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5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顾晓萌毕竟没有多少经验,感觉不到丁二狗身体的变化,就在她筋疲力尽想要放弃时,丁二狗猛然间坐了起来,一下子死死按住她的头,让她动弹不得,同时一股带有强劲力道的洪流喷涌而出,对着她的食道喷射而去,让顾晓萌不断的咳嗽着,等到一切都静下来时,他才放开她。
  “坏蛋,你这个流氓,居然让我吃这东西,坏死了,哎呦,差点呛死我”。顾晓萌一边拿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嘴巴,一边拍着胸口喘着粗气。
  “这可是好东西,美容养颜的,富含锌元素,让你变得更加的聪明”。
  “去你的,下回你自己吃吧”。

  “我够不着,我要是够得着,那敢用你啊,你说是不是,晓萌姐”。
  “有你这么欺负姐的吗?坏蛋”。
  “好了,我完事了,来,我教你怎么在寂寞的时候满足自己”。说完丁二狗将副驾驶上的椅子也放平了,将顾晓萌摁在了副驾驶上,还没等顾晓萌反抗,这个时候一束车灯照了过来。
  “妈的,这是谁啊,敢坏我好事”。丁二狗心里咒骂着,但是这个时候正好将两人都隐藏起了,外面就是有车灯也看不见两人了。
  但是就在丁二狗等着车灯快点过去时,车居然朝他们这边直接开了过来,丁二狗压着顾晓萌趴的更低了。
  “有可能是我爸回来了”。
  “嘘,不会这么巧吧,完了,要是让干爹看见他闺女和干儿子搂在一起,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用兜着走,把我娶走就行”。
  “娶你?哼,我同意,你妈还不同意呢,我一穷二白,没爹没娘,你妈可舍得不让你跟我受苦”。丁二狗小声说道,但是他的一只爪子却伸向了顾晓萌的羽绒服里,隔着一层羊毛衫,将那个馒头揉捏的不成样子。 
  自从和谭大庆一起去见了蒋文山之后,康明德总有一种日暮途穷的感觉,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准备着迎接离任审计的事情,这是一个关口,听说财政局长的调整最近就要出来了结果。
  现在他最关心的不是自己往何处调整,而是那一千万什么时候还上,虽然一天一个电话的催,但是蒋海洋仿佛并不着急,只说是正在准备资金,会按时还上这笔钱的。
  当一大早再一次给蒋海洋打完电话后,康明德感觉蒋海洋怕是没有还钱的打算了,因为从电话接通到挂断只有短短二十秒的时间,康明德还没说什么,蒋海洋就说自己有事情,待会再打过来,但是康明德知道,关于这笔钱的事情,蒋海洋从来没有主动和他联系过,要不是去省城时去找他,怕是蒋海洋想要将这件事赖掉了。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一辆汽车悄无声息的驶进了湖州市区,驾驶座上一个眼神警惕的男人看着四周,这里曾经是那么的熟悉,但是此时却是有了一种陌生感  。
  车辆驶进了火车站的拆迁区域,这里虽然已经开始拆迁了,但是大多数人还在坚持,可以说拆迁工作进行的异常艰难,几乎是一家一家的去谈,但是进展缓慢。 

  “虎哥,你来了,里面请”。看到有车过来,胡同道的黑影里闪出一个人,看到了下车的葛虎。
  “老马,没问题吧?”葛虎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对对面的男人问道。
  “放心吧,虎哥,我们这里还算是安全,早就接了你的电话,都准备好了”。
  刚才和葛虎说话的就是火车站一带的混混头马桥三,这个人专门做火车站附近的生意的,可以说这一带是他的地盘,但是这里马上就要拆迁了,而蒋海洋要插手这里的土地开发,葛虎就找到了马桥三,先行进行接洽,让马桥三这个地头蛇在土地开发中按照蒋海洋的意思去做事情,该闹的时候闹,好使坏的时候使坏,可以说,这也是火车站一带拆迁一直进展不顺的一个大原因。
  穿过昏暗的胡同,走进一个遮挡的很严密的小房间,这里面倒是灯火通明,但是一个人也没有,马桥三和葛虎联系一直都是单线,葛虎从不和其他混混见面,所以马桥三很自觉的将自己的弟兄都安排出去了。

  “让你跟踪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刚刚你来之前我打电话问过,已经回家了,这几天回家都挺早的,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嗯,让你的人撤回来吧,以后不用跟踪了”。
  “虎哥,不用跟踪了,可是我们还没拿到那家伙什么把柄呢?”马桥三自作聪明的问道。
  “老马,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规矩,钱一分不少的给你,给,这是五万,一天一万,够数吧,虽然你们没有跟够天数,但是我还是按照原来的付钱,这样够意思吧”。葛虎笑笑问道。
  “对不起,虎哥,我明白了,我让他们马上撤回来”。
  “对了,我今晚就得回去,火车站这边的拆迁进展怎么样?”

  “嘻嘻,虎哥,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啊,那些商户已经被我吓怕了,没有我点头,他们哪一家敢和政府签协议,你放心吧”  。马桥三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也要注意,这件事一定要做得隐秘,不要让人发现了,那样我可救不了你”。葛虎警告道。
  “虎哥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好,你好自为之吧,我先走了,回到省城不知道几点了呢”。
  葛虎刚走,马桥三就给自己的手下候二和小龙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不用再盯了。
  “猴哥,老大说不用再盯着了,要咱们回去呢,回去吧,这天简直冻死了”。
  “嗯,真的?那回去吧,这个家伙回了家也没什么可盯的了,走,到门口馄饨摊先喝碗馄饨,妈的,冻死了”。
  于是两人翻墙从小区里出去,走到了门口的馄饨摊要了两碗馄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尼桑车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建筑物的阴影里,关了车灯就更加难以发现这辆黑色的尼桑车了。

  在等馄饨上来的间隙,候二拿出一瓶二两装的二锅头,自己喝了一口,递给对面的小龙,这抬头的功夫,无意间扫了一眼远处,看见一个年轻人带着一顶绒线棉帽子,黑色的棉袄,两只手插在棉袄的斜兜里走了过来,候二也只是扫了一眼,就低下头和小龙继续吃花生米和二锅头,这个时候葛虎和他们擦肩而过。
  康明德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孩子已经睡了,老婆在洗澡,不知道为什么,康明德突然间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了,简单,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要是有时间多陪陪孩子和老婆多好,但是康明德明白,这样的生活怕是不多了,只要审计一进驻财政局,自己就要完了,现在他只能是寄希望于蒋海洋说话算话了。
  看到康明德家里还亮着灯,葛虎明白显然这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可是没办法,自己等不到他们睡了,这样进去更好,省的自己开门了,于是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康明德起身去开门,当他猫眼里看到是葛虎时,心里一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