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6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放丁二狗走,让外人怎么看,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连自己的秘书都留不住,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难伺候了,所以石爱国顾忌自己的名声,也不愿意放丁二狗走。
  可是丁二狗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当市委书记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对于公丨安丨局一直还不能如臂指使,湖州的治安状况并没有因为自己当了市委书记而有所改善,这一点他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老百姓的意见很大  。
  “书记,这不太好吧,他太年轻了,公丨安丨局是个多复杂的地方,我怕他根本起不到你想要的作用”。顾青山一听石爱国居然要将丁二狗放到公丨安丨局去,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反对道。
  “咳,你误会了,不是我想要让他去,而是他自己想去”。
  “他自己想去?理由呢?”
  “唉,还不是看我们无人可用嘛,这孩子心还是很细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昨晚公丨安丨局汇报说,副局长谭大庆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财政局长刚刚身遭横死,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又不见了,青山,我这心脏有时候还真是有点受不了啦,看起来我们有一个共识是无比正确的,那就是湖州群在的问题远远超过你我的想想”。
  “年轻人有斗志是好的,但是我担心他没有这个能力,虽然他做过几天丨警丨察,但是你我都知道,丨警丨察队伍不是那么好带的,再说了,李法瑞盘踞公丨安丨局这么多年,难道没有自己的嫡系,所以只要李法瑞在公丨安丨局,他去了一点用都没有”。

  “青山,也不能这样说,我对丁长生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时不时还会给我惊喜,我建议还是放那里试一试,反正也如他所说的那样,我们的确是无人可用”。石爱国态度坚决,顾青山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虽然石爱国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了顾青山丁长生到公丨安丨局是他自己的主意,但是顾青山还是没有马上很早丁二狗谈话,他想在晚上的时候好好和丁二狗聊聊。
  在他看来,丁二狗这招的确是个昏招,跟着石爱国好好干几年,到石爱国离开的时候,怎么着也得给丁二狗安排一个区长或者是其他县市的县长副书记之类的,现在离开的确是得不偿失,而且一旦进入到公丨安丨局这个泥潭,再想出来那就难了。
  公丨安丨局有自己的体系,虽然丁二狗原来干过几天丨警丨察,但是不等于他对这个体系很明了,那么要想融入到这个圈子里,那么就得先融入到这个体系里来,融入的不彻底,那么结果就是在公丨安丨局孤家寡人一个,融入的太彻底,那么就意味着你这辈子很难再脱掉警服了,而顾青山对于丁二狗的期望远远不是做个丨警丨察这么简单的  。
  “你到底怎么惹着我爸爸了?”看着顾青山皱着眉头走出了办公室,不一会丁二狗接到了顾晓萌的电话。
  “没有啊,我刚刚见他了,但是没说话呀,怎么会惹着他了?”丁二狗感觉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只是刚才我爸爸打电话说让我通知你,晚上到我家来吃饭,而且语气很僵硬,仿佛是谁惹他生气了,我一猜便是你,你好好想想吧,记得晚上早些时间过来”。顾晓萌吩咐道。
  “好,我知道了”。丁二狗狐疑的挂了电话,一时间还真是想不起到底哪个地方惹着顾青山了。
  忐忑的过了一天,晚饭的时候,丁二狗提着一盒茶叶到了顾青山家,这个时候顾青山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客厅里喝茶呢,不过这个时候脸色已经好看多了。
  “长生来了,快进来”杨晓开门一看是丁二狗,热情的招呼他进来。
  “干妈,我干爹还在生气呢?”丁二狗瞧了一眼客厅里坐着的顾青山,小声问道。
  “生气?没有吧,我没看出来哪,你惹他生气了?”杨晓开玩笑道。
  “我哪敢啊,我姐说干爹很生气,好像是我惹得,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长生来了,过来,给我个解释”。顾青山一看是丁二狗来了,忍了一天的气再次升了起来。
  “干么呀你,孩子刚进门,你就瞎咋呼啥?”杨晓不客气的批道。

  “和你没关系,你做饭去,我有事和他说”。顾青山不为所动的说道。
  “干爹,到底什么事啊,让你这么生气?”丁二狗一看,果然是自己这边出了事,赶紧坐过去,将手里的茶叶摆在了茶几上。
  “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吗?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秘书不干去公丨安丨局,你以为你有三头六臂啊,你能玩转公丨安丨局,你能耐多大啊?”顾青山一连串的质问,让丁二狗知道了顾青山为什么生气了。 
  “我看你是疯了”。杨晓不甘示弱的说了顾青山一句。然后去做饭了,而丁二狗则低眉顺眼的坐在了顾青山身边,拿起茶壶认真的给顾青山倒了一杯茶,又恭敬的放在了顾青山面前。
  看到丁二狗的样子,顾青山是既想笑,又想继续训他一顿,但是到底还是忍住了,唉,说到底这不是自己儿子,要是自己的亲儿子,自己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干爹,消消气,我这么做也是不得已,我不想让人家以为我就是个干秘书的材料,我也想干点实事,我在海阳县时,也做过一段时间的镇长,还别说,我当时扶持的那个杜鹃花种植基地现在都是中南省重要的杜鹃花产业基地了,前段时间那里的老百姓还打电话让我回去看看呢,你说我干这个秘书有什么出息……”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干秘书就没有出头之日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啊,到时候石爱国一走,走的时候还不得好好安排你一下,到那个时候怎么着也得是个区长县长之类的,你就不能再忍耐几年?”顾青山打断了丁二狗的自吹自擂道  。
  “干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你说你们这段时间为了干部调整费了多大的劲,怎么样?不是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嘛,再说了,石书记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现在谁都信不过,单从干部任命上就可见一斑了,不是绝对自己的人,他是不会答应放在某个位置上的,我这也是取巧吧”。
  “继续说”。顾青山仿佛听明白了一点丁二狗话里话外的意思。
  “我趁这个机会赶紧走出来,我担心石书记的路子又将是走蒋文山的老路了,任人唯亲,这样下去,不单单是邸坤成和司南下不满,上级恐怕也会不满,说到底,石书记没有蒋文山的威信和魄力,但是还想一方独霸,这样下去焉能不被各方势力攻击,我昨晚也在想找个什么机会走出去,没想到今天早晨机会就来了”。
  顾青山透过茶杯里淼淼的水汽看着身边的丁二狗,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是一个狗鼻子,政治敏感性太强了,真是可惜了,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该多好,顾青山在内心里再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其实丁二狗还有一件事没有说,那就是在石爱国家里听到的关于石爱国的小媳妇萧红的打算,萧红打算要成立公司,要想借助石爱国的权力大捞一笔,这样的事在那个城市都存在,官员从政,家属经商,利用有限的资源肥了自己的腰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