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5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24 22:35:23
  (正文)
  10月23日,“龙田丸”号邮轮在蒙蒙晨雾中缓缓靠上了檀香山码头,它此行的公开任务是撤走部分在夏威夷的日本侨民。只有极少数人心里清楚,这很可能是“龙田丸”号战前最后的一次到珍珠港的航行了。
  船刚靠岸,一艘小型的白色汽艇就跟了上来,一群美国水兵开始登船检查,在船桥上、机舱边布满了岗哨。船上许多人都不允许下船。喜多总领事获准上船,与自称是“龙田丸”号的事务长接上了头。在船上一个卫生间里,中岛“事务长”取出一个纸捻塞给喜多,悄声说道:“我是军令部中岛凑少佐,请把这个交转交吉川君。我就不离船了,否则会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领事馆的喜多迅速把吉川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认识中岛少佐吗?”

  吉川点点头:“我们都是美国课的。”
  “他来了,在船上下不来,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吉川接过纸捻回到自己办公室反身锁紧了门。这是军令部给他的一封密信,不大的一张纸条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字,是给吉川提出的关于珍珠港基地和太平洋舰队的97个问题。吉川根据过去七个月费尽心机收集到的情报资料开了一个通宵的夜车,对所提问题逐一做了回答。例如:
  问:港内停泊舰船的总数?不同类型舰艇的艘数和舰名?
  答:对此吉川每天都有记录,只要翻翻记录本就能准确回答。
  问:战列舰、航空母舰和巡洋舰的停泊位置?
  答:见随后提供的地图。在地图上不但有军舰的位置,还标明了所有的机场及备用机场,甚至连高尔夫球场都有明确的标示。吉川认为一旦机场被摧毁的时候,美国人可能会利用高尔夫球场作为紧急着陆点。还别说,最后还真有一架被逼急了的B-17重型轰炸机选择了高尔夫球场降落。
  问:是否有大型飞机在拂晓和黄昏时巡逻?如有,出动几架?

  答:拂晓和黄昏均为十架左右。大部分是朝向正西方和西北方向,往正北方向派出的巡逻机很少。
  问:珍珠港上空有没有阻塞气球?
  答:美国人认为这里很安全,所以用不上那玩意儿。
  问:夏威夷的天气如何?
  答:三十年来夏威夷一向无暴风雨。瓦胡岛北侧经常为阴天,可从北侧进入进行轰炸。这些多亏了之前那位业余天文学家。

  问:停泊舰艇最多的是星期几?
  这是日本人最关心的问题。万一大批日本飞机临空时港内空空如也岂不要误大事!答案显而易见:星期天。上帝允许人们在工作六天之后可以小憩一天,对于谁都如此,更何况是最爱享受的美国大兵?——不过我们今天还在为合法休息两天努力的时候,我们的部分公务员现在已经开始尝试两天半了。
  只有一个问题吉川没有把握:港湾入口处有无防潜网?防潜网深在水下,吉川以前即使留意也看不到。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他决定尽快亲自去考察一番。
  第二天下午,吉川穿上炫目的夏威夷衫驾车直奔珍珠港方向。在距离目的地不远处他把车开进了一片茂密的丛林,然后戴上巴拿马凉帽取出一根钓鱼竿向港湾入口处走去。他心里盘算着,万一被哨兵抓住就说是误入禁区的垂钓者。
  在临海边的一块礁石后面吉川探出了一根钓竿。他的眼睛却不盯着海面,而是转头向后张望。后面小山坡上有一个岗亭,荷枪实弹的美国哨兵正在来回踱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吉川不能再等了,他脱下衣服潜入海里奋力游向入口处。他曾经是“海兵”的游泳冠军,这一特殊技能此时果然派上了用场,他也只有靠这个办法来探明入口处有无防潜网了。
  吉川无声无息地拨动着双腿游了大约四十米进入了航道。他用双脚在水下触摸,什么也没有。他一个猛子扎下去,由于过于激动入水只几米便憋不住气了。他一连又扎了五个猛子,还是没有发现防潜网。后来吉川回忆说,在他的谍报生涯中这几分钟是最紧张的时刻。吉川游回岸边,这时山头的哨兵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几声吆喝后枪声响了。吉川只好趁哨兵未赶到之际拿起衣裤钻入密林,之后迅速驾车逃离。

