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12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像是尸体上携带的玉件,在死者腐烂过程中,被尸体腐烂产生的液体浸染而出现深紫色的斑痕,就是人们常说的“尸沁”。
  而玉器上一些红颜色的沁色,则是说明死者大多是被活着捆绑,再活活用凶器杀死,流出的鲜血浸入玉器,然后埋在地下多年不见天日,由此就成了名符其实的“血沁”。
  不管是尸沁还是血沁,其实都是大凶的物件,只不过有些刚入行的人不懂古玉,还专门去追求那种艳丽的色彩,却是不知道在沾染这些东西之后,会对自身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不过这种东西别人或许害怕,但方逸从小就是学的道家的本事,又岂会怕这些玩意儿,别说那块龙形玉佩上面并没有怨气产生,就算是有,方逸也能将其给度化了。
  “满哥,牌子借给我用用……”看到足足过了一分钟都没有人举牌,方逸开口向满军说道。
  “嗯?方逸,你真要拍这块玉佩?”

  满军闻言也是愣了一下,其实他刚才上台最先看的就是这玉佩,不过一上手满军就将其给放弃掉了,因为别的先不说,就是这块玉佩混搭在一起的沁色,就将整块玉佩的美感给破坏掉了。
  “我出五千,反正东西也不贵,拿回家盘一盘,看能不能盘出来……”
  就在方逸向满军要号牌的时候,场内响起了一个声音,说话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在此之前他拍下来过一件二十多万的清朝黄花梨椅子,不过这是个纯粹的藏家,买去东西倒不是为了卖的。
  “花五千买这个东西盘?”满军低声说道:“古玉是要盘,但也要看成色啊,这玉沁的那么厉害,能盘出来才怪呢……”
  古玉之所以要比新玉值钱,其实就是值钱在沁色上面,如果沁色沁入的好,再经过十几年的盘玩,那么一块玉就会价值连城,玉器本身品质倒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各种沁色纠缠在一起,使得玉器颜色看上去变得杂乱,那就会给人一种画蛇添足的感觉,玉质再好的玉器也是无法盘玩成传承宝玉的。
  “满哥,我就看中那玉佩了,你倒是把号牌给我啊……”
  场内除了那个老者报价之外,再也没有人喊价了,此时主持人已经喊到了第二遍五千块钱,方逸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抢过了满军手里的号牌,大声说道:“我出六千!”
  “六千,二十八号出价六千,各位朋友还有没有再出价的……”几千块钱的小物件,对于整个拍卖会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主持人自然也没有那么上心,推销起来也不是那么卖力。
  “七千吧,这东西我挺喜欢的……”那位老者又叫了一口价。

  “一万……”方逸直接加了三千块钱,开口说道:“美玉养人。我也很喜欢这块玉,还希望老人家高抬贵手啊……”
  方逸现在又感受到那种一文钱憋死英雄汉的感觉了,他身上一共就两万三千块钱,如果老人继续加价的话。一旦超过了两万,方逸说不得还要向满军开口。
  “方逸,你疯啦,一块被水沁给毁掉的玉佩而已。你小子竟然出一万?”
  满军用手死死的拉住了方逸的胳膊,生怕他在别人喊价之后再抬价,开口说道:“你要是喜欢古玉,回头我让人给你找一块好的就是了,一万块钱能买个不错的了……”
  古玉值钱,除了沁色美观具备一种历史的岁月沧桑感之外,还需要一点因素,那就是它必须经过长年的盘玩。使得沁色完全和玉石融为一体,就像是玉石本身所具备的颜色一般。

  但是刚出土的古玉,大多都是些色彩晦暗的玉器,从表面上看不出丝毫宝玉的光泽来,所以值钱的古玉都是那些传承了数十上百年的东西,而不是指的刚刚出土还没有盘玩过的玉器。
  所以在两千年的古玩市场里,一万块钱的确能买块不错的出土古玉。当然,因为古玉和新玉价格上的巨大差异,古玉作假也是最为常见的。
  就像是为了能做出血沁的效果,那些造假的人甚至会将活羊的后腿用刀子割开,将玉器给塞进去,然后再用针线缝合,等到一年半载之后再取出来,玉器就会带有血沁的效果了。
  “老满,一万块钱买这么个玩意,亏你能干的出来啊……”

  在方逸喊过价之后。谢清阳的风凉话又是传了过来。大家都是行里的人,对这些物件的价格自然是了如指掌,像台上这么个玩意儿,市场里一两千块钱就能淘弄到。
  “算了。我不要了……”听到谢清阳的话后,那位老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放弃了,几千块钱拿着盘玩一下还行,要是过万就有点不值得了。
  “没有人再出价了吗?好吧,一万块钱一次,一万块钱两次,一万块钱三次,成交!”
  方逸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谢清阳一下,他的话让场内再也没有人出价了,主持人询问了一遍之后,连喊了三次价,将拍卖槌重重的敲了下去。
  “终于买到手了……”
  听到成交两个字,方逸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这块古玉对他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甚至要比那本《永乐大典》还要强烈的多。
  “你这小子,整个一败家子啊!”
  看到木槌已经敲了下去,满军的手也松开了,现在木已成舟,他想反悔都不行,毕竟在典藏公司那里还压着两万块钱的保证金呢。

  “满哥,说不定我就捡了个漏呢……”
  方逸对满军的话不以为意,笑嘻嘻的说道,就算这块玉佩在商业价值上一文不值,方逸也是要将它搞到手里的,要知道,他的神识受损可是在探查完这块玉佩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捡漏?”
  听到方逸的话,满军和旁边的余老都是一脸的错愕,继而失声笑了起来,捡漏要是如此容易,他们还能靠着这一行吃饭吗?那些所谓的专家恐怕早就发大财了,也不能整天靠着一张嘴皮子坑蒙拐骗了。

  “小伙子,你底子不错,踏实点学些东西,这比什么都强……”
  余宣拍了拍方逸的肩膀,初入古玩行的人估计都是像方逸这样的,在梦里都琢磨着能捡个大漏一飞冲天,而他们的捡漏大计实际上每次都是以吃药打眼收场。
  没有了想拍的东西,方逸也是放松了下来,在后面的拍卖中,虽然一件十二开清中期镶玉的紫檀大屏风拍出了一千两百万的高价,但都和方逸他们没有关系了。
  “各位,在交易完之后,我们为大家准备了高档自助餐,还希望大家能光临……”
  在那件压场的屏风拍卖过后,整场拍卖就算是结束了,在一些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各个拍到物件的古玩商或者是藏家,在会场当场就缴清了费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