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5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1月5日,“太阳丸”号在经过了海关的严格检查后顺利离港。由于大部分侨民和领事馆工作人员已经撤离,船上只撤走了447名侨民。美国方面严格控制送行人员的数量,所以以往熙熙攘攘的码头显得有点冷清。随着“太阳丸”号的离开,夏威夷与日本之间的最后联系被彻底切断。
  最高兴的当然是满载而归的前岛中佐等人。他们知道,离开的此时此刻这里依然是美丽的天堂,等他们再回来的时候,这里将变成尸横遍野的人间地狱。
  从“太阳丸”号入港的那一天开始,美国就秘密派出了一艘警卫舰进行监控,可惜他们对于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发现。
  11月末,东京考虑到领事馆人员会在开战之后遭到逮捕监禁,为了保持情报来源打算秘密在夏威夷地区留下一个潜伏间谍,他们想到了那个蹩脚的德国人库恩。吉川冒着危险给库恩送去了16000美元。事实上日军袭击珍珠港之后,库恩很快因为在银行存款过多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逮捕并判处二十年监禁,后被驱逐出境去了阿根廷。
  12月2日喜多总领事告诉吉川,东京来电,“从即日起每天报告珍珠港的情报,尤其是美舰队的集结情况”。吉川从这种急迫的要求中看出战争已经近在眼前,帝国联合舰队的攻击目标无疑就是停泊在珍珠港内的太平洋舰队。开战之初就敢一下子前出到敌军的腹地,目标就是敌军最强大的太平洋舰队,吉川心中暗暗为山本大将的胆略和气魄所折服。尽管东京并未将意图透露给他,但他还是比以往更加频繁地开车兜风、垂钓、泡妞。

  12月6日是星期六,当天下午美军出海训练的舰船都像往常一样准时回到了港内。看看美国大兵脸上那兴奋的表情吉川就知道,今晚又将是一个狂欢之夜。
  吉川在春潮楼的窗帘后仔细观察了一阵,只见太平洋舰队大大小小的舰艇静静地停泊在海面上。吉川忽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太平洋舰队的两艘航空母舰和约十艘重型巡洋舰都没在港内。太平洋舰队本来有三艘航母的,他知道其中有一艘航母可能回美国本土了,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此时的“萨拉托加”号航母刚刚结束在圣地亚哥布雷默顿干船坞中的休整。吉川明白,如果联合舰队真的要袭击这里的话这无疑将是最大的遗憾。

  吉川在心中草拟了需要发出的电文稿,随后他开始收拾东西仔细检查房间,这是他每一次离开春潮楼必须要干的事情。在确信没有任何遗漏之后驱车直奔领事馆,他还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离开春潮楼。
  匆匆返回领事馆的吉川立刻向东京发回了的第264号特急电报:
  一、二艘航空母舰、十艘重型巡洋舰全部出港。
  二、12月6日傍晚停泊在珍珠港的舰艇如下:
  战列舰九艘(包括练习舰“犹他”号),轻巡洋舰七艘,驱逐舰十七艘,其他船只许多。

  三、舰队航空队没有进行航空侦察的征兆。
  这是吉川到夏威夷八个多月时间里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报,这封关键的电报在开战前六小时到达东京。从3月27日来到檀香山以来,吉川起草的第一份电报编号是驻檀香山总领事第78号,最后一份电报编号是264号。吉川在其任职255天内共起草拍发的电报达177份之多。当然其中也包括一些有关领事馆本身业务的电报,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电报属于军事情报。这都是吉川呕心沥血的结晶,所换来的是那支威风凛凛的庞大舰队在第二天早晨八点钟便遭到了日本鱼雷和丨炸丨弹的轮番洗礼。

