上不断有警车、救护车“呜呜”地飞驰而过,我们不敢仔细打量,大部分人死死地缩在座椅上,而我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也留在了大巴上,然后跟那个中年人讲起了蚩婆婆离去时的情况来。
  日期:2016-03-0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