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义平“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过了一会才说道:“这样吧,别管报没报过,你就再报一次吧。”
  其实,郑义平心里已然明白:楚天齐肯定是报过,因为他没必要撒谎。假如他以前没报过的话,直接说就可以了,没有人会怪罪他,也不需要承担责任。但自己带来的这几位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收到了,而迟迟没有处置意见,又没报到自己这里的话,那就是失职了。是对本职工作的失职,是对自己这个县长的失职,也是对青牛峪乡失职。
  郑义平的判断没错,县里确实收到了这个报告,而且也按流程传阅签批过,后来在某一个环节就卡壳了,而且被人为的丢失了。
  “好的,县长,我那里都有备份。”楚天齐爽快的答道。
  慰问完所有困难户和先进个人,县长一行回到了乡里,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半了。根据郑义平提议,就在政府食堂吃了便饭。

  楚天齐利用领导吃饭时间,又重新打印了一套方案交到县长手里。
  郑义平简单翻了翻,把方案交给邹副主任拿着,拍了拍楚天齐的肩膀,连说了两个“好”字。
  县长一行上了汽车,车队启动。
  跟随最后一辆车出发的邹副主任,在上车前向楚天齐伸出手,说了一声“谢谢”。楚天齐明白邹副主任的意思,他是在感谢自己没有供出他接过自己电话的事。
  车队很快出了乡政府大院,有一双眼睛透过贴膜的车窗狠狠瞪着楚天齐,他恨楚天齐在县长面前告他的状。实际上,他自己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承认,正是由于他从中做梗,县长郑义平才没有看到报告,他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而楚天齐被他记恨,才冤呢。
  楚天齐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无故遭恨。他反而在庆幸,庆幸县长下乡,庆幸常文提到校舍修缮的事,庆幸县长亲自接了报告。如果没有县长慰问这件事,他肯定还蒙在鼓里,傻等结果呢。他认为,这简直就是意外收获。
  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了,楚天齐早早去了邮局,他要打几个电话。
  他先分别给法院刘院长、尤主任、县信用社欧阳主任打电话拜了年,对方也祝他新年快乐,官运亨通。他又开始给欧阳玉娜打电话,结果没打通。
  接下来,楚天齐拨通了云翔宇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您好,哪位?”话筒里传出云翔宇的声音。
  “我很好。收起你那套官腔。”楚天齐答道。
  “我还以为是哪个美女给我打电话呢,原来是楚大乡长呀。”
  “你整天就知道想美女,我看干脆称呼你流氓处长得了。”
  “呀!现在你这么老土。今天可是情人节,有女的给打电话不是很正常吗?对了,你以前可是每年都过情人节的。”
  “哎,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早忘了还有这么个节日。”
  “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听说什么了,要不你小子从来不给我打电话的。”
  “马上过年了,给你这个大处长打打溜须,拜个年。”楚天齐阴阳怪气的说道。说完,忽然反问道:“你刚才说我听说什么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能有什么好事?”
  “对你应该是个好消息,对我就不一定了。”云翔宇拉着长声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扶贫项目,是针对贫困地区的,全省一共二百个指标,一个地市平均十五、六个,轮到县里也就是一个吧。”

  “是吗?什么项目?你可得给我们这里走走后门啊。”楚天齐激动的说道。
  “这还八字没一撇呢,你瞎激动什么?”去翔宇笑着说道,“是一个电脑普及扶贫项目,不知道楚大乡长有没有兴趣?”
  “有,有,当然有了。”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对了,都要什么条件,需要提供什么材料和手续?”
  “你先别吵吵,这也是刚开会定下来的事,我本来想先给你打电话通个气,正好你电话就来了。具体的东西,现在还没整理完毕,年后我给你发一份传真。”云翔宇说明道,“不和你说了,我办公室电话响了。对了,今天别给于涛打电话了,他一天都开会。”
  不等楚天齐答言,云翔宇已经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拿着话筒,心中激动不已: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自己刚做计划的事,云翔宇那里就有这样的项目,这不是天助我也吗?
  平稳了一下心情,楚天齐拨通了姜教授的电话。
  电话通了,楚天齐对着话筒喊道:“教授”
  “哎呀呀,怪不得今天喜鹊直叫呢?原来是楚大乡长的慰问电话来了。大乡长,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哈哈哈……”话筒里传来姜教授爽朗的笑声。
  “教授,您也拿我开涮。我今天打电话,就是给您和师母拜个早年,祝您二老身体健康,合家幸福。”楚天齐虔诚的说道。
  “好好好,我代表老伴谢谢楚大乡长。”听筒里,姜教授的话很风趣,“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大乡长给我们拜年,我也不能没有表示,到时候送给你几颗蔬菜籽怎么样?”
  楚天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稍一迟楞,马上明白了:“教授,您是说还有新品种?”他的话中透着激动。

  “我就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好几个月都不打,今个突然来电话,你不是惦记新品种,还能是什么?”姜教授的话就是这么幽默,“行了,有省里领导要来慰问了,不跟你闲聊了。我挂了啊。”
  “咔嗒”一声传了过来,姜教授的电话挂掉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给谁打电话谁都忙。我还没说完,他们就把电话挂了。
  “嘿嘿”一笑,楚天齐自言自语道:“哎呀,今天电话打的值,收获太大了。再给谁打个电话?万一能再弄点好处呢。给雷鹏?不行不行,给他打电话说不准就揽上什么活了,别大过年的再出去抓*贩。”
  楚天齐付了电话费,兴高彩烈的回到了乡里。云翔宇和姜教授说的好事,让他这一整天都高兴不已。
  腊月二十九上午,乡政府会议室。
  乡镇全体干部参加会议,说是全体,其实已经有人请假回家了。往年都是在春节前一周左右就开这种放假安排会,今年由于黄敬祖总是有事不在乡里,所以就推到了今天才召开。
  会议由黄敬祖主持,就是书记和乡长安排放假前和放假期间的工作。主要就是放假期间值班工作,排出值班时间表,把带班领导和工作人员名单、时间、联系方式打印在上面。强调安全管理,既有乡里自身安全管理,又有对辖区居民、企业的安全监督与管理工作。
  接听电话也是一项重要工作,放假期间,电话是乡里与外界互通的主要渠道。尤其要关注上级电话,遇有重大通知要及时联系党、政主要领导,并作好衔接工作。还有就是发生突发事件,而打来的电话。
  会议是从九点开始的,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大家都以为会议要结束了,谁知黄敬祖忽然话题一转,说到了工作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