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8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谁说的!谁让出去的。”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呢,我刚才才知道这消息。”
  我说:“妈的这群王八蛋!我去找徐男问问。”
  我马上去找了徐男,问她这个事为什么这样。
  徐男自己也一脸懵:“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我说:“上面的说,我们把名额都让给了c监区。”

  徐男说:“谁让的。”
  我说:“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让的。”
  徐男说:“我没让出去。c监区的胡说吧。”
  我说:“赶紧的问问。”
  徐男打电话问了一下,那边的说让徐男过去当面谈。
  我问道:“是哪个部门组织的。”
  徐男说:“狱政科,总监区长,这些。”
  我说:“说到狱政科,不卡住我们就怪了,一直就对我们监区不爽,她们故意的。”
  徐男说道:“为什么c监区能把我们的名额拿走,你有没有问清。”

  我说:“是沈月来跟我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说,如果成立文艺团,就把李珊娜弄过去当团长什么的。谁知道是这样子啊。”
  李珊娜关太久没出来,都发霉了都。
  徐男说:“我过去问问。”
  徐男过去行政办公楼那边去问了。
  我回了自己办公室。
  不一会儿,兰芬过来找我了。
  兰芬进来后,我拿着一瓶水给了她。
  我自己打开了一瓶。
  自从上次被下毒后,我现在喝水都不太敢喝饮水机的。
  兰芬直奔主题:“队长,沈月和我说了,你找我的事。我也找了那边的我一个朋友。”
  我问道:“你那是什么朋友的。”
  兰芬说:“之前一起去学习过,就认识的。”
  我说:“靠,一起去学习,靠谱不靠谱的啊。”
  兰芬说:“她人挺好的,那时候她都已经有了官职,还对我那么好。我们去学习的时候一个宿舍,一天我和她去湖边骑自行车,我一摔倒,她把车一扔,车马上就过来扶我,一直检查我的手,胳膊,膝盖,脚踝有没有受伤。然后,她送我去医院。那时候我有困难,你也帮我的时候,她也帮了我,人挺好的。”
  我说:“人那么好,她贪钱吗。”
  兰芬说:“不贪吧。”
  我说:“还是中队长。我晕了,那她会愿意帮你吗。而且,是要查谁害我呢。”

  兰芬说:“你要她帮你做什么呢。”
  我说:“帮我查查看,c监区是不是有人专门对付我的。”
  兰芬说:“这个怎么查呀。”
  我说:“这样吧,你先约她出来,一起吃个饭,聊聊,就知道了。”
  兰芬说:“什么时候。”
  我说:“今晚。”
  兰芬点点头。
  她去约了那个中队长。

  一会儿后,我又去找了徐男。
  徐男已经回来了。
  我问徐男:“怎么样,问得怎么样。”
  徐男说道:“她们要成立文艺团文艺班,也没通知我们,我们都没知道。”
  我说:“搞什么啊,好像我们不是监狱里的。”
  徐男说:“三个监区都通知了,都有名额,只有我们监区不通知,c监区还把我们的名额都拿走了。”
  我问:“为什么这样的。”
  徐男说:“她们c监区的说,说我们b监区最近一段时间,不是闹火灾,就是抵抗拆迁和狱政科打架,还有搞为了女囚和上面部门,还有和a监区打群架,季度评分垫底,要给我们监区一点惩罚长记性。”
  我说:“闹火灾,那还不是因为有人故意纵火,抵抗拆迁,那不是因为楼里还有人吗,和上面部门打架,你知道的,狱政科**搞到我们头上,和a监区打群架?上次篮球赛,她们自己先闹起来的。”

  徐男说:“这些事,一件件的,都是大事,闹大了,把我们的评分都拉下去了。加上,a监区和c监区,狱政科科长对我们的诋毁,上面直接决定这次艺术团成立的名额不给我们。”
  我说:“妈的这群混蛋!这次不给,难道还有下次不成。”
  徐男说道:“我也去交涉了,**,没用。”
  徐男自从上来这监区长的位置后,就很少脏话,看来,这家伙也是真的发火了。
  我说道:“想个办法,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徐男说:“我也没有办法。”
  我说:“不如去找监狱长。”
  徐男说:“去了也没用。”
  我说:“靠,让我去。但是要以监区的名义去争取。”
  徐男说:“成,你去吧。”
  我说:“好吧,你怕,我不怕。”
  徐男说:“问题是没用,我刚才闹过了,没用。”
  我说:“让我来!”
  我先给贺兰婷电话,打她的办公室,贺兰婷没在。
  我想办法,打了她,和她说了这事,贺兰婷说这事不归她管,跟她说没用。

  我说让她去帮忙说一下,贺兰婷说:“这多大的事,我懒得说。”
  然后她挂了电话。
  我那么努力,其实,除了想为了自己的人争取利益之外,还是想对李珊娜好一些。
  贺兰婷既然不肯帮忙,那便自己去找监狱长了。
  不过,这么不请自来,监狱长也挺恼火的,加上监狱长每次见我,都是因为麻烦事,所以,她在她办公室见到我第一眼,就不爽的样子了。
  不爽就不爽,不爽我也说。
  我跟她说了,这次艺术团成立,我们监区没名额的事。
  监区长虽然不爽,但问题反应到她这里,她还是要解决的。

  她马上打电话问,为什么没有我们的名额。
  一会儿后,总监区长,还有狱政科科长来了。
  来了后,这两人马上说,说我们监区的坏话,什么打架啊,着火啊,什么抗拒命令,打上面的人,打其他监区的人,所以季度评分垫底,又被扣分的,名声也难听,而且总闹事,所以就没给我们名额,算是给我们一点教训。
  我说道:“你们这么教训,公平吗。你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教训,再加上,我们这么做,每次上面都有处分下来了,既然都已经处分过了,为什么偏偏在艺术团这事上还要处分我们呢。三个监区的女囚都有名额,光是我们没有,这算几个意思啊。”
  狱政科科长说道:“这么处分,也是让你们自己反省反省。你看你们上次,在排练的时候,就和别监区打了假,演出的时候,你们也打了。连打一场篮球赛,你们都和别的监区打架,狱政科下去,你们也打。这次成立艺术团,让你们监区的人参与,那还得了,你们监区的人又开始闹事,估计刚成立,排练节目就开始打了。”

  日期:2016-05-08 09: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