  对于有无防潜网的问题吉川只好答复:可能没有,具体不详。
  10月22日,又一艘日本邮轮“太阳丸”号从横滨起航,目的地依然是檀香山。
  船上自然不会都是普通的乘客,其中有几个肩负特殊使命的牛人。第一位是老资格的潜艇专家前岛俊秀海军中佐,他背着药箱化装成船上的医生。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前岛在临行前还特意学习了一些最简单的医疗常识。他的助手就是没有最黑、只有更黑的特种潜艇军官松尾敬宇海军中尉,松尾的身份是实习驾驶员。不用说,这俩人主要考察的是如何使用一般潜艇和特种潜艇对美国的舰船实施包围和攻击。

  松尾中尉是主张使用“特种潜艇”进攻方案的发起人之一,这次到夏威夷现场考察回国已晚,未被选入十名敢死队员之列,松尾为此是顿足捶胸、寻死觅活。不过也不要紧,1942年5月,他终于在对澳大利亚悉尼港的潜艇强攻中得偿所愿,一命归西。
  第三位牛人名气更大,他的名字叫铃木英,军阶只是小小的海军少佐,军令部研究美国空中力量特别是航母战斗力的专家。铃木英是典型的官二代加官三代,他的父亲陆军大将铃木孝雄担任过八年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社长,他的外公就是在日俄战争中“英勇异常”的第八师团师团长立见尚文,他的老丈人是在“二二六事件”中大难不死的前首相、海军大将冈田启介。比起这些人来说他的伯父更加牛叉,那就是有“不死的鬼贯”之称的日本终战首相、海军大将铃木贯太郎。战后,铃木英曾出任过日本自卫舰队的司令官。铃木此时在船上的身份是事务长助理。

  “太阳丸”号并没有走以往的预定航线,而是选择了气候恶劣、风高浪急的北太平洋。谁也不知道这条线路就是一个月后南云机动舰队的行走线路。前岛等人一路上密切注视北太平洋航线上所有船只的动向,记录所经海域的气象变化。结果出人意料,在整个航行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船只,而且一路都是好天气,还有足够的云和雾气提供隐蔽。直到行驶至瓦胡岛以北360公里的关键海域时,——这是计划中南云舰队的攻击出发点,有一架美国巡逻机才懒洋洋地从云雾里钻了出来,三个人的心情立即晴转多云。

  11月1日上午8:30,“太阳丸”号抵达夏威夷,恰好是一个星期六。这一时间当然也是事先精心策划好的,正好可以在第二天的星期天观察港内的整体情况,未来的攻击也是选在星期天。
  “太阳丸”在这里要停泊五天。前岛和铃木在舱室内手持望远镜仔细观察外边的情况。为了不引起美国特工人员的注意,他们一直都待在船上未下去。一切记忆尽可能依靠脑力,以免在美国可能进行的突击检查时出现意外,非到万不得已时绝不拍照。
  在停泊的几天里日本领事馆每天都会派人上船送报纸,报纸内就夹着写有军事情报的小纸条,喜多要求吉川尽可能把纸条写得小一点。每次送报纸时都要经过美国宪兵的检查,但是这些蹩脚的宪兵警惕性很低。日本人采取了瞒天过海的计谋,每次不等美国人检查就主动上前把报纸翻开,这些宪兵马上就会点头放行。——类似的镜头我们在抗日神剧中倒是经常能看到,不过拿报纸的一般是英俊机敏的我地下党人士,而摆摆手放行的往往是傻儿吧唧的日本鬼子或者蒋委员长的人。有时候铃木少佐还会爬上驾驶台,用望远镜去核对刚刚拿到的情报。

  铃木的任务是确定袭击目标的准确位置以及拉海纳地区是否仍是美国的海军基地。如果拉海纳基地还停泊有美军的舰船,就不得不从进攻珍珠港的机群中抽出大批飞机去对付它们。铃木花了不少时间观察并拍摄了珍珠港进口处和邻近希卡姆机场的照片。
  日期:2016-05-24 22:37:41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