  就在吉川发出电报的同一时间,南云机动部队距离珍珠港只剩下650公里,攻击珍珠港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十二个小时。
  处理完一切事务的吉川有点兴奋,喝了几杯威士忌后他准备冲个澡美美睡一觉,消除几天来的疲乏。隔着宽广的庭院吉川遥望了一下喜多总领事的官邸,他发现总领事的窗户还微微亮着灯光。
  熟睡中的吉川被日裔女侍芳江小姐唤醒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当他正准备往咖啡里放糖时,外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墙上的几幅画也被震落到地上。他抬头看了一下闹钟,是当地时间的12月7日早上7时55分。
  吉川急步来到院内,领事馆的成员也都跑到了草坪上,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声音是从西北的珍珠港方向传来的,那里已是浓烟滚滚一片火海了。在众人一片惊愕声中,一架飞机掠过了檀香山领事馆的上空,吉川清楚地看到了飞机双翼上涂有鲜红的“旭日”标志。
  日本飞机!战争打响了!他自言自语。太理想了,这么多军舰都在港内。
  “打起来了,终于打起来了!”
  喜极而泣的吉川一把拉住喜多总领事的手激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翘首凝望着珍珠港上空的浓烟,含着眼泪拍手相庆。他在檀香山二百多天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吉川为此感到非常自豪。
  吉川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匆匆回到房间抱着一包材料来到卫生间。这是他大半年来积累的资料,战争一爆发它们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现在必须立即销毁,否则这将成为他从事间谍活动的物证。他点起一把火,袅袅青烟从窗户漫到院内。就在吉川焚烧材料时,美国宪兵队已经将领事馆四面包围了起来。
  看到有青烟冒出的美国宪兵迅速冲进院内将房门撞开,六名武装人员冲了进来,开始往密码本上扑火,但肯定是来不及了。

  领事馆的其他人员已被集中扣留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吉川。他躲在院子里的一角静静地等到外边的轰炸声逐渐变稀最后完全静了下来。当他回办公室去时发现门已锁上,便向一名联邦调查局人员要求把他也关进去。
  “你是谁?”
  “森村正,书记官。”然后他如愿地被关了进去。
  日美正式开战,双方的驻外人员都作为人质被对方扣押,吉川自然也在其中。尽管美国以危险分子的嫌疑在夏威夷地区逮捕了两千多名日裔,但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吉川的间谍身份并没有被发现。吉川安全地登上客轮驶离瓦胡岛时,珍珠港的水面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切都曾是那么熟悉。他轻轻地挥手告别一切美好的回忆,包括春潮楼的那些艺妓们,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再见了,珍珠港!”
  后来他们被关押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营地里。吉川认为美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度,因为审查期间他没有遭到过拷打,还有人给他烟抽,这在日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一旦遭到拷问,吉川也不知道自己将能忍受到什么程度。在被关押期间,知道吉川爱喝酒的美国看守人员竟然还一周给他两瓶酒喝。后来他被作为外交官遣返回国,回国后的吉川还收到了一个箱子,他在夏威夷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美国人都给他寄回来了。包括带短波收音机的电唱机、被褥等物品以及那些曾用来乔装的在日本根本无法穿着的花哨衣服。箱子上面用英文写着“寄往东京,森村正收”。

  回国后的吉川被誉为“夏威夷作战的无名英雄”,并受到了日军大本营的重奖,甚至连遥远的盟友德国都给吉川颁发了荣誉勋章。此后他一直在军令部负责对美情报的第五课从事资料整理,偶尔也干些审讯俘虏的工作。在一次对一个美国潜艇俘虏的审讯中,吉川知道美国有一种可怕的玩意儿叫雷达。由于在美国受到的优待,吉川没有虐俘行为。但是他的同事可没有那么文明,虐俘的现象经常发生。

  日本战败后,第五课全体成员因为从事的是对美情报工作被作为战犯集体抓捕,并因为虐待俘虏行为被判处徒刑。还好吉川在之前的1944年已经退役,抓捕名单中尽管也出现了他的名字,但吉川再次发挥了高级间谍的本色,立即隐名埋姓消发为僧到伊豆的一座古庙中躲了起来,法号碧舟。吉川一直躲藏到1951年9月4日《旧金山和约》签署后才露面。
  吉川后半生一直从事石油贸易。闲暇之余还写了一本书叫《潜伏珍珠港》,据说在日本十分畅销。
  鹰飞师兄已经在前面贴出了这本书。老酒也看过,写得很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