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分管的部门里只有土地、农业、旅游和招商是直管,教育、治安、法治是条管。条管股室负责人出去一般不需要和自己请假,离开几天的话,有时会和自己打声招呼。直管股室里,旅游和招商还没有人员,土地所的事平时也不多,就只剩下农业了。说实在的,在年前这几天,农业上也没什么事,当地没有冬季作物,春节后的春耕准备还不到时候。杨大庆因为家在外地,已经向宁俊琦和楚天齐请过假,回老家了。

  楚天齐这几天的工作,尽是搞年前慰问了。有时是陪着乡长或其他乡领导去,有时是自己带人去。
  今天,楚天齐接到宁俊琦通知,要他在乡里等候,一会陪同县领导下去慰问。
  九点多的时候,县里一行领导到了,是县委副书记、县长郑义平带队。县领导主要是去走访慰问几家困难户,看望几位各级先进个人,其中就包括“沃原市教书育人楷模”甘沟村小学教师常文。
  青牛峪乡书记、乡长、各位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全程陪同慰问。县里的几辆车,加上乡里的车,走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倒也显得浩浩荡荡。
  每到一处,都是主要领导拿出装有现金的红包,递给困难群众或先进人物,并说上一些祝福话语和鼓励的字句,以表示党和政府的温暖和关心。当然了,随同红包一同奉上的,还有一些米面粮油等生活必需品。
  慰问队伍是十一点多的时候,赶到甘沟村的,村书记和村主任已经早早在村委会等候了。村书记话很少,主要是村主任常海负责和领导接洽。
  郑义平一行在村领导的带领下,直接到了旁边的村小学。

  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狭小的学校院内顿时感觉人流涌动。在常海引领下,县长当先进了东屋——常文的办公室兼卧室。屋里太小,随行人员把手上慰问品放到屋里后,都退了出来。
  此时,常文正坐在炕沿上,小*腿贴着炕沿下垂着。看到进来这么多领导,脸上神情一下子激动起来。
  “常老师,你好啊。”郑义平上前一步,握住常文的双手说道,“我代表县委县政府来看望你了,党和政府感谢你的突出贡献,更赞赏你的英勇行为。”
  “谢谢县长,谢谢各位领导。感谢党、感谢政府。”常文激动的说着已经说过多遍的话语。
  郑义平拉着常文的手问长问短,问他腿的恢复情况,问他的工作情况、生活情况。常文都一一做了回答。
  随行领导脸上都挂着程式化的笑容。

  录像机、照相机记录下了这些瞬间。
  按照惯例,郑义平说道:“常老师,有什么困难吗?可以和我说一说。”
  常文思考了一下,说道:“有”。
  现场众人都是一楞,这和平时听到的回答,意思完全相反。
  郑义平也稍感意外,但他语气平和的说道:“那你就说说,只要是合理的,党和政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会帮助你的。”
  “县长,我说的不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说的是校舍安全的事情。”常文说道,“现在像甘沟村小学这样的校舍还有很多,而且有的还不如这里呢,光靠村里和乡里的力量是没办法彻底改善的,需要县里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才能真正搞起来。否则,又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像我这样的事情,出现……”
  常文向县长讲述着校舍安全的重要性,以及全乡校舍的现状,并提出了好多条建议。县长郑义平听得很认真,并让随行的邹副主任做了记录。
  县长不时频频点头,显然是很认可常文的一些说法。和县长的反应不同,旁边随行的领导中,已经有人开始在皱眉了。
  就在常文向县长讲“困难”的时候,楚天齐正在院子里和小张老师闲聊,聊常文的恢复情况。通过小张老师的讲述,楚天齐知道常文这一阶段又恢复了好多。楚天齐在上个月来看常文的时候,常文还需要有人在旁边扶着才能站立。这才几天就能自己扶着轮椅站立了,一次能站一分钟左右,当然需要边上有人,以防不测,并帮助他坐下。
  小张老师又询问了楚玉良的情况,当她知道楚大叔还是没有好转时,不禁泪眼婆娑,嘴里喃喃道“都怪老常,都是我们害的,要不楚大叔也不会……呜呜。”
  每次来看常文时,小张老师都是这样,这让楚天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张老师的心情他能理解,但自己的父亲是自愿的,再说了自己又是主管教育的副乡长,能和常文一家说什么框外的话呀!
  楚天齐越是这样通情达理,小张老师和常文就越觉的内疚,他们就要哭泣。本来每次来看常文,都是因为关心他的恢复情况。结果让他们一哭,反倒像是自己来的目的不单纯似的。后来,楚天齐再想了解常文的情况时,就直接往村委会找常海了解。
  面对小张老师的哭泣,楚天齐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这时,有人叫他:“楚天齐,县长找。”叫他的人是乡长宁俊琦。
  “快去吧,县长正在等你。”宁俊琦边说边示意楚天齐赶快进屋。
  来到屋里,楚天齐忙对着郑义平说“县长,您找我?”
  “小楚,刚才常老师说了很多校园安全建设的问题,并提了很多合理化建议,我认为很好,很有建设性。他说这些内容都是听你说的,这么好的建议,你为什么不把它报到县政府呢?”郑义平说出了找楚天齐的原因。
  “县长,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楚天齐摇摇头,迟疑的说。
  “刚才,我在问到常老师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时,他提到了全乡校舍安全的问题。对校舍建设提出了三种方案:新建、搬迁、修缮,并谈到了具体的村子,甚至连建设所用资金都有了筹集方案。我奇怪他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像是一名小学老师,倒像是政府专门的管理人员。他这才说这是你的想法,我还以为是你要借他的口说出来的呢。你不会是在演‘双簧’吧。”郑义平笑吟吟的说道。
  此时,楚天齐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听县长的话,他好像没看到报告,不应该呀。
  来不及细想,楚天齐如实答道:“关于校舍修缮的方案,我已经报过两次了,而且我还打电话问过,他们给我的答复不是说正在研究,就是说……主要县领导还没到位。”
  “有这样的事?”郑义平的目光在副县长、教育局长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邹副主任的身上。
  “没,没有,我是没见过。”邹副主任辩解道。
  副县长和教育局长也摇了摇头。
  “小楚,你交给谁了?”郑义平语气平静的说道,“你打电话时,又是谁接的?”
  楚天齐知道这件事弄不清楚了,于是斟酌着用词说道:“我报给政府办了,具体是谁我说不上来,当时也没问对方叫什么。打电话也打的是政府办号码,没问对方是谁,只有一次我听出来了,接电话的是原县长秘书任跃祥。”
  日期:2016-05-2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