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8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生存法则吗。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强者为王。你就是去外面摆个地摊,都有可能和人家打打杀杀抢生意抢地盘,更别说我们做这么大生意的。”
  我说道:“那你们这么个竞争手段,无耻不无耻!把同行业的打了砸了,还用暴力要客户收了你们的货!”
  薛明媚说:“无耻不无耻,赚到钱就行了,你看不顺眼,你来做啊。”
  我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薛明媚,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有道德心的,在监狱里,在监区里,你是个有爱心的大姐大,所以她们尊敬你拥护你爱戴你。我不信你变得那么冷酷无情。”
  薛明媚说道:“人都是会变的。我告诉你吧,你有个兄弟,西城龙王,是吗。我故意让人砍的。”
  我砰一声砸在桌子上大吼:“薛明媚!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薛明媚说道:“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我想抢了他们的地盘,西城比环城更富庶,繁华,占了那里,遍地是黄金。我需要钱,你懂的,我浪费了那么多年的青春,在里面。我出来了,我要大展身手,我要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我说:“拿回来不是那么拿的。钱难道就是你追求的东西吗!”
  薛明媚说:“是。难道你不追求金钱吗。”
  我说:“好。可是,你明知龙王是我兄弟,你还让人砍他,往死里砍,你,你还有良心吗。难道不看在我几分面子上,你抢地盘,你就抢了吧,你还砍他!”
  薛明媚说:“砍死他,砍死龙王,西城老大,西城大乱,我们趁机而入。这计划好吧。可惜了,好在他跑得快。”
  她很可惜的叹气一声。
  我对她,绝望了,想不到,昨日的温存,像是上辈子逝去的幻象,今天,她冷冰冰的对着我,如同我的敌人。
  她故意的,只是,为什么她会对着我带着恨。

  我搞不懂,她怎么一出来,就直接能爬上了环城帮的高位。
  我说道:“他是我兄弟,我认的哥,你还这么下得了手,看来,你也没把我当过一回事。好吧,我们之前的情分,一笔勾销,看来,是我自己太天真。以后,你自己小心,别太高估你自己。”
  她冷冷看着我。
  我问道:“多嘴一句,你和维斯,应该是上下级关系吧。”
  她说:“他是我男人。”
  我被震惊到了。
  我愕然了许久。
  我呵呵一声,抬头看看头上的吊灯,说道:“不错呢,一出来,就靠到那么强大的靠山,恭喜。”
  我的心脏如同被电穿过,心疼。

  我站了起来:“不打扰了。记着,以后自己小心。”
  她说:“这话你自己警告你自己吧。”
  我说:“好。”
  我们变成了冰冷的对敌。
  我对陈逊挥挥手,我们一起下楼了。
  我们下去后,我让他们几个离去了。

  然后我叫陈逊陪我喝几杯,陈逊看我心情不好的样子,便和我去了。
  还是那个烧烤摊。
  坐下后,点了老几样。
  我喝着酒,吃着东西。

  陈逊坐我对面,问道:“她是谁。”
  我说道:“环城帮,维斯的女人,在帮中应该是有举重若轻的地位。”
  陈逊说:“你看起来和她挺熟的。”
  我说:“何止熟啊,以前我和她的关系,呵呵,差不多是男女朋友,我们互相爱慕吧。但因为条件所限,我们走不到一起。谁知道,她怎么去了,而且,还特别的针对我。”

  陈逊说:“她喜欢过你?”
  我说:“应该吧,不过那也是环境所限制,她没办法。”
  陈逊想了想,说道:“该不是因爱生恨吧。”
  我问:“什么因爱生恨。”

  陈逊说道:“因为爱,所以恨。因为爱你,所以恨你。”
  我问:“什么什么意思。”
  陈逊说:“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
  我说:“没有吧。可能没有。”
  我怎么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我不就是那段时间没去看她,然后她出来也没理我,然后就这样了啊。
  陈逊说:“那为什么呢。”
  我说:“天知道啊,她根本就躲着我,假装不认识我,还处处为难,要和我们作对,真可怕。”
  知道对手是薛明媚,我倒是感到没那么可怕了,哪怕是被她占了地盘,我也不会太难受。
  毕竟,曾经的我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陈逊说道:“那我们以后对他们进攻,要不要手下留情。”
  我想了想,说道:“对他们的人,不需要手下留情,对这女的,就别伤害她。”
  我叹气。
  曾经见到彩姐放过霸王龙,我还说做人有时候一定要狠下心,可是,如果换做是现在的我,让我伤害薛明媚,我确实也做不到。
  可我实在想不通,我到底哪点得罪了薛明媚啊。可是如果不得罪她,她为何如此对我呢?
  非要看我不爽才开心,非要和我作对?
  可她又怎么的。
  想到这个,我心里就堵。
  我想着维斯和薛明媚站在一起的画面,倒也挺般配的,可是,他们怎么认识的,是真爱吗。
  想不通。
  喝了一些酒后,回去躺下,因为想的事情太多,晚上做梦乱七八糟的。

  梦见薛明媚,梦见维斯,不过,忘了梦见他们在干嘛了。
  然后,梦见了幻听到鬼声:“帅哥,帅哥,来帮帮我。”
  看到那个黑暗的角落,然后看到一个女孩,抬头,不可怕,是那个c监区的女孩,脑子里做梦,反反复复的都是梦见那双眼睛,那张面容。
  第二天起来后,感觉都晕晕沉沉的,做的什么破梦啊,搞得我自己到处不舒服。
  下楼,吃了早餐,打个摩的去上班。
  上班的时候,处理了手头工作,坐在办公室,趴了一下,还是晕沉沉的。
  沈月进来了。
  我问道:“什么事。”
  沈月说:“兰芬跟c监区的一个中队长挺熟。”

  我说道:“是吗。叫兰芬过来。”
  沈月说道:“她在忙,一会儿就过来。”
  我说道:“挺好,挺好。”
  沈月说:“上面有计划,要成立新的文艺队。要从每个监区中挑选一部分女囚过去面试。”
  我说道:“以前的文艺团艺术队什么的都取消了,现在又要重新成立干嘛呢。”
  沈月说:“不知道。”

  我说:“直接让李珊娜去搞不就行了,真麻烦这群人。”
  沈月说:“我们监区没名额。”
  我吃惊道:“你说什么,没名额?为什么。”
  沈月说:“c监区的把我们的名额都抢过去了。”

  我说道:“我靠,这帮家伙,要搞什么鬼。她们为什么这么干。”
  沈月说:“为钱。挑选出来的女囚,能给她们多少钱啊。”
  我说:“那么荒唐,那上面的也乐意?”
  沈月说:“上面说是我们监区把名额让出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