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快,快,把电话拿过来。我要打电话。”常文看着妻子,激动的说道。小张老师依言把电话拿到了常文面前。
  常文颤抖着双手,拨出了一串号码。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后,就接通了:“喂,谁呀?”听筒里传出常海的声音。
  “村长,我是常文。楚乡长的父亲醒来了,楚大叔醒来了。”常文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发颤。
  对方停顿了一下,才传出常海兴奋的声音:“楚大叔醒来了?太好了,太好了。”说完,“咔嗒”一声挂掉了电话。
  不一会,村委会喇叭里传出了常海激动的声音:“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给常文治病的楚大夫醒了,楚大叔醒了。”
  很快,村子里响起了密集的炮竹声音,各色炫丽的彩色花朵在空中绽放。

  常文父子两代为甘沟村做的贡献,大家都记在心里,常文父子就是村里的恩人。楚玉良因为给常文治病才导致昏迷不醒,在甘沟人心中楚玉良就是常文的恩人。现在,恩人的恩人苏醒了,善良的村民自然要用这种淳朴的方式表达庆贺之意了。
  从柳大年家里出来,楚天齐的脚步轻快无比,既因为父亲的突然苏醒,也因为自己的一个电话能让常文一家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新年。
  街道上不时有穿着新衣的孩子,三五成群的经过。他们或一起燃放鞭炮,或大声的聊着他们的世界,讲着他们的理想,总之就是表达他们的喜悦。
  家家户户门前高悬的红灯笼,都亮了起来,发出柔和喜庆的光亮。大红的对联,在灯光映照下,是那样的喜庆。一副副对仗工整的语句,寄托着人们对来年风调雨顺的期盼,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国泰民安的祝福。

  空气中,一阵阵肉食和蔬菜的香气,夹杂着鞭炮爆响后的气息,不时飘过。在喜庆的对联和大红灯笼映照下,整个村子充满了浓郁的过年味道。
  紧走几步,回到自己家中,西屋里已经听不到母亲絮叨的声音。楚天齐轻轻挑起西屋门帘,走了进去。父亲已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随着他胸脯的微微起伏,能够隐约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音。这种清晰的呼吸动作和声音,是在他受伤后的一百多天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楚天齐心中大定,看来父亲一定会慢慢好起来了。
  楚天齐轻轻的坐到炕沿上,看着父亲那清瘦的面孔,回想着近一阶段的事情,不禁感慨万千。
  人生的事情,真是说不透。想想一周前,当时自己对父亲的身体能不能康复,甚至能不能醒来,已经信心有所动摇。没想到的是,父亲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醒来了。他现在对于父亲为什么醒来,还不清楚,可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可能是机缘巧合的原因。不管是为什么,但父亲已经醒来,这就是事实,就是值得庆幸的高兴的事情。再想想一周前,当时自己还在因为黄敬祖的特殊笑容而备感压力,后来在宁俊琦几句话的调剂下,烦恼灰飞烟灭。

  “事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句话说的没错,好多的烦恼都是自已寻找的。正是因为对一些事情信心不足,或是过于在意得失,才让我们经常会有患得患失的感觉,空添无限烦恼。
  信念坚定,心态阳光,才是一切快乐的源泉。想到这些,楚天齐看了看父亲,下到地上,向东屋走去。
  东屋里,母亲、姐姐、弟弟、妞妞,正在看着春晚。看到楚天齐进来,姐姐直接往炕里边挪了挪,给楚天齐让出地方。
  电视上,青春靓丽、唱功不凡的女歌手,阳光帅气、实力强劲的男演员,两两一组,正在演绎一首充满温情与亲情的歌曲: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呀,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那朗朗上口的旋律,那朴实无华的语句,再加之四名歌手似“说”似“唱”的不俗演绎,顿时引起了现场及电视机前观众的共鸣。

  大家不由得跟着轻声哼唱出来,妞妞唱的最欢,她一边唱着,一边做着洗碗、捶背的动作。那稚*嫩的嗓音、那滑稽的举动,引得一家人开怀大笑,那浓浓的亲情顿时充满了整个屋子。
  今年的春晚节目确实不错,相声、小品包袱叫响、“笑”果不俗。歌曲朗朗上口,易于传唱。而且很多节目都与时代紧密相连,既有国家大喜事的体现,也有百姓新生活的表述。
  也可能是心境的原因,楚天齐一家看的是兴高彩烈、意犹未尽。就连母亲尤春梅,也不时比比划划的的,哼唱上两句。
  看完春晚节目以后,大家才去睡觉。听着父亲均匀的呼吸声,楚天齐也很快睡去,这一觉睡的很沉很沉,很香很香。

  早上刚刚醒来,饺子的香气就飘了过来,直钻鼻孔。
  看来起晚了,楚天齐心里想着,急忙穿衣起床,刚刚洗漱完毕。
  门帘晃动,妞妞从外面走了进来,伸出小手,脆脆的说了一声:“大舅,过年好。”
  看着妞妞好笑的动作,楚天齐说道:“妞妞过年好。”说完后故意不动,而是笑吟吟的看着她。
  “大舅,压岁钱。”见楚天齐迟迟没有表示,妞妞小*脸憋的通红,直接说了出来。
  “哈哈,大舅都给你准备好了。”楚天齐说着,去旁边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了妞妞。

  妞妞腼腆的一笑,接过了红包,然后迫不急待的打开。当她从红包里拿出一沓崭新的一元纸币时,眼睛已经乐得迷成了一条缝。她用手举着纸币,高兴的跑出了西屋,嘴里喊着:“有钱喽,有钱喽。”
  楚天齐走到外屋,看到姐姐正在煮着饺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起晚了。”
  “平时你事多,我们就没叫你,让你多睡会。”楚礼娟不以为然的说道。
  吃完饺子,楚天齐和楚礼瑞按照惯例,去给村里的长辈拜年。虽说村里就他们一家外姓,可父亲每年都让他们去给村里长辈拜年。正是靠着自己乐于助人的品格,和尊长敬幼的作派,楚玉良才在这个柳姓的村子里站住了脚,溶入进去,并渐渐获得了村里人的尊敬和赞赏。

  楚天齐去给村里长辈拜年,自己觉得理所当然。可这些长辈们却有了不同的感受,他们感触颇多,更多的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做为乡领导,而且又是市里、县里的先进人物,听说还是县委书记中意的干部。在村里人们心目中,楚天齐已经不是那个学习好的毛头后生,更不是小时玩伴口中的“狗儿”了。大家把他看成了父母官,看成了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也把他看成柳林堡的骄傲。
  父母官、大英雄能上门,给一个庄稼汉拜年,还要行大礼,这怎能不令这些人动容。他们既心中惴惴不安,又感到无比自豪。而且他们还感觉到,这个后生当官了,做英雄了,但本性还是那个淳仆的好后生,他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柳三爷是村子里柳氏一门仍健在的长者中,年龄最长、辈份最高的,也是整个柳林堡威信最高的人,自然要第一个去拜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