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下一秒,他居然爬到了那柱子的上面,然后整个人趴在了我们头顶上的天花板上来。
  瞧见他的这手段,屈胖三不惊反喜,哈哈一笑,说老头儿,身手不错啊,被打成这个几把样,还能够一溜烟地跑,可以的。
  老头儿又黑又瘦,一脸警戒地盯着我们说道:“你们到底是谁?”
  他的缅语说得又快又急,让人听得费劲儿。
  屈胖三说你能不能下来?大人我抬头看你,真的很累啊;再说了,我把你放了,你又能跑到哪儿去,这个鬼地方戒备森严,你还能上天不成?还不如乖乖下来,跟大人我谈一谈,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他话语张狂,但句句都落在了点子处,老头听到,身子陡然一轻,缓缓飘落了下来,再次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怎么进来的?”

  屈胖三颇有架势地拱手说道:“在下屈老三,这是我的小弟陆言,我们是为了寨黎苗村一事而来。”
  呃……
  凭什么我又是小弟啊?
  我满心委屈,而那老头儿看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朝着我们拱手说道:“吴老鸠,孟鸠丛林里面的黑巫僧。”
  屈胖三说你咋进来的?
  吴老鸠说道:“跟你们一样的目的,结果被逮了。”
  屈胖三说啊,你也是因为寨黎苗村而来?
  吴老鸠说对,寨黎苗村的蚩丽花婆婆对我曾经有过活命之恩,听到寨子里出事之后,我就带着徒弟吴飞熊过来查探,结果被那上帝军约翰尼托给生擒了去,最后也给关到了这里来。
  我心中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是知道情况得咯?
  吴老鸠指着旁边的壮汉说道:“能先把我徒弟放下来么?”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我很自觉地走上前去,挥剑,将绳索给斩断,然后扶住了那个壮汉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这壮汉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吴老鸠过去掐了一下他的人中,然后又双手结下印法,在他的胸口怕打。

  一整套印法拍完,那人嘴里吐出一大口的浊血,甚至还有黑色血块滑落而出,最终却醒了过来,睁开没有受到伤害的左眼,打量了一下周遭,然后问吴老鸠道:“师父,怎么回事?”
  吴老鸠指着旁边的水壶,说你先喝点水。
  那汉子照办,而吴老鸠则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我进来不久,只知道寨黎苗村当场死了一两百号人,还有五十多人被抓,白河苗蛊的当家人雪瑞失踪了,生死不知;而蚩丽花婆婆力战而竭,被擒到了这里来——不过当初被抓来的五十多人,估计只有一二十人还活着吧?”
  尽管心中早有准备,然而听到这样的话语,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刺痛。
  两三百号人的村寨,居然变成这般模样来。
  虫虫若是知道了,不晓得有多伤心。
  我脸色冷然,而屈胖三则问道:“蚩丽花婆婆,人在哪里?”
  吴老鸠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听说在这儿深处,有一个密室,重要的人都会被送到那里祭祀,我若不是因为这帮畜生想从我身上套取一些关于黑巫僧联盟的消息,说不定就已经进去了。

  屈胖三说密室,祭祀?
  吴老鸠点头,说对,祭祀,七魔王哈多信奉的是佛主的敌人,第六天魔王魔罗,他深信这个恶魔能够重新临世,并且赐予他强大的力量。
  我有点儿听不懂,说魔罗是什么鬼?
  屈胖三却是知晓的,开口解释道:“一个著名的佛敌,大论云曰秦言能夺命,死魔实能夺命,余者能作夺命因缘,亦能夺智慧命,是故名杀者;又翻为障,能为修道作障碍故;或言恶者,多爱欲故;垂裕云能杀害出世善根。第六天上,别有魔罗所居天,他化天摄,魔名波旬……”
  吴老鸠点头说道:“想不到你一个小娃娃,对佛经竟然如此了解,实在难得。”

  屈胖三淡淡地说道:“你知道密室在哪里么?”
  吴老鸠眉头一跳,说怎么,你想去?
  屈胖三平静地点头。
  吴老鸠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个地方,听说喂食着七魔王哈多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魔罗残肢,经过多年奉养,魔力昌盛,你就不怕被杀了?”

  屈胖三淡定自若地说道:“怕死不当共……呃,错了,我怕死就不过来了。怎么,你怕了?”
  吴老鸠突然笑了,说如你所言,我怕死就不来了。
  屈胖三拍手笑道:“既然大家目的相同,便是同志,那便没有啥可说的了,不管是什么第六天魔王,还是这个装波伊的七魔王,又或者什么狗屁上帝军,他们嘛,都不过是大人我成名的垫脚石而已,不值一提了——你们别怕,有大人罩着你们,尽管放心。”
  呃……
  吴老鸠本来也是热血沸腾,然而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有些纠结了。
  这尼玛到底是奇人呢,还是妄人呢,还是神经病啊?
  不过时间紧迫,他没有再多犹豫,等待徒弟吴飞雄情况稍微好转一些,然后对我们说道:“走,我大约知道一些方向。”
  吴老鸠带路,我们离开审讯室,朝着前方走去,走了七八分钟,路上还解决了好几个看守,终于来到了一个高有五米的青铜大门来。
  这青铜大门看着仿佛有了几百年的年头,上面满是绿色的铜锈。

  门上还有浮雕,却是一个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魔神。
  正面的那双眼睛,光滑无比。
  伸手按在那浮雕门环的时候,吴老鸠在旁边低声说道:“你俩可想好了,这门一推开,就是有死无生的局面啊?”
  屈胖三在旁边似笑非笑,说你什么意思?
  吴老鸠说就是在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两个中国人,会愿意为了寨黎苗村跑到这里来,连性命都不顾?
  屈胖三说你们不也一样?
  吴老鸠摇头,说我们还真不一样——我之前是因为身受别人的救命之恩,想过来查一下究竟,结果被抓了进来,严刑拷打不说,我这徒弟的眼珠子都给那帮畜生给弄掉了一颗去;有这仇恨在,豁出了性命,那也是正常的。
  屈胖三沉吟一番,开口说道:“这个嘛,我只是过来打酱油的,主要是我这小弟,他老婆的娘家是寨黎苗村的,算是亲戚。”
  他解释得比较含糊,而吴老鸠也没有再开口。
  话儿已经提醒了,至于最终如何成事,也就怪不得他了。
  我将手掌轻轻按在了青铜大门之前,然后缓缓地推开,随着沉重的青铜门往里面移动,里面也露出了一道裂缝来。
  我这边刚刚推开,里面顿时就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弄得我当时就是一阵哆嗦。
  好冷。
  我心中有些疑惑,同时又多了几分恐惧,这时屈胖三竟然直接从那道缝儿里挤了进去。
  我没有犹豫,也跟着走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