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躲在房沿下的妞妞,跳起脚喊着:“好啊,好啊,过年喽!”
  很快,十个“二踢脚”全部在空中炸响。紧接着五挂大地红鞭炮被点燃,霎时,“噼啪”声响成了一片,小小的农家院里炮屑飞溅、烟雾升腾。
  “楚乡长,这么早就放鞭炮?走到半路就听到了。家里又添什么喜事了?”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透过渐渐稀薄的烟雾,楚天齐看清了说话的人,正是村主任柳大年,后面跟着柳文丽。
  楚天齐赶忙迎了上去,喜悦的说道:“大年叔,真有喜事,我爸醒了。”

  “你说什么?你爸醒了?”柳大年抓着楚天齐的胳膊问道。
  “是,我爸醒了。”楚天齐点着头确认道。
  柳大年一下子松开楚天齐的胳膊向屋里快步走去,跟在身后的柳文丽嘴里喃喃着“大叔醒了,大叔醒了”。楚天齐哥俩稍一迟楞,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刚走到西屋门口,门帘一挑,柳大年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差点和楚天齐哥俩撞到一起。他边走边念叨着:“楚大哥醒了,楚大哥醒了。”

  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柳大年已经走出了屋子。
  柳文丽正坐在炕沿上,和尤春梅守着楚玉良在闲聊。
  “文丽,大年叔是怎么了?”楚天齐问道。
  柳文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爸进来后,到大叔这儿看了一眼,就出去了,谁知道他怎么了?要说他今天也没喝多酒呀。”说完,继续和大家一起聊着天。

  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村里大喇叭忽然传出了声音:“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好消息。咱们村楚玉良大夫醒了,楚玉良大夫醒了。”
  一遍播完,下一遍接着播起,正是村主任柳大年的声音。足足播了有五、六遍,大喇叭才没了声音。
  大喇叭声刚刚停止。“咚——咔”、“咚——咔”的“二踢脚”声音、“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天空中不时出现“滋——啪”的“闪光雷”炮的声音。
  忽然,一点亮光在空中炸响,并且马上幻化成一朵盛开的“菊*花”,在漆黑的夜空是那么耀眼和美丽。很快,一朵朵的“花朵”在空中爆响,一簇簇的“图案”在空中闪过。

  花炮的响动和身影在天空中还在不时出现,院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很快,一群人进了院子,当先领头的正是柳大年。
  “天齐,大家听说楚大哥醒了,都想过来看看。你看人太多,也许要打扰楚大哥休息。要不这样,进去几个人代表着看一下,其他人都在院里等着。”柳大年进院就说。
  楚天齐点了点头,向院里的上百号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声音哽咽的说道:“谢谢。”他的腰弯的很低,过了很长时间才直起了身。
  众人注意到,此时的楚天齐已经泪流满面,这是喜悦的泪水、感动的泪水。

  过了一会儿,楚礼瑞带着几名乡亲从屋里走了出来。走在中间的柳三爷,胡须抖动着,来到楚天齐面前,握住他的手,连声说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好人有好报啊。”
  柳三爷松开楚天齐的手,来到院里众人面前,大声说道:“乡亲们,柳家的子孙们,楚大夫已经彻底醒了,相信很快他就能彻底恢复了,就能为大家服务了。大家回去吧,回去吧。”
  听到柳三爷的话,人们转身向外走去。楚天齐、楚礼瑞兄弟急忙向众人鞠躬致谢,连连说着:“谢谢大家,谢谢乡亲们。”
  乡亲们走了,包括柳大年父女也走了,坐在炕沿边的楚天齐,看着清瘦的父亲,不禁感慨万千。

  大年夜,众乡亲把本来准备初一起早响的炮,进行了提前燃放,是用这种方式庆祝父亲醒来。众村民大年夜,纷纷来家里探望父亲,这份情意既纯朴又弥足珍贵。
  楚天齐心中明白,村民这么做是以一种朴素的方式在表达对父亲的敬意。父亲在平时行医过程中,不但救死扶伤尽着医生的本职,而且经常扶危济困,免费甚至倒贴钱治疗。
  有时虽然只是两、三块钱,但对于病人来说,却是楚大夫无私的救了自己的命,救了自己的急。虽然只是免收两、三块,但经年累月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尤其是对于一个抚养三个孩子,夫妻二人又是一个常年有病、一个脚上有残的家庭来说,这无异于给本就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正是父亲楚玉良,那看似微不足道,却又实实在在的为他人做的事,才让他在人们心中印上了“善良”、“正直”等印迹。大家用提前燃放炮竹和到家探望方式,来表达对楚大夫的关心,是因为他们都认定楚大夫是一个“大好人”。
  做好人不难也难,不难是因为谁都可以当好人,“人之初,性本善”嘛!说难是因为好多人都没有坚持一直做好人。
  做好人难,做大好人就更难。但楚天齐仍然坚定的要去做一个大好人,同时更坚定的要做一个好官,哪怕前方千难万险,他也要勇往直前。
  送走众乡亲,楚天齐和弟弟回到了西屋。母亲盘腿坐在炕上,两只手握着父亲的右手,一边用手来回摸挲,一边讲着以前发生的事情。父亲乖顺的任老伴揉搓*着手臂,眼睛盯在老伴脸上,不时的眨一眨,像是在想着什么。
  看到进来的兄弟二人,母亲轻声说道:“你们去看电视吧,我和你爸多待一会儿。”
  “妈,让我来吧”楚天齐走上前,眼睛看着父亲,对母亲说道。

  母亲尤春梅还没答话,父亲却嘴唇噏动,略显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天-齐。”
  “妈,妈,你看我爸又喊我了,还是让我陪着他吧。”楚天齐神情激动的说道。
  尤春梅认真的说道:“还是我来吧,你没见他看到你时的激动样吗?他刚才醒来时,看到你就激动了半天,刚刚平静下来。要是让你再看着他,还不知道他会激动成什么样呢?他现在身体太虚弱,总这么激动的话,肯定不行的。”
  “哦。”楚天齐点点头,和弟弟一起去了东屋。
  姐姐楚礼娟和外甥女妞妞在看春节联欢晚会,妞妞被电视上的小品逗的前仰后合,一边笑着,一边还在嘴里说着:“真好玩,太逗了。哈哈……”
  楚天齐坐下来,也开始看小品。小品演的是一个大妈到一个小店里给老伴买衣服,男店主把身上穿着的一件样品卖给了她。等她回去后发现衣服兜里有一沓钱,就到店里来准备退给店主。正赶上男店主外出,店主媳妇以为客人是来退货,因为她听丈夫交待过这是一件残次品,所以千方百计不承认货是从这里买的。只到大妈说明是来送钱时,店主媳妇才又要百般证明货是这里的,大妈把店主媳妇曾经说过的话原物奉还。最后男店主急切赶回,大妈把钱给了店主,店主也坦诚的说了衣服上的残次。没想到大妈以一句“我老头吧,是脑血栓后遗症,正好是一个胳膊长,一个胳膊短,再见”,买走了这件残次品。

  日期:2016-05-2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