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进门就行大礼拜年的楚天齐,柳三爷激动万分。他胡须抖动,眼中泪光闪现,用颤抖的双手相搀。口中连说着“不敢当,不敢当。”
  柳三爷从桌上取下一只小碗,亲自倒了一杯酒,双手递到楚天齐面前:“孩子,好样的,我看你日后必成大器,三爷爷敬你一杯。”
  “三爷爷,这可使不得,要敬也应该是我敬您。”楚天齐慌忙谦让道。
  “不,一定要我来敬。我这杯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全村的乡亲。”柳三爷笃定的说道,“我们都看好你,希望你不管到了那里,不管官做的多大,都不要忘了乡亲们,更不要忘了你治下的老百姓和千万苍生。”
  楚天齐顿觉这杯酒份量很重,它承载着全村父老的重托,承载着像柳三爷一样的众多百姓期望,这杯酒必须要喝。
  楚天齐恭敬的双手接过酒杯,郑重的说道:“三爷爷,您的话我记住了,我永远不会忘本。”
  大部分当官者,对于像柳三爷这样一位布衣说出的话,可能会记住五、六个月,长的也就记住个三、两年。可楚天齐一直记着柳三爷的话,这一记就是一辈子,因为他深刻理解“民为本”这句话的含义,和里面沉甸甸的份量。
  从柳三爷家出来,又给好多长者拜完年,楚天齐才回到家里。
  一到家门口的巷子,楚天齐就楞住了,哪来这么多的三轮车和摩托?他看看弟弟,楚礼瑞也直摇头。狐疑的穿过车子中间空中的小道,楚天齐和弟弟回到了院子里。
  屋里众人看到进院的楚天齐,纷纷迎了出来。
  当先一人正是甘沟村村主任常海,他的身后是几个种菜村的村书记和村主任,柳大年也在其中。
  “楚乡长过年好。”常海当先说道。
  “大家过年好。”
  “楚乡长过年好。”

  大家互相拜过年后,楚天齐看向了人群中的柳大年,眼中带着询问的意思,以及一丝不快。
  “楚乡长,别怪老柳,大伙是我通知的。”常海看出楚天齐有要责怪柳大年的意思,这才说道,“昨天晚上,常文把大叔醒来的消息告诉了我。今天我又和他们几个说了,他们就都要来看望一下大叔。”
  听到不是柳大年通知的,楚天齐脸上神色缓和了,他笑着道:“谢谢常主任,谢谢大家了。”
  常海见楚天齐脸上已经“阴转睛”了,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二百元钱递了过来:“楚乡长,这是看望大叔的。”
  此时,其他村干部也同样拿出钱,说道:“给大叔的。”

  楚天齐脸色一寒,口气严厉的说道:“老常,大家能来看我爸,我很感谢,但不要弄的太俗气了。”
  “我们,我们就是一点心意。”常海仍不死心的说道,“再说了,大叔看病也花了很多钱。”
  “心意我领了,把钱收起来,否则就太没意思了。”楚天齐态度很坚决。
  “好吧。”常海把钱揣了起来。
  楚天齐要留大家吃饭,但大家都惦记着与家人团聚,没有留下。各位村干部本想过年向领导表示一下,结果没有表示成功,但他们从心底里对楚天齐更加认可了。

  接下来几天,不是这家请,就是那家叫的。楚天齐当然不能不去,同村乡里乡亲的正常走动是不能拒绝的。
  在这期间,楚天齐还联系了县医院的高副院长,告诉了父亲醒来的事情。高副院长非常高兴,叮嘱了楚天齐一些事情,并说会尽快从外地回来,然后会第一时间察看楚玉良的情况。
  正月初七这天,父亲楚玉良忽然能认出楚礼娟了,这让全家又是一阵激动,大家对于父亲的身体恢复充满了信心。
  舒服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到正月初八了。一大早,楚天齐就坐上了班车,今天乡里该他值班了。
  按照规定,春节假期就到正月初七,初八就应该正式上班了。而各乡形成的惯例是正月十八正式上班,多年约定俗成的习惯,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只不过从初八这天开始,会增加值班人数。其实县里一般也是这种惯例,最起码没有特殊事情的话,在正月十五前,县里的大领导是不会正式上班的。
  来到乡里的时候,还不到八点。楚天齐直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开门就闻到了浓烈的土腥味。打水、烧开、擦洗,一整套工作下来,时间也到八点半了。
  刚泡上一杯茶,土地所所长朱成国、派出所所长赵刚先后到来,互相拜个晚年,坐着闲聊了几句,朱、赵二人离去。
  今天值班的共四人,带班领导是楚天齐,其他人员还包括王晓英、朱成国、赵刚。就差王晓英没到了,没到就没到吧,反正有事也指不上他。这组人值班从初八到初十,共三天。
  楚天齐打开电脑,准备看一些资料,可是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老是走神。大概是因为放假好几天,一直还没从过年的气氛中走出来吧。后来干脆关了电脑,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
  “叮呤呤”,一支烟还没抽完,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电话是赵刚打来的,他的声音很急:“楚乡长,葫芦沟村会计报警,有人在身上泼满汽油,手拿打火机,要和村长胡小刚同归于尽。”
  “什么?好的,咱们马上去。”楚天齐来不及细问详情,焦急的应道。
  挂断电话后,楚天齐从衣架上取下羽绒服,走出办公室,锁上房门,迅速向前院走去。
  刚穿过走廊过道,就看到派出所门前停放的警车。警车已经发动,烟囱正在向外突突冒烟,楚天齐走到警车旁,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
  楚天齐一关上车门,警车就“嗖”的一声蹿了出去。驾驶警车的是所长赵刚,车后排座位上坐着一名协警。
  “据村会计说,今天早上,他刚到村部,就接到村主任胡小刚媳妇电话。说有人在她家挟持了胡小刚,要求胡小刚答应他的条件,要是不答应的话,就会点燃身上泼洒的汽油,与胡小刚同归于尽。村会计知道此事后,马上向派出所报了案,他就知道这些,至于事情起因、挟迫者做案动机,目前一概不知。”赵刚边开车边说道。
  “哦”楚天齐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一路上警灯闪烁,警笛鸣响,大约二十来分钟后,就拐上了葫芦沟村的土路。赵刚关掉了车上的警报器,向村里开去。从村口到村委会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路,却走了十多分钟,因为路不好走。
  早在门口等候的村会计,一看到警车,急忙走了过来。村会计姓杨,是村里少有的外姓。
  楚天齐、赵刚、协警三人从车上下来,杨会计冲他们点了点头。
  杨会计直接对着赵刚说道:“赵所长,身上泼洒汽油的人,叫卢三赖,常年靠卖豆腐为生。他承包了村里的一口水井,年前到期了,他今年还想再租,主任有其他安排,就没有租给他。”
  日期:2016-05